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感念南开》:谁来帮我了却一段未了情  

2014-08-31 16:35:15|  分类: 《感念南开》电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谁来帮我了却一段未了情

 

1968届高中  殷宝军

 

1965年我进入南开中学读高中,孙养林先生是教我们生物学的教师。因为生物学是副科,孙先生给我们上课的课时并不多。但他渊博的知识,风趣的讲课风格,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先生与我本来只是师生关系,但在“文革”初期,他和我之间发生了一件事情,使我愧对先生,内疚至今。

事情是这样的:“文革”开始后,学校领导班子瘫痪。在上级部署下,学校“文革”领导小组成立,我成为其中一员。面对当时混乱的形势,我很反感,敢怒不敢言。我和同是“文革”小组成员的耿宝菊同学,只能利用我们的身份,晚上到老师集中的地点去看望他们。不久,“文革”小组被指控为“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产物”,成了“保守势力”的代表,“殷保皇”也就成了我的绰号。

可能就是因为这一点,在“破四旧”无法无天的日子里,孙先生找到我并对我说:“殷保军,我有一些比较心爱的东西怕被红卫兵小将毁了,想存在你这里,可以吗?”我不假思索地答应了。晚上,在人员较少的时候,先生将一把带鞘的宝剑和一个纸箱送到当时在中楼的“文革”小组办公室里间的我的宿舍。

打开纸箱我粗略地看了一下,里面放着一些扇面形状的小幅画和用葫芦制作的工艺品(当时我知道孙先生书法和绘画水准较高,喜好收藏字画和古玩)。由于当时校内局面混乱,我也没清点纸箱里的物品,随手就将宝剑和纸箱放在我的床下,更没有给先生写下收条。自己心里说,一定要不辜负先生对我的信任,保存好他的心爱物。

196610月下旬,鉴于“文革”小组不起作用了,我也参加到同学们“长征”串联的队伍里,12月中旬才回到天津。哪知道,在我离校期间,“文革”小组办公室已被战斗队占领了。(由于时间较长,记不清是哪个战斗队了)我住的宿舍门被撬,床下保存的孙先生的物品不见了。当时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先生心爱的东西被谁拿走了?我怎么向先生交代呀?我曾经努力地寻找过,但没有一点结果。

过了几天,我怀着惶惶不安的心情找到孙先生,向他老人家讲了事情的原委,先生很坦然地说:“丢就丢了吧,总比让我看着毁了好。”他没有对我说一句责备的话,这种宽宏大度更使我惭愧。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因为自己的疏忽,而失去了人世间最宝贵的诚信。

事情虽然过去40年了,但那一幕仍不时清晰地出现在我的眼前,鞭挞着我的心灵。我想,当时从我床下取走孙先生寄存物的人肯定是学校里的同学或老师,但他不一定知道这是孙先生交给我替他保存的心爱物;我还想,取走这些东西的同学或老师,也可能出于对这些物品的爱好,将它们收为己有了,这个可能性是相当大的;我更想,取走这些物品的同学或老师,即使不了解它,也不会轻易地将那些物品毁掉,起码他应该知道这些物品的价值……只是至今我对这些物品存在与否的信息,一点线索也没有。

此刻,当我写下这篇文字的时候我想说,我不知姓名的同学或老师,你看了我与孙先生的这段未了情,如果你有线索或保管着这些物品,能帮我了却吗?相信我们都是景仰孙先生的,让我替他老人家向你道谢,让我背负了几十年的精神包袱得以卸下,让我们一起告慰远在天堂的孙先生……

 

作者简介:1969年赴河北省肃宁县插队,1975年选调到沧州地区水利局工作,1979年调到沧州地区统计局,1991年调入天津市统计局工作至今。

 

《感念南开》:谁来帮我了却一段未了情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