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第二次下乡》:迫进建边(2)迁移  

2014-09-18 15:40:37|  分类: 第二次下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佩云

 

公元1975年春天,特别的冷。

66那一天,对我而言,是我到永丰农场以来最大的一次迁移的日子。自从本人在19697 月下乡到了永丰农场后,至今已经被迁移了若干次了。

前几次只能讲是工作需要,去引嫩工地挖过河,去拦河坝修过水利……但走得再远,最终还是永丰人。而这次可不同了,悲观的说,它属于卷铺盖,带户口离开,目的地是建边农场,至于建边农场的概况我们都一无所知,似乎和当时离开上海到永丰农场一样,没有任何理由,有的只是无奈或者迷茫。

迁移那天,由一辆罗马吉普车在前面带路,十几辆客车和几十辆卡车缓缓地离开了永丰,没有欢送的人群,只有少量的好友含着泪水,默默地注视着缓行的车队,从他们的眼睛里都透露着无奈和对将来是否还会相见的未知,好在和我同去的有我的好友在内,仿佛也省了我不少的眼泪。

不久,车队驶上了沙石路公路,加速的车轮卷起尘土和细沙如同沙尘暴一般,向原野扩散。

我透过窗户,尽管沙土挡住了我的视线,但我还是依依不舍地注视着渐渐远去的永丰农场,在那里留下了我的快乐、痛苦和艰辛,留下了我六年的青春年华,也留下了我辛勤劳作的成果。

我走得两手空空,没有安慰,没有理由,但不过没关系,永丰这两个字已经深深地埋在了我的心里。再见了永丰,再见了我的好友,不知道我们何时再相逢,辛酸的泪水不由自主的夺眶而出……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车队已经路过五大连池,抵达尾山农场时,天上下起了淅沥沥的小雨。随着离开永丰的距离越来越远,一路上,雨也越下越大,当到了嫩北农场时已然是倾盆而泄,它承载了我们一车知青的伤心与彷徨。

因为前方的路不好走,车转向了农村乡村小路,但那里的路面同样经过这场大雨的冲洗浸泡,变成了泥浆路。前面的几辆车通过后,给后面留下的是一条坑坑洼洼的泥泞路,长长的车队小心翼翼地移动着,就像我们的心情一样沉重。

突然,客车的车轮打滑,并且后轮陷入了一个泥坑,车队彻底瘫痪了。此时夜幕已经降临,四周漆黑一片,只有车灯低垂着射出落寞的光柱。

大家都很着急,纷纷从车上跳下来主动去推车,顿时客车的周围全是人,那情景就像蚂蚁搬骨头似的。由于泥坑太深,推了好久也无济于事,后来从货车上找了几根钢丝绳,才把一辆一辆抛锚的汽车连拽带推拉出了泥坑,一部分女生还毫不示弱地在喊口号助威。经过了三四个小时的折腾,我们终于脱离了困境。

车队继续慢慢颠簸着向前爬行,忙碌了一阵,饥寒交迫的知青们,带着疲倦的身躯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黎明时分,我们的车队在一个山口停了下来。稍作调整后,车队又缓缓地驶进了一条盘山公路。这条路来至今想起来还有点后怕,车的两边是悬崖峭壁,还留有当年开凿过的痕迹,在石壁缝间,时而能看到一些花草和小树苗在那里倔强的生长着。

也许这座山石头多了点,树木便显得不那么的茂盛,从上面看下去那几丈深的山崖下面有一条河溪,如同一条银河顺着我们前进的方向延伸着。路面很窄,如果对面来一辆车,那其中一辆就必须紧贴着路边,让对方的车慢慢的通过,煞是惊险。

车队继续慢慢地爬行,时而刮到了山崖边的树枝,车棚上发出沙沙的响声,这声音惊动昏昏欲睡的年轻人,睡意没了,换来了惊吓和恐慌(也许有胆大的)。我多么期盼早点结束这段让人心惊胆颤的路程,因为我不想我的人生就此结束。我甚至下意识地往座位的中间移了一下,以此来安慰一下自己,告诉我,我坐得很稳,没事的。

有道是眼不见为净,于是我微微的闭上了眼睛,脑子飞速地在盘算,盘算着以后每年回家探亲该怎么去面对这条让我担惊受怕的盘山路。

不知经过了多少时间,终于走完了这条令人揪心的路。上午10点左右,我们终于到了建边农场。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默默地环视了一下这陌生的农场,几幢砖房孤零零地落在那里,那就是场部。一天一夜的颠簸,又冷又饿的我已没有心思再去多看一眼,只是盼望着能早点吃上饭。

填饱了肚子后感觉舒服多了,这时忽然有种恶梦刚醒的感觉,接下来我该去哪里?我们这些人如同一群迷途的羔羊,等待着任人宰割与切分。

最后我被分配到了三分场。我们水利队的人员就在此时被分得七零八落的。听说到三分场还有十几公里路,有人分得更远,看到那些默默无言收拾行李的战友们,我真是欲哭无泪,感到有一种虽同在一个农场,却天各一方的感觉。

去三分场的路也是起伏不平,建边农场位于小兴安岭西麓,属低山丘陵地带。望着车窗外杂乱的野草,道两边看不到房屋,只有那一望无边的原野,这时我发觉它真的好大,建边确实需要人力,需要有更多的人去建设,去改变它。我不需要欲哭无泪的感觉,只是祈盼着明天会有一片晴朗的天,它属于我,也属于我们大家。

 

作者简介:上海市先锋中学1967届初中毕业生,19697月下乡至黑龙江省永丰农场,19756月调转到建边农场,同年被选调到哈尔滨轻工业学校,毕业分配到哈尔滨英乐商业机械有限公司供职。现定居在上海。

 

 

《第二次下乡》:迫进建边(2)迁移 - 一枕清霜 - .《第二次下乡》:迫进建边(2)迁移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