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感念南开》:南开教育使我终身受益  

2014-08-06 19:37:38|  分类: 《感念南开》电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开教育使我终身受益

 

1967届高中  王伟庄

 

我的南开缘

我家祖籍浙江绍兴。先祖从家乡晋京赶考,途经天津时,大病一场,遂定居天津。曾祖父王文藻(字泮侨)经好友周学熙举荐进京修紫禁城,获赐赏金后,回津置地开营造厂。为范旭东建永利碱厂,帮张伯苓建南开中学范孙楼等。祖父、叔祖父在南开中学、南开大学、北洋大学、唐山交通大学念书。后散居各地。我父亲刚考上南开中学,便赶上日本侵略者飞机轰炸南开校园,被迫转入耀华中学继续求学。我1961年考入南开中学,在南开中学学习生活七年。我儿子也曾在南开中学上高中,大学毕业后留学加拿大。我家四代人曾在南开中学读书,与南开中学可谓渊源颇深,缘分不浅。我家五代人共同见证了南开的发展历史。

 

难忘师生情

南开在发展的各个阶段都凝聚着一批优秀教师,他们为国育才的理想、刚直不阿的秉性、博大渊深的学识、为人师表的品格,至今令我敬仰。我在他们身上看到了南开精神的延续、南开文脉的传承。我在南开中学念书时,尽管在当时的政治路线下,老师们言行拘谨,但他们仍然是天津普教界最优秀的群体。杨志行校长是清华的高材生,被党组织派到南开中学从事地下工作,为培养学生呕心沥血。我敬佩老校长的世界眼光,当时就与美国哈佛大学、加里福尼亚大学等名校保持联系,与苏联和东欧国家的学生进行交流。老校长在西后院与我们一起跑步;在紫藤萝架下与我们一起读英语、背单词。老校长运筹帷幄,继承南开,发扬南开,发展南开。教我们生物的副校长孙养林先生,给我们讲美国摩根与苏联米邱林学派的学术之争,并告诉我们学术之争不应带有政治色彩,一枝独秀妨碍科学发展,取长补短才能推动科学进步。我们班的副班主任陈东生先生,上课一本书一只粉笔,教材烂记于心,讲古典文学比说评书更吸引人、更文雅、更深刻。他告诫我们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我真心感谢陈先生的教诲,我在工作中的确受益了。初中地理课,王金池先生第一节课就开宗明义地讲,地理是副课,谁也不会课下去复习,但地理是有用的。我下课前提问,谁都答对了我给200分。我虽然没有机会得到200分,但我收获了丰厚的地理知识。现在出国考察、洽谈项目,对这些国家的了解得益于王先生的“激将法”。恢复高考后,我在东北上学,毕业后想回天津,是王先生跑前跑后帮我拿到了至关重要的“接收单位证明”。我很怀念高中的班主任赵文义先生。他曾代表学校去黑龙江兵团看望我们,给我捎东西。不仅带给我浓浓的师生情,更重要的是嘱咐我要咬牙坚持,争取上大学,使我重燃上学之梦。历史老师白进文,在“文革”尚未开始时,给我们讲文艺界、理论界的争论,并谨慎地提示我们,可能一场大的政治斗争在后面。教立体几何的聂炳骧先生有一手绝活,随手用粉笔画出的圆可与圆规画出的圆媲美。教体育的张国屏先生,用国际比赛通用的英语指令教我们打垒球。在南开我学到的不仅仅是知识本身,更重要的是获取了一种思维方式和驾驭知识的能力。老师们的言传身教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们,教我们堂堂正正做人,扎扎实实做事,以自身的正直、正气、正派赢得百姓的认可和社会的尊重。尽管他们曾在政治旋涡中挣扎,或生活艰难,但依然把全部的心血倾注在我们身上。每当想起他们默默无闻地奉献,像蜡烛燃烧自己照亮别人,心灵便得以净化,精神便得以升华,烦恼便随之而去。我学到的是不堕理想、不畏困难、不言放弃的精神。这是南开给予我终身受益的馈赠。直到现在,这笔财富仍是我不断进取的巨大动力。

 

度过艰难岁月

19681015,天气灰暗,早秋阴寒。此前,我送走了赴内蒙古呼盟、哲盟插队的同学,这次轮到同学们送我去黑龙江兵团屯垦戍边了。

 

