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第二次下乡》:迫进建边(4)无奈  

2014-09-18 15:48:12|  分类: 第二次下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奈
肖鸣

 

19756月,我随永丰农场的一些干部和部分知青被调往建边农场。“革命工作的需要”这一句话是当时十分时髦的政治口号。我只能接受领导的这个决定,被分配到建边农场一分场一连。其实,我心中是十分不情愿的。

当时自己反复考虑的是:建边农场位于黑龙江省嫩江县境内北部,冬天比永丰农场还要冷;建边农场是个等待建设开发中的农场,生活条件十分艰苦,被调往建边农场的干部和知青绝大部分是要住在帐篷里的;物质供应远不如永丰农场;因属于山丘地形,交通十分不便;当时的永丰农场已经有升学、参军、抽调到工作队(培养对象)、上调到场部或工矿企业、转插到其他省市等等这多知青的出路,而我们却这时候调到更艰苦的建边农场去,要离开自己已经工作学习生活了六年、已经完全熟悉的永丰农场、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建边农场,一切都要从头开始……当时我感到非常压抑,自己时时在扪心自问:我们的前程在哪里?

更使人难受的是永丰农场的领导为了解决我的组织问题,曾经发函到父亲工作单位,回函过来后领导的声音变调了,个别领导向我透露,没有人愿意做我的入党介绍人,原因是我家的海外关系太复杂,你家有路的话,该上哪儿上哪儿去吧!在当时一切以政治为资本的年代,我将该怎么办?永丰解决不了我的入党问题到建边还不是一样吗?

我苦苦思索不得其解,那个时代的豪言壮语一时间在我的脑海中显得那样的苍白无力,我还要走多少坎坷的路?我还要流多少痛苦的眼泪?我的前途在哪里?

有些黑暗只能自己穿越,有些痛苦只能自己体验,有些孤独只能自己品尝。但是,我相信:穿过黑暗一定能感受到阳光的温暖,走出痛苦一定能企及成长的过渡,告别孤独一定能收获心情的舒畅!

二三百名永丰知青随着几十辆车经过几十个小时的运行,摇摇晃晃、终于到达了嫩江县境内。经过了一段坑坑洼洼的路面,车队走上了一条路基特高、路面更窄的公路。车子开得特慢,到拐弯处,车子要不停地按喇叭,示意对面驶来的车辆,生怕在会车时互相擦碰,对面驶来车子听到喇叭声,就远远地停在一个便于会车的地方。有些路段非常危险,一面靠山,一面是深不见底的涧,我们从车窗往外看,都感到提心吊胆。

这条公路的一种说法是在伪满时期,小日本鬼子为了抢夺我国丰富的矿产资源而修建的一条从嫩江到多宝山的铁路。我们建边农场的场部当时在137公里处,从137再往上走有一

座铜矿。铜矿每天有几十辆卡车拉运铜粉经过这里。拉运的铜粉是湿乎乎的像泥土一样。金属就是从这些铜粉中提炼出来的。小日本就是奔这个矿产来的。另一种说法是日本关东军为了阻击苏军的攻击,通过这条公路运送建筑材料,建造了许多规模不小的军事要塞。小日本为了达到长期霸占我国领土的目的,在军事要塞中储存了许多粮食、弹药和武器。经过查找资料方才知道,这些用于建造军事要塞的钱也是伪满政府出的。直到苏联红军打进来才结束了11年伪满政府的统治。小日本临走时破坏了铁路,留下的路基成了公路。

不管那一种说法是准确的,这条路基成了我们当时唯一的一条去建边的通道。在这条路基上,我们往返了四年,伴我们度过了在建边的四年时光。

1975年那一年,我很无奈、很痛苦、很孤独,很伤心。但命运就是如此,我们的第二次下乡历程从此开始了。

 

作者简介:见《代课老师》文末。

 

《第二次下乡》:迫进建边(4)无奈 - 一枕清霜 - .《第二次下乡》:迫进建边(4)无奈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