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感念南开》:感激南开  

2014-08-06 17:10:31|  分类: 《感念南开》电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感激南开

 

1968届高中  牛伯成

 

时而就觉得奇怪,我怎么会是南开中学的学生?

 

南开中学那时还叫老南开,是好学生云集的地方,我大约是不属于这个行列的。考上南开十分偶然,因着初中学习尚可,因着还有些小聪明,加之比较会考试,于是混了进来。

 

当时的兴奋感依然记得。那时校园内的景致处处令我“震惊”。学校有自己的健身房。各教学楼间以涂着绿油漆的游廊相连。扒头窥视学校礼堂时,惊讶地发现,一流的剧场也不过如此。校园里的树木也挂着标明身份的木牌,上写着什么科什么亚种。校园里弥漫着学府的气息,也能感觉到她的古老,建筑就是见证。

 

那时也涌出一股热情,幻想些前途什么的。在外边和三轮工人一起吃大饼,喝茶水,说起是南开的学生,也有一种荣耀感。

 

入学后渐渐露出了本来面目,课堂纪律涣散,上课不注意听讲,学习成绩一出溜就滑落下来。我是一个对自己要求不严格的人,由不求上进,渐渐变得甘当后进。我对后进生的心态是很了解的,因我曾经就是那样的学生。后来发展到上课走神,犯困,时时的就会打盹偷睡。我当时的绰号也不雅,谓之“迷糊”,什么事都稀里糊涂的意思。

 

凡是正课都不爱听,唯一喜欢的是孙养林老师讲的生物课。我那时不爱说话,跟老师,跟同学都很少交流,以至于多年之后的同学聚会上,有的同学说我,同学四年没听我说过三句话。

 

后进生其实更能体会到集体的温暖,因他常常处于被帮助的角色,这在心情上还是挺幸福的。记得一件事,班委为帮我克服上课打盹的毛病,把两名好学生——王为群、柳耀宁安排在我座位两旁。我一瞌睡他们就捅我。我犯急,一边给了他们一下。当时在上几何课,郗昌盛老师正在板书,恰恰回过头来。我清楚地记得他刹那间阴沉下来的脸,为此挨了一顿怒训。同学间的帮助是友善的,我还记得另一些人和我的谈话。他们中有的人已不在人世了。我很怀念。

 

上课无精打采,下课却会精神头十足。上课时最盼望的是下课,盼望课间的活动。当然,午前最后一节课会盼望食堂里的那顿午餐。吃饭时大家蜂拥而去。当时的食堂在北楼西侧,我们高一6班距那里最近,总能捷足先登。据说最早抢到窗口能吃到上边的菜,油水多,这我们可是得天独厚。每周菜谱是有诱惑力的,我最喜欢吃的是食堂里的烧茄子。下午课没结束就想念操场,惦记着去踢球了。我曾入选过校足球队,不过没什么建树,大抵只是个板凳队员。贪玩,现在可以称之为喜欢体育,一踢起球来就会忘掉一切,作业也弄得草草莽莽。

 

到了高一的下学期,学习成绩就滑落下来,我记得其中考试已出现了不及格的科目,似乎是化学。这在初中的我是不可想象的。那时也曾暗下决心要把学习补上去,可拉下的课程已一大堆,补起来很难。这么多年我仍会做补课和考试的梦,可能就是那时的心绪和焦灼造成的。然而,没等到期末考试到来,我便释然了,因为所有人都不用再考试,甚至也不再上课。大家莫名其妙地忽然学开了报纸——那场“史无前例”开始了。

 

我们“老三届”的人都没有完整地学完中学课程,特别是我们1968届老高一,上课时间最短。但我们在南开园里泡了比其他应届生多一年的光阴。

 

最初有解放之感,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我是“迷糊”,更不去注意周围和远离我的事情。那时的男生崇尚“勇敢”,我们高一6班几个同学——记得有袁东坡、刘吉善、王为群吧?有我,还有几个人,玩起了征服楼顶的把戏。好好的走廊不走下边,走上边。北楼、东楼、南楼、中楼、礼堂……我们都爬过来了。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对房顶那么感兴趣,在楼顶上还专门站在女儿墙上走,这其实是很危险的。踢球有着充裕的时间,却很快就玩腻了,改为打乒乓。后来一度在健身房里折跟斗,在游泳池里练摔跤,再后来才变得无所事事。

 

对南开的认识是后来才丰实起来的,是那些“非学习”的过程。这使我得以从另外的角度感受我的母校。母校历史悠久,是一所历史名校这无庸置疑。先驱们办南开是怀着教育救国的悲怆感的,校史馆里也曾有过“有中国就有南开”之类的说法。我想南开出来的人多少会沾染些忧患意识。再一个体会较深的,是南开人的友善。这可能是母校校风中最具价值的东西。同学们已毕业多年,各人经历极为繁复多采,但相聚一处热情如故,不世俗,不经纪,南开中学的人似乎都有这样的特点。脚踏实地、做事扎实、诚恳、敬业、不圆滑。我所知的同学也大多从事教育、学术、技术类的实实在在的工作,且不少人卓有成就。与外边人相比,就能感觉到这是特殊的一群。南开中学治学是严谨的,后来听到过不少有关校长、有关老师的小故事,曾颇有感触。所谓教育,所谓影响,其实也是潜移默化的,南开人严谨的学风,倡导的勤奋进取的精神,在我这样的差等生身上,也有作用。幸亏我不是别的学校的差等生,而是出品于南开中学。回忆起那段生活,方方面面给我的补给和营养其实是极丰富的。

 

后来下乡,选调去工厂,后又转到机关,再改行搞创作。一晃许多年就这样过去了。我想我的秉性其实有太大的改变。依然不愿受约束,喜欢我行我素地处理跟自己有关的事情,依然记不住我不感兴趣的东西,散漫、放任也都有过,但另一种东西,我所说的忧患、我所说的友善、我所说的勤奋,已融入到我的生命里,还有就是我新近发现的坚韧,这也可归入我不多的优点中之一个优点。我要说少年时代的形成的东西对人一生都有至深的影响,尽管随后随波逐流,尽管有过种种的人生变化,可最早被定了影的东西,是不会改变的。南开中学的生活不仅给我留下了美好的记忆,也使我这个不羁之人有所规范,且深深地影响着我的创作——使我没有漫无边际地滑落下去。

 

感激南开,这是我的由衷之言。

 

作者简介: 1968年赴内蒙古开鲁县插队,后在钢铁厂、造纸厂当工人,在天津市委《支部生活》社任记者,1988年调天津市文联至今,现为市文联专业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主要著作有长篇小说《最后一个知青》、《天狱》、《失重的女人》,长篇纪实小说《原罪》、《中国刑侦一号案》、《天下英雄》等10余部,电视剧《末路》、《血色白桦》、《任长霞》等6部。

 

《感念南开》:感激南开 - 一枕清霜 - .

 

《感念南开》:感激南开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