我在北大荒度过了近十个春秋。刚到兵团,我当农工,开拖拉机。1970年春,我所带的排被派遣去修水库,经过36个月的奋战,硬是在两山之间修起了大坝,水库建成了。为了开发三江平原,我又来到位于黑龙江省东北部的抚远县和饶河县交界处的新建连队。这里是一片沼泽荒地,团部离乌苏里江边很近。来到这里,我深切地感到一望无际的三江平原的广阔。春天,翻过的黑土地就像黑色的大海,我们是耕海者;秋天,风吹过千顷麦田又像金色的大海,我们是踏浪者。春种,秋收,农暇,脱坯盖房,冬季,上山采石,入林伐木。有一次,我安排好当天的工作,一人去寻找后几天的伐木场,走过一片塔头地,突然从一棵大杨树后窜出一只熊瞎子,我扭头拼命往回跑,后来发现熊也正向另一方面狂奔,原来我怕它,它也怕我。有了这次遭遇后,我再也不敢一个人在深山老林里走动。

 

当时的伙食很差,冬天副食只有少量的土豆。兵团流传这样的歌谣:汤汤汤,革命的汤,从孙吴(一师师部)喝到建三江(六师师部);早晨喝汤迎朝阳,中午喝汤暖洋洋,晚上喝汤勤起床。这是当时真实生活的写照。生活的艰辛,体力的透支,环境的闭塞等早已习惯,但精神的压抑却是压在心头的一块巨石。我从1968年底便申请入党,期间两次填写了入党志愿书,但都没有批下来。1973年大学恢复招生,经连队推荐,通过体检、考试,尽管我的成绩在参加考试的京、沪、浙、哈等省市知青中名列前茅,但仍以“政审不合格”被拒大学校门之外。我曾试图社会关系摆脱对我的影响,但在当时的政治路线下,我是不可能入党、上大学的。经过痛苦的、冷静的思考,我认识到:道路只有一条,就是要继续坚忍不拔的努力。当时的营教导员张宝峰以自身的经历推心置腹与我谈心,鼓励、教育、帮助我,坚定了我的信心。粉碎“四人帮”以后的1977年,经过了九年的考验,我终于加入中国共产党。年底,国家决定恢复高考,虽然我高考成绩高于北大、清华、中科大在黑龙江省的招生录取线,但当时我已经29岁了,受年龄限制最后只能学师范,成了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圆了我的大学梦。

 

回想在北大荒度过的十年,给我留下最深的是沉重、悲怆和壮烈。北大荒人给予我的是坚韧、豪爽与奋斗的精神。这种精神与南开精神可以说是一脉相承。北大荒精神有着更多的豪气与拼搏,南开精神的本质则是强国、为民、求知、求真和奋斗不息。

 

“老三届”的南开学子生活在一个特殊的年代。他们曾有过无忧无虑的欢乐童年,受过传统的教育,他们中的部分人也曾在国民经济濒危年代里丧失了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但他们都曾有过生活在贫穷落后的边陲、农村、厂矿的经历,他们亲身感受到人民生活的艰辛,对我国的国情有了真切的体会,在社会实践中真正感受到人民创造历史的伟大。

 

艰苦的经历玉成了这代人甘愿奉献、肯于吃苦、不畏艰难、自强不息和不懈追求的品格,历史给这一代人造成了缺憾,但是这一代人没有埋怨、没有消沉,甚至没有叹息的时间。他们通过自身的拼搏去弥补历史造成的损失。当今,“老三届”学子以其特殊经历,延续着南开精神。我们不以历史的曲折而悲哀,而以亲历过特殊的年代而骄傲。历史是不会割断的,一代代、一届届南开学子延续着允公允能、为国家的日新月异而奋斗。我坚信,南开会以新的业绩来延续它光荣的历史。

 

作者简历:1968年赴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1978年考入佳木斯师范学院,1983年任天津市大港区委宣传部副部长(主持工作),1984年起先后任大港区委常委、宣传部长,区委常委、组织部长,区委副书记,区政协主席,区人大常委会主任,现任区委副书记、区长。期间曾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习。

 

《感念南开》:南开教育使我终身受益 - 一枕清霜 - .

 

《感念南开》:南开教育使我终身受益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