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感念南开》:南开中学让我引以为豪  

2014-08-06 17:17:09|  分类: 《感念南开》电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开中学让我引以为豪

 

1967届初中  戴逵贤

 

我读的小学很小,早我三年有一位名字很响亮的“师哥”孙海麟就是从这所小学考入南开中学的。于是他成为我们这些后生的楷模和追赶的榜样,老师们一教导我们就总是拿孙海麟说事,他是我们那所小学的骄傲,那些年老的教师总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我们的海麟学兄也确实没让老师们看走眼。

 

我是个智商平平,才能淡淡的人,没有什么远大的志向,总有点懵懵懂懂,不太像一个学习非常好的孩子,到了小学六年级才开始懂得努力和认真读书了,班主任王老师为鼓励我们几个学习有进步的孩子,一个星期天的上午带我们去南开中学校友楼看电视。这是我第一次走进南开中学,也是第一次看到电视这种神奇的玩意,还记得那台不大的黑白电视机是苏联的产品,还记得看的是电影《甲午风云》。从那时起,我的人生第一次有了“理想”这概念:我一定要考到这样的学校读书。

 

1964年考进南开中学后的第一课,是在礼堂上学前教育,觉得这个礼堂真大,印象最深的是舞台的两边挂着毛主席语录:“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听团委书记葛树清、少先队大队辅导员施殿奇两位老师“训话”,他们给我们介绍南开的历史、南开的传统、南开的校训。我听得极其认真,大礼堂没有开灯,光线较暗,我听着听着就感觉眼前其他的东西都不见了,只有老师在讲话,似乎他们身上有一圈光环,我觉得南开中学的老师真了不起。尽管施老师讲话不时停顿一下,从鼻孔轻声“吭”一声,可在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的心目中也认为挺“派儿”。

 

在南开中学的几年中,印象最深刻的还是我的班主任罗家林老师。不知道当时教育当局是出于什么考量,要把南开中学办成男生校,我们初中都是男生。第一眼看到罗老师,先是被他高大的身躯所“震慑”。观看了一场校工篮球赛后,就被他的球技所“折服”。场上没有人能配合他,他就把球向篮板抛出去,然后准确地跑到球反弹回来的位置上跃起接球再投向篮筐,两分命中。真的是把我们看傻眼了,以至很多年我都坚信罗老师的篮球打得最棒。当然,那时候不知道世界上还有NBA。罗老师教我们数学,实话说没记住多少,更没能派上用途,但罗老师让我们这帮半大小子明白了怎么做个像样的男人,他从来不说罗哩罗嗦的废话,处理问题简单直白很刚性,也不喜欢“小报告”和“告状”之徒。他总说,男孩子要像个男孩的样子。看看现如今不少的男孩有点“坤”的毛病,还真是要办几所男校,多配些男老师,可能要好些。罗老师还有很心细的一面,他为一些自治力差的同学保管钱和粮票,从来是分文不差。那年初冬,天气突变,寒流袭来,漫天大雪,放学的时候,他见我的衣服单薄,就把他打球的运动服找出来让我穿上回家。那时傻呼呼的我也没觉得怎么着,可把我妈妈感动坏了,逢人就说,逵贤这孩子摊上个好老师。虽然那套大大的运动服,我只穿了一下,可妈妈还是洗干净叠得整整齐齐,让我还给罗老师时一定要道声谢谢。

 

我以为南开中学从创建之初到“文革”前(现在是怎样的不了解,不能瞎说),学生的成分大体上是三类:有钱的富家子弟,官宦人家的少爷,穷人家的孩子。但南开有个传统,无论你是贫穷还是富有,无论你是名门之后还是草根之子,都一视同仁,没有特殊,凭的是学识和本事。张伯苓校长时代的事就不说了,我的同学中就有不少省级干部的儿子,平时也没觉得老师待他们有什么特殊,相反会更严格一点,也许是他们身上的毛病更多一点。“文革”一起,坏事了。“老子英雄儿好汉”,有些人急于升到天上去;“老鼠的儿子打地洞”,不少的人就要被打入十八层地狱。那么,南开中学对待学生的一视同仁是一种什么精神呢?当然,南开中学历年出了许多名家、大家,但更多的还是如我一般的普普通通的人,虽说我在南开中学四年时间里学到的文化知识很少,这几乎成为我们那一代人抱憾终身的事,但南开中学毕竟给了我一种熏陶,一种培养,一种教育,使我经常引以为自豪。南开精神说到底,就是要培育人的基本情操——厚德载物,自强不息,无论是顺达还是逆境,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无论身处何位,都要报效国家,绝不能做势利小人,这就是所谓做人做事要大气。

 

毕竟是40年前的事情了,又赶上了“非常”年代,心情比较复杂,似乎想说的很多,可到了真说的时候,又一下子觉得没有更多的话好说。只是从心底里祝愿我的母校经久不衰,日益发达。

 

作者简介: 1968年参军,曾任政治部干事,后考入上海空军政治学院学习,1992年转业到天津市广播电视局,1996年任局总编室副主任,1998年任天津有线电视台副台长,现任天津人民广播电台生活广播总监制。著有小说、散文等,出版报告文学集《最初的导师》,其作品多次获天津市和国家级奖项,中国作家协会天津分会会员、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

 

《感念南开》:南开中学让我引以为豪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