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感念南开》:雪仗·值勤·心曲  

2014-08-31 12:55:57|  分类: 《感念南开》电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雪仗·值勤·心曲

 

1966届高中  刘仲林

 

我于1960年至1968年间在南开中学上学,现选在初二和高二上学时写的三篇日记,没做任何改动,括号内文字是加的注,与各位师长、学长共同回忆难忘而有趣的母校生活。

 

校园雪仗

19611216(星期六) 下雪

今天早晨6点钟,雪就下开了。开始很小,直到中午,还不太大,雪落在地上,就和下了大霜一般。从下午起就下大了,大雪飘落下来,很密。到了下午第二节课,雪下得已有二寸多厚。第二节课的时候,梁建中(当时初二5班同学)就把人联络好了,要打雪仗。下了课,我们就迫不急待地跑下楼去,我们在礼堂前战斗起来,由于人的增多,我和梁建中一起受到五、六个人的攻击,我俩一直撤到中楼前操场。这时雪越下越大,积雪越来越厚。看过去白茫茫的一片,特别喜人爱。我是第一次参加这样大的雪仗,也是我们班最大的一次雪仗,我感觉这一天玩得非常痛快,有意义。看吧,各班的雪仗在中楼前操场展开了,到处是雪团飞舞,脚步声、喊声使宁静的操场热闹起来。雪团像子弹、像流星一样飞来飞去,每个人身上都带着雪。

我们班的人来了十多个,起初是乱打,后来分成两部分,7个人一部分,就战斗开来:一会儿,我们包围了他们,把雪团打在他们的脸上,打得粉碎;有的打不过就跑,有的就追,你追我赶;打着别人的,哈哈大笑起来,被别人打到的,也拿起雪球,向打他的人投去;一会儿我袭击了他的背后,一会儿不知突然从哪边飞来一个雪球,打在你的脸上。每个人都带着雪,都带着愉快的微笑,手都冻得红红的,每个人都不管这些了,等休息的时候,手都冒着热气,身上也发着汗,也不知是出的汗还是雪化的水,衣服也湿了。我们战斗着,打着,一直到筋疲力尽。

……后来,我又和佟书樵、刘家城、张金、李德才在西后院展开了战斗,我们一直到黄昏,天渐渐黑下来,雪才停了。我们从下午310分一直到5点多钟,战斗时间很长。这一天我写在了日记之上。晚上10点记。

 

校园值勤

196511(星期五) 阴

昨天,我排(当时高二2班,民兵排)负责值勤,我们班(小组)负责礼堂。晚上625分,我们来到礼堂,分配任务,我负责礼堂左侧。我们是第一次值勤,当在偌大无人的礼堂来回走动时,心里禁不住有一种庄重而欢乐的感情,夹有紧张、愉快。

不久,(晚会)开始放人了,我们忙碌起来。每当我把一个人领到席位,就感到一阵轻松、欢快。我们可忙着呐!来的同学一群一簇,我们要忙着指点、领路,回答询问,维持纪律,还得对那些捣蛋的同学进行教育。我非常喜欢这忙碌和紧张。我们戴着那“红色青年近卫军”的胸章,我们就成了真正的保卫者,为同学服务的民兵。我们有高度的责任感,同学们也是那样相信我们、服从我们的指挥。通过服务,我们再一次接触到我们同学那种真挚而纯洁的感情,使我们更加热爱我们的学校,热爱我们的生活。

今天参加晚会的还有工厂工人、清洁队工人、解放军战士,他们都那样和蔼、遵守制度,我们一一把他们领到前排。礼堂大幕上写着“庆祝新年民兵联欢晚会”,台对过挂着“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八个大字。开始,先由朱校长讲话,接着开始大合唱、表演唱、大鼓、相声、舞蹈、民乐等。盲人学校的两个女同学参加了演出,她们的节目博得了最热烈的掌声;另外,还有清洁队工人自编自演的表演唱、合唱等,节目内容很丰富。演员认真,纪律也特别好。

我们又替别的小组执了一会儿礼堂外的勤,在全校到处走动。我和佟书樵在一起,走在西后院宽阔的操场上,天空繁星满天,墙外马路灯火通明,远处霓虹灯鲜艳夺目,扩音器中的歌声远远飞来,是一种安然、宁穆的气氛。远处的墙和房屋像抹上了黑墨,隐隐约约,操场大部分被墙外灯光照得白茫茫的,正如明月当头。墙根处呢,则像一条铺下的黑带,界限分明。一切都凝然不动,就像印在画中一般……

