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感念南开》:走进南开中学  

2014-08-03 20:56:53|  分类: 《感念南开》电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进南开中学

 

1968届高中  何荣林

 

1965年考入南开中学,本应1968年毕业,由于“文化大革命”,我在南开中学学习、生活了近四年,19694月中旬离开学校,到了农村的广阔天地。

 

我走进南开中学有些偶然性。我的学生时代家境比较困难,全靠国家的“困难补助”维持每人每月平均8元的生活费。我的小学、初中就读于河东区的普通学校,初中是靠国家的助学金维持的。我小学、初中的学习成绩,在所在的班里一直是前一、二名。初中时代,同学们时常聊起南开中学、一中、十六中这些好学校,非常羡慕在那里读书的学生,却仿佛可望而不可及。

 

在我即将初中毕业时,同学们与我开玩笑说:“南开中学是周总理的母校,是全国重点学校,你高中就考南开吧!”我的内心多么想进入南开中学啊,但家里的状况只允许我考中专,因为上中专能省去学杂费,毕业后还能早一点工作,挣钱养家糊口。就在开始毕业教育的时候,我的班主任老师找我谈话,她说:“今年学校要求各毕业班的班主任动员学习成绩好的同学考高中,你是动员的对象,但你家的经济状况我们清楚,个人的志愿要服从国家的需要,我还是希望你能克服困难,选择上高中,将来上大学,为国家做更大的贡献。”

 

我的班主任老师平时对我十分关心,在生活上给过我许多帮助,所以她的话对我触动很大,其实我的内心深处何尝不想读高中?但家庭的经济状况确实难以支撑我正常的高中学业。在这种矛盾之中,许多同学给我出主意,我吸收大家“好”的意见,把选择的权力交给了“上帝”。填报的八个志愿,第一志愿填了南开中学,其余七个志愿均为中专。我自己觉得考上南开中学的可能性很小,填报高中志愿的事也就没跟父母说。心想,如果不能考取南开中学,就上中专了。

 

暑假即将结束时,班主任老师找我到她的家里,交给我一个信封,里面装着南开中学的录取通知书,以及通知书上要求报到时交的6元学费和5元书费。(当时老师的工资每月只有50多元)考取南开中学的激动和受到老师关心、呵护的感动交织在一起,我竟一时语塞,不知该说什么,只低着头静听老师的教诲。她说:“你考上全市最好的中学,学习上要更加刻苦努力,经济上我可以给你一点帮助,但最重要的是,你自己要有好的心理,生活上不能和同学们攀比,穿着这么多补丁的衣服,不要怕人家看不起,要集中精力好好读书,上了高中就要争取考上大学。”老师语重心长的教诲,使我带着一种压力走进了南开中学。

 

到南开中学报到是几个初中同学陪我一起去的,办理了注册手续后,我们在校园里参观。北楼、中楼、东楼、南楼、新楼、礼堂,还有几排学生宿舍,周总理当年住过的宿舍旧址,一圈走下来,都觉得南开中学真大,也很庄严。只看了校舍,就已经兴奋不已,而真正走进南开中学,还是学习生活中的点滴小事。

 

开学时间不长,母亲便发现了一个问题:“上了高中,又进了重点学校,怎么每天回家倒早了呢?”我读初中时,每天下午课后总有同学问些作业中的问题,我总是与同学们研究作业难题,直到大家都把作业做完才回家,所以每天回得很晚。而到了南开中学,每天下午两节课后,大都参加各类社团活动,没有社团活动的也都到操场上打篮球、打排球、踢足球。我在初中时由于身体原因,一直是体育免修,也没什么其他爱好,就早早回家了。

 

南开中学的课外活动那时是非常活跃的,有朝华社、戏剧队、合唱团、民乐队、摩托车队、航模队等许多社团组织,还有各类体育组织和兴趣小组。每周还定期有老师们组织的各类知识讲座。同学们根据个人的爱好和特长,参加了不同的社团和兴趣小组活动。我觉得自己精力有限,想着先把基础打好,一开始就没有报名参加课外组织的活动。后来大家熟悉了,我就和没参加社团组织的同学到操场上锻炼,不能做剧烈的运动,就在双杠、单杠上做些拉臂、抻腰的活动,又慢慢学习打乒乓球,就是这一点体育的基础,使我在大学体育课的双杠测试中取得了好成绩,并在工作压力大的一段时间里,丰富了我的业余生活。

