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感念南开》:海外学子的忆念与忧思  

2014-08-06 17:24:06|  分类: 《感念南开》电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海外学子的忆念与忧思

 

1967届初中   梁学伦

 

1964年考入南开中学,在南开度过了四年多的时光。人生苦短,往事如烟。现在,人生旅途已然过半,很多往事已经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淡漠乃至被遗忘,而惟有在南开度过的那几年时光,所经历的事与交往的人却历久弥新,令人难以忘怀。这恐怕是许多南开校友共有的母校情结吧。

 

记得初入南开时,感受最深的是充满整个校园的那种人人活泼向上、个个积极进取的气氛。这种气氛,或说是校风,准确地折射出南开传统的充满人文精神的教育理念。那就是教育不仅仅是知识的传授。更重要的是,教育应该以人为本,把培养人的各种素质,挖掘人的各种潜能、才华并促其发展当作自己的首要任务。在南开,这种气氛无处不在。每个星期一的早晨,当你跨进南开的大门,一眼就能看见新出刊的《南中周报》前人头攒动,图文并茂的黑板报吸引着每一个同学。虽然只是黑板报,但它那丰富的内容、优美的文字、讲究的版面、协调的色彩,无一不显示出办报同学的才华。每当课间休息,东楼图书馆的走廊报栏前面就挤满了看报的同学。十余种报纸陈列在这里,供同学们阅览。当时关心世界、国家大事蔚为风气。一个初中同学能对国际局势分析得头头是道,在当时绝非鲜见。午饭时间是学校食堂里最忙碌的时候,也是体现南开学生自我管理能力的时候。在食堂包饭的同学凭一张印有日期的卡片就餐。就餐前,卡片上当天的日期被划掉,然后发给一个小竹牌儿,凭牌到卖饭口取饭。由于食堂工作人员少,这划卡片发牌儿和部分卖饭的工作就由一部分同学自愿担当起来。每当开饭时,这些同学顾不上自己吃饭,而是先各就各位为同学服务。整个餐厅虽然人声鼎沸,但却秩序井然。每个班的同学围着一张固定的饭桌吃饭。饭毕,由一位同学负责把餐桌收拾干净。偌大的餐厅餐后即刻变得清清爽爽、干干净净,根本不用人再特意打扫。上大学和参加工作之后,我走过不少的学生食堂,从没见过任何一间食堂里,学生和食堂间关系如此默契、和谐,学生能如此自律、自强。事情虽然很小,但却凸显出南开教育的成功,“允公允能”的精神体现在学生生活的各个方面。

 

南开十分提倡学生自己管理自己,非常重视学生干部在这方面的作用。无论是高中还是初中,所有的学生课外活动,都是由学生自己来组织。不同的是, 初中每个班都有一位高中班选派的共青团员作为辅导员来帮助初中的班干部做工作。我当时是班里的文娱委员,主要的工作是组织班里的文娱活动,比如学唱革命歌曲,排演文艺节目等。为了配合当时层出不穷的重大政治事件和重要节日,我们经常自编、自导各种小节目,在学校礼堂里演出。记得是为了声援越抗美战争,我们编演了一出讽刺短剧《两个美国佬》,由周津泰和李健民分别扮演两个胆小厌战的美国兵。排演时,我把所有的文艺积极分子召集在一起,集思广益,修改台词,设计服装,把一个小戏搞得有模有样,演出大获成功。我们还排演了一个塑像剧,有十多名同学参加。陈同福朗诵,冯笪做舞台设计。擅长画画儿的冯笪用画笔把几场戏都设计出来,我们据此选演员,设计动作与造型,演出后反响很好。辅导员对我说,一位看了演出的工人师傅有意介绍我们到他的工厂去演出。要知道,我们当时只不过是一些十三四岁的孩子。从策划到演出,全靠我们自己。在这些活动中,我们每个同学的才华和创造性都得到充分的发挥。作为学生干部,我更是学到了许多课本里、课堂上学不到的东西,组织能力、协调能力和交际能力都得到锻炼。当时好像是没什么,可这些东西却是可以使你终生受益。

 

正是在南开这种独特的氛围中,我们这些涉世不深、天真无邪的少年,一天天地成长起来,成长为具有“允公允能”精神和“全方位素质”(申泮文语)的南开学子。实际上,这正是南开教育的精髓之所在,它并不刻意去追求学生们在课堂上学到了多少知识或在考试中获得了多少个满分,它更重视的,是学生才华与潜质的开发,能力与技巧的提高,品德与情操的升华。而正是后者,才是让我们这些南开学子真正感到一生都受益的东西,也正是我们这些南开校友对母校永远感念的地方。南开的教育让我们学会了如何做人,也教会了我们在逆境中要百折不回,在成功时要心态平和。古希腊哲人柏拉图说过:“教育在一开始为一个人所确定的方向,将会左右这个人的一生。”这是千真万确的。从我自己的经历看,在南开几年的生活对我的一生都有着深刻的影响。我也有过坎坷的人生经历,26岁时才有机会上大学,近50岁时才在美国拿到博士学位。我做过农民,在生产队当过会计,在油田当过瓦工,做过师范学校的老师,在中国的大学里教过书,当过系主任,一直到现在在多伦多大学做高等教育研究。我人生之路的每一个阶段都深深印着南开的烙印。南开精神中的“敬业”和“奋斗”一直都是我的座右铭,一直激励着我为实现人生目标而奋斗不已。

 

可能是由于职业的敏感,我一直觉得南开的教育和国外特别是美国的先进的教育理念有着许多相似之处。比如强调教育要培养学生多方面的才能和创造性,不过分强调知识的传授等等。美国中学的课外生活是十分丰富多彩的。这每每使我想起我当年在南开生活。我十分希望现在的南开能保持住这一传统。不过,我在《维基百科》看到的一段关于南开的介绍却让我平添一丝疑虑。介绍说,“南开中学是中国当今最好的中学之一,以其学生在全国高考中所取得的优异成绩而著称”。也许是这个介绍太过偏颇,但只是能培养出一些高考状元决不是也不应该是南开的特色和传统。任何一所重点中学都可能培养出高考状元来,而南开所致力培养的应该是具有“允公允能”精神和“全方位素质”的南开学子。我想,这才应该是现在的南开中学所应该追求的目标和保持的传统。作为一个对南开深深感恩的校友,我在大洋的彼岸,遥祝我亲爱的母校青春永驻,传统永存。

 

作者简介:1969年赴山西省运城插队, 1971年在大庆油田开发研究院房产维修队瓦工班工作,1973年到大庆师范学校学习,1975年到黑龙江大学进修,后回师范学校任教,1978年考入哈尔滨师范大学,毕业后到天津商学院工作,期间被评为市级优秀教师,1989年在美国Oklahoma City University 获得硕士学位,期间被授予Oklahoma市荣誉市长及Oklahoma州荣誉副州长称号,1996年再次赴美,2001年在Bowling Green State University获得高等教育管理博士学位,同年应聘于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做研究生教育的研究工作,现为多伦多大学教务长办公室高级研究人员。

 

《感念南开》:海外学子的忆念与忧思 - 一枕清霜 - .

 

《感念南开》:海外学子的忆念与忧思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