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感念南开》:图书馆与南开教育  

2014-08-31 12:44:08|  分类: 《感念南开》电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图书馆与南开教育

 

1966届高中  曹作萱

 

19639月,我来到津城著名的南开中学,学号G017,我是“老三届”。

 

知识的海

为什么要考南开?每个孩子都会有自己独特的理由。

对于我,则是在听到这样的一个说法后才最终下定决心的:南开的藏书有30万册,是本市中学最多的。“在那里肯定能多看些书!”平时就喜欢乱翻书而又常常囊中羞涩的我,就这样下定了决心。

那时,南开中学的图书馆在东楼,进入图书馆,有一条横贯一楼的走廊,墙上挂满了当天的中央及地方的主要报纸。每天中午,在学校用餐的同学便陆陆续续地来到这里浏览当天的新闻。他们有的拿着刚刚洗过的饭盆,有的打了饭等不急吃,索性端着饭盆站在这儿边吃边看。这里虽然人头攒动,却又寂静无声,偶有吃饭客发出的咀嚼声显得特别刺耳,会招来阵阵白眼的。

图书馆一楼被中间的空间分割成两个大厅,一边是阅览室,一边是书库。两边的墙上各开有一面大窗,可以清楚地看到大厅里的情况。大窗下各放一条长桌,上面堆放着一本本蓝布硬面的大号文件夹。那是图书目录册,供大家查阅。

上午放学铃声响过,阅览室的门就被管理员打开了,里面书架上挂满了各类当期杂志或过期报纸。你只要在摆放杂志的架子边略扫一眼,立刻就能判断它们受欢迎的程度。那些著名的文史期刊,如《收获》、《人民文学》等,往往刚上架几天就被翻得卷了角。下午上课铃一响,管理员会悄悄走进来,轻轻地提醒还坐在那里不动的同学该去上课了。如果下午第一节刚好是自习,你只要告诉他,他就会轻轻离去或去整理架上放乱了的期刊,任由你看下去。

这个阅览厅,成了我午间的乐土。我最爱看的杂志还是《文学评论》、《文史哲》、《历史研究》等数种冷静、理性的理论期刊,尤其是历史类杂志,因为上面常有作者就某个事件或史实讨论、商榷的文字发表。也许谈论的主题离现实稍远,写这类文章作者于是可以离自已的“心”更近些,文字也就更具特色。有的冷峻而理性,有的急切而略带情绪,有的则充满机智,仔细体味却可看出作者的无奈。何其芳、刘大年、罗尔纲等文史名家,时常有文章在这些期刊上发表,我很爱看。

——阅读,打开了我的视野;阅读,让我能稍有理性地审视周围的世界;阅读,从此成了我一生的爱。南开,你用你的宽松与宽容,为我们搭建了成长、发展的平台。

 

《春草集》与南开教育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南开中学学生优秀习作选《春草集》的创刊词,就是引用白居易的这几句诗破题,说明其出版意旨。

《春草集》是由学校出资、八开白报纸、蜡纸手工刻写、油印的免费刊物,选的是在校学生优秀习作。印好后每班发几本,供大家传阅、借鉴。

通常是在某个下午自习时间,学习委员或课代表接到通知后去语文学科领。刊物领回来,本来很为安静的教室立刻有些乱了,同学们多是停下手中的功课,争着举手索要,以期先睹为快。如果本期有你的作文入选,学校会专门送你一本,也由学习委员一并捎来交给你。拿到登有自己文字赠本的同学往往十分矜持,不那么急切地翻它,而是不动声色地把它放进书桌,接着去做自己的功课,仿佛受不了同学投来的羡慕眼光。但从他或她小心翼翼地把书往书桌里放的动作,不难看出他此时的心情。

语文教师也常在作文课上对刚刚出刊的作文选进行点评。某篇文章有什么特色,句子为什么精彩,结构巧妙在哪里……如果讲评的文章刚好出自本班,兴之所至,老师甚至会将作者叫到前面,面对大家读读自己的文章,说说自己的构思或体会。于是,几位常有文章发表的同学,成了校园里人人尽知的“当红明星”。于是,上《春草集》成了同学们在作文时竞相争取的目标。

——伸手可及的荣誉,切切实实的目标,领着你扎扎实实地前行,南开的教育也许就是这么简单。

 

史老师

我们高中生在南开享有一个特别待遇:每人发四个借书证,这样一次就可以多借上几本书带回家,这当然正中我的下怀。对着长桌上的目录册,一本本查下去,按类别在借书单上填好书号与书名,再到窗口去还书、借书,成了我每隔一二周必做的事情。

也许是借书的类别较杂,文学的,历史的,哲学的,逻辑学的……好多书常常不在一楼的书库里,需要管理员上二楼去慢慢地找。有时,要等上半天才凑得齐。有时,等来的则是管理员轻轻的道歉声:“对不起, 这本不能借。”“对不起,这本书没有找到。”我借书,折腾得他楼上楼下来回奔跑,该说声对不起的是我才对,怎么?……于是,这位白晰而健硕的管理员老师引起了我的好奇与注意,知道了他姓史。

显然他也注意到了我。有时,默默地看过我借书单上的图书后,会忍不住向我推荐同类别的其他著作。文学类著作,他告诉我可看的还有苏联的、日本的、捷克的某某作家的作品;逻辑学类,除了我要借的这本外,某某是这方面的专家,书写得很不错;哲学历史方面的,有新出版的……他往往是围绕着我某个阶段的阅读兴趣推荐书,不仅节省了我大量翻阅查找目录的时间,而且每一类书都由浅到深地排成了梯队。这样一本本读下去,真的让我少走了不少弯路。我惊异他知识的广度,更服膺他对书籍选择的眼光。再去借书,索性先去找他,提出要读的类别,请他先推荐几本,再查找其他。

因事而及人,虽然仍只是在借书时点点头,互致微笑,但从此禁不住有意观察、关注着他。他个子不高、年轻、健硕、冷峻又富有朝气,比我们大不了几岁,接人待物举止有度,用现在的时髦话来说,他“酷毙了”。

他话语不多,总是默默地,毫无表情地观察着周围的一切。他坚持锻炼身体,每天清晨,在校园操场的跑道上,可以看到他昂着头无声奔跑的身影,旁若无人,像一头桀骜不驯的狮。

据说,他毕业于某大学中文系,是位高才生。

据说,他还在大学读书时被划成“右派”,虽摘了帽,却与讲堂绝了缘。

后来, 又听说他被“揪”了出来,还挨了打……

古有所谓“一字师”的佳话,我虽无缘在课堂里聆听史老师的教诲,他却作为“无字师”在我心底留下了永远的印迹。史老师,您现在还好么?

 

南开的教育特色是什么?相信每一位南开人都会结合着个人经历用自己的一生去思考。

不管大家的结论如何,也许有一条是共同的:南开真的像一位胸怀博大的母亲,她总在默默地为自己的孩子们搭建着使其身心、个性得到充分发展的平台,宽容地、理解地看着孩子们跌跌撞撞地成长,脸上带着赞赏、期待的微笑……因此,当每个南开人想起、谈起南开时,总是心存感激又无比自豪。因此,杰出的南开校友周恩来在青年时代动情地写下了“我是爱南开的”。

这句话,道出了所有南开学子的心声。

 

作者简介:1968年赴山西省插队,1978年就读于山西师范学院,1987年至今在天津南开大学附中,现在电教中心工作。

 

《感念南开》:图书馆与南开教育 - 一枕清霜 - .

 

《感念南开》:图书馆与南开教育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