 

那时,我还不懂得素质教育的概念,我曾想,这种教育方式可能符合德智体全面发展的教育方针,但会不会影响学习质量呢?因为上大学是要凭考分的。从当时老师、同学们的聊谈中谈到的一些情况,消除了我的疑虑:许多在学校里社会活动非常活跃的同学,他们的学习成绩都很突出,比如当时的学生会主席孙海麟等高二、高三的同学,那时就已经开始解高等数学的习题,自学大学的课本。就是我所在的班,每到课间也总有许多同学围着生物老师孙养林、物理老师王荫槐、化学老师左景福等先生询问一些与讲课内容相关或不相关的知识,我当时非常佩服这些同学旺盛的学习精力和丰富的学识。

 

“文革”中,有一个阶段是先向学校派工作队,后来又批判工作队斗了群众,让工作队做检查。因为当时工作队是执行上级有关指示的,因而对做检查态度不积极。这时学校里有的学生就针对这件事贴出一幅对联,上联是:“想当初斗群众活似钾锂铷钠”,下联是:“看今天做检查惰如氦氖氩氪山氙”。在当时的政治背景下,我没有去思考对联的政治性,但对其把自然科学知识用于评点社会现象颇有感触。形容态度积极用了五种最活跃的金属元素,形容态度消极用了五种惰性气体,抛开其政治内涵,单就运用所学知识而言,对仗工整,生动形象,真令人叹服。这引起我的反思,当初自己的所谓学习好,不过是啃了教科书上的死内容,而真正的学习好应该能够融会贯通地用活知识。

 

那时南开中学的学生成分有些多样化,有河北省和天津市领导干部的子弟(当时天津市划归河北省,是河北省省会),有普通市民的子女,有归国华侨,还有郊区农民的孩子。学生的家庭经济状况也不一样,有条件好的,有条件差的,但大家相处得十分和睦,不少干部子女从外表上根本看不出来,我们一起学习,一起参加课外活动,一起讨论问题,谈文化,谈艺术,谈生活,谈理想。曾记得有两个干部子弟的同学,为了讨论学习中的问题,星期天步行很远的路来到我家,家里住房狭小,我们就站在马路边谈天说地。同学中谁有困难,大家就互相帮助。入学前我的班主任老师的叮嘱我一直没有忘,衣服的补丁没有减少,心理的压力淡化了,与同学们多了了解,多了融合。

 

在南开中学学习期间,我还遇到过一个谜,至今没有解开。我的家离学校较远,学校虽有住宿条件,但家里经济上支撑不起,于是父亲便在旧货摊上买了些自行车零件,自己攒了一辆很简易的自行车。一次性投入,节省了日常的开销,每天骑车上学,车子放在学校车棚里,也没有锁。有一天,这辆自行车忽然不见了,我很着急,但老师和同学们都说,南开中学的学生不会偷车,说不定是谁骑错了,或者有急事临时用了。果然,第二天自行车回到原来的地方,但我仔细一看,前轱辘的车条全部换成了新的,三十多根车条的价格,对当时的学生来说,是个不小的数字,是谁这么慷慨襄助?我到处打听想找到帮我换车条的人,想付给人家钱,并表示感谢,却一直没有找到这位好心人。

 

四年的学校生活,伴随着上山下乡的热潮结束了。我一个普通学生,没有什么值得追忆的大事。然而,就是这些普普通通的小事,在潜移默化中教育了我,影响着我,使我在艰苦的农村生活中乐观向上,在田间作业之后的油灯下、在简陋的河工工棚里,一直没有忘记学习科技知识,没有忘记学习时事政治,没有忘记爱国、报国的宏愿。随着工作岗位的变化,在一次次与新老同事的相处中,我更没有忘记严于律己、认真敬业、勤奋思考、乐于助人。这大概就是南开精神给我留下的终生的印记。

 

作者简介:1969年赴武清县插队,1972年考入河北水电学院,毕业后到武清县公安局工作,1976年起先后在天津市农委、天津市政府办公厅工作,1993年后历任天津市蓟县县长、县委书记,津南区区长、区委书记兼区长,天津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秘书长。

走进南开中学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