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感念南开》:暗夜来临前那一抹夕阳  

2014-08-05 09:06:10|  分类: 《感念南开》电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暗夜来临前那一抹夕阳

1968届初中  张宜雷

 

我在南开中学上学不到一年就赶上了“文革”,老实说没学到多少东西。但学校里有些事,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当时学校的南楼(范孙楼),是我们上数学课和生物课的地方(初一还没开物理课和化学课,老师说将来那两门课也在这里上)。在我印象中,这座楼高大而又有些神秘。每层楼都挂着世界著名科学家的画像,但正是在这里我第一次认识了牛顿、爱因斯坦、达尔文和门捷列夫等科学巨匠。

 

然而,这些新鲜感还没有过去,“文革”就开始了。学校停了课,大字报铺天盖地而来,校领导和很多老师都被打成了“牛鬼蛇神”。我记得其中一张大字报写道:我校“走资派”校长杨志行搞了一个“南开中学规划图”,想要把我们原来上课的中楼拆掉改建成花坛,在原来西后院操场的位置建造一座综合教学楼,而把学校对面的南开体育场要来作为学校的体育场(有些学生不知道,南开体育场原来是属于南开中学的大操场),再造一座天桥,把隔着马路的体育场和学校连接起来。杨志行异想天开地搞这样的规划(那时人们还不知天桥为何物,故欲造天桥,确属异想天开),其目的是想把我校学生都培养成“修正主义的黑苗子”,并妄图“霸占人民的南开体育场据为己有”,“居心何其毒也,我们坚决不答应”,云云。

 

日子在折腾中一天天过去,然后是下乡。好在我下乡那个地方尚不寂寞,我校高三的邱津泉和苏健两位老大哥也辗转流落到那里,分别在当地两个中学教书。我常到他们那里去玩。这时已到了“文革”后期,各种社会矛盾日益暴露。看着他俩任教的中学破烂的校舍、混乱的管理、粗劣的教学以及触目皆是的红油漆标语,心里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滋味,我不由得怀念起母校来。

 

在一次回家过年期间的同学聚会上,大家不知怎么谈起了南开,谈起了“文革”,又说到了那张揭发杨志行“规划”的大字报。有个同学忽然说了一句:“要是听了杨志行的,我们的日子不就好了吗?”我记不得讲这句话的同学是谁,但清楚地记得,这句话在当时我的心中就像是一声霹雳。是呵,要是按照老校长的规划,我们的日子不就好过了吗?那么,这样一个宏伟的、使众多学子受益的规划,究竟有什么错呢?再进一步想想,从前南开对我们的教育又有什么错呢?起码也比眼前这些自称有多“革命”的学校强过百倍吧! 从那时起,那些刷满墙壁的红油漆标语便在我眼中黯淡下去了,而南开南楼上那些昏暗光线中的大科学家们的画像,却变得逐渐清晰起来。一些以前认为绝对正确的东西动摇了,另一些思想、情感、观念开始悄悄聚集。我感到,母校教给我们的那些东西,将来总会派上用场的。于是,我开始重新翻阅那些搁置已久的中学课本,自学起初中、高中的英语、数学……

 

直到有一天,人们迎来了祖国的又一次黎明。这时,我才明白,在那不堪回首的岁月里,正是南开给了我最珍贵的人生启迪。由于“文革”的浩劫,我们这一届同学没能像学兄学姐们一样受到完整的中学教育。但即使如此,南开还是像一位慈祥的母亲,在长达十年的暗夜来临之前,把最后一抹夕阳的余晖投射到了我们心上,使我们在一个是非颠倒的疯狂时代里,仍能在隐秘的内心深处保留一座神圣的学术殿堂,和一份对未来的美好向往。正是靠了这一抹夕阳余晖的照耀,才使我没有虚度那十年的光阴,使我在朦胧中开始积蓄力量,等待黎明的到来。社会重新走上了正常的轨道,高考恢复了,我考上了河北省一所高校,两年后考进了天津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后来又考取了河南大学的研究生。

 

1994年南开中学九十周年校庆之际,我和很多“老三届”的同学们一起回到了母校。这时,原来的中楼早已拆除并改建成了花坛绿地,原来的操场处已建成了一座宏伟壮观的新型教学楼——翔宇楼,马路对面的南开体育场也已收归学校做了大操场。又过了几年,我乘车经过这里,发现天桥也造好了。多少人赞叹今日南开的新面貌,其实这一切早都在老校长的规划之中,只是它的实现推迟了几十年。要不然,该有多少学弟学妹,甚至我们自己,都早就在这美好的环境中学习了。

 

我又想起了当年令我留连的南楼走廊里那些科学家们的画像,不知安在否?假如已在岁月中损轶,我想是应该修复、保存的。学术的尊严与神圣,乃是南开最珍贵的精神遗产之一,也是今日的南开学子不应忘记的。

 

作者简介:1969年赴河北省武安县插队,1971年选调至该县食品公司工作,1977年考入河北师大中文系, 1979年考入天津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1983年赴河南大学攻读近代文学研究生,现任天津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副研究员、中国近代文学研究会理事。著有《中国近代诗歌史》、《近代文学散论》、《道家妙语选》、《图说二十世纪天津文学》等著作及学术论文一百余篇、《世纪末大决战》等电视纪实片多种,共200多万字。

 

《感念南开》:暗夜来临前那一抹夕阳 - 一枕清霜 - .

 

《感念南开》:暗夜来临前那一抹夕阳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