晚会在10点多钟宣布结束,大家高唱《我们走在大路上》。我们整齐地站在台上,听李福禄营长讲话。接着大家去锁新楼的门,让新楼的同学都走了,我们正准备锁门,忽然发现一楼女厕所的灯还亮着!大家赶忙喊了几声,原来有人打扫,大家埋怨起这位同学来,王福忠高声说:“没办的明年再办吧!”大家嘻嘻哈哈,离开了新楼。

 

校园心曲

196567(星期一) 晴

(按:陈如意老师是我上初中时的代数老师,我时任班学习委员兼代数课代表,经常提一些近似胡思乱想的数学创意,得到陈老师指教,印象很好。有一次作文写《我的老师》,我写的就是陈老师,曾被选为范文在年级展示。进入高中,陈老师不给我们任课了,但我突发奇想,希望陈老师能做指导我今后成长的导师,为此写了一封信。由于性格内向,写后多日没交出去。196565日终于把信交给陈老师,这篇日记反映的就是交信时的微妙心情。后来,由于当时的环境,愿望没有实现,但我一直认为,对于成长中的青年学生,这一创意是有意义的)

6月的天气是多变的,星期六下午刚下课还是“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但几滴雨后,天气却放晴了。黑云变幻着各种形状,越变越小,清澈得像蔚蓝的湖水般的蓝天露出来,天空显得格外清新……

饭后又来到学校,准备参加支援越南的朗诵音乐会。我站在小花园边走廊上,初夏周末的傍晚是迷人的。眼下小花园中,一排苍郁墨绿的白杨,显得更加挺秀了,茂盛的藤萝像盖在藤萝架上的绿茸茸锦缎,深苍的柏树像这翠青靛绿图案中的一条粗线,尤其引人注意。……一种不知名的感情在我心里轻轻激荡着,像宁静湖水中一枚小石子投下激起的层层微波,像在激烈战斗后骤然走进一片浓密的幽林。

只有真正的战斗者才能分享这战斗中的小憩的无限愉快,只有对未来满怀信心的人才能对这种诗情画意的傍晚有更深的理解。自然给人们的启示是最深刻的,宁静是休息,也是更激烈战斗的孕育者。战斗不是狭义的,战士也不一定是拿枪的人,王若飞说:“生活就是战斗,要战斗就要用自己的力量去创造条件。”我们每个人都是战斗者,是生活战场上的战士。

把信交出去拖延一星期了,星期二、三总想再考虑,增加新内容,……但后几天并不顺利,几次去数学学科都未会见(陈老师)。星期六,我决定干脆去宿舍。我站在礼堂北二楼与三楼间楼梯转弯处,打开窗子,准备做最初见面的最后一次语言构思……但是一个很强烈的念头出现了:停止!这种构思是无益的,这是犹豫的表现,现在不是构思的时候,而是最后决定的时候了。在楼梯遇见似乎是物理学科一位老师,我问陈如意老师在哪个宿舍,她指点就是紧挨楼梯第一室。我正准备跨进,里面灯忽然亮了,我敲门进去了。进去(时)马敏然老师正看杂志。要说明来意,确是个难题。X方程的真正解,是要通过信才能明白的。我所说的话,只能是对方程的提示而已?!我心里倒一点也不慌,但措辞却成了思维的紧张活动,看样子问题是越说越含混了,干脆少说点罢!……总之第一次见面成功了。196565日已经作为一个决定性的策略而载入历史。和两年前一样,陈老师的精神依然很好,但身体却有点瘦了。最初见面,使我内心深处有一种负疚的感情,我是在她繁忙的工作中又增加了一个担子。我只能用奋发努力、全力以赴的战斗,用我的青春和热血献给我的祖国,献给像陈老师一样千千万万的人。我想,这是不辜负她教诲的最好回答。人的感情是最丰富的,应该把所有的感情化为前进的动力……信是交出去了,想来想去,总觉得不够完全,有些地方是幼稚的,但我并不后悔,因为问题暴露得越多,越能达到去信的目的。

 

作者简介:曾在河北大学、南开大学读书,在天津师范大学、中国科技大学任教。现任中国科技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文理交叉、中国哲学与文化、创造学等研究。

 

《感念南开》:雪仗·值勤·心曲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