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第二次下乡》:迫进建边(6)天上掉下个“建边”  

2014-09-18 15:56:43|  分类: 第二次下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上掉下个“建边”

于德宁

 

    1975年6月1日,晴天一声霹雳,忽然从天上掉下来一个“建边”。在永丰农场已下乡六七年的天津、上海和哈尔滨三百多名知青,要整编制调往新组建的建边农场。领导在动员会上讲:要按五月底在册人数一个都不能少地调转到建边农场,6月6日起程。一时间,南阳乱了,知青的思想乱了。

“建边”是指黑龙江省建边农场的简称。

    建边在哪?离永丰农场多远?建边的基本情况如何?……一连串的问号接踵而来、在知青的脑海里翻腾着。此时,官方的、民间的关于建边的消息充斥着整个南阳。知青们没有了以往的热情,像霜打过的茄子似的,一下子疲软起来。无奈的知青们开始喝起酒来,嘴里嘟囔着,骂着。陡然间,大家觉得永丰竟是这般的美好、南阳又是那样的可爱!必竟风霜雨雪已六载,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我是天津知青,在南阳,春种秋收四年半,又当了一年半的统计员,也有一番割舍不断的情感在心里。

    这期间,连队有的战友似乎在努力争取什么、在四下活动;有的在忙于打电报与家中联系、欲办转插河北省或天津郊区的;有的在喝酒、骂街,发泄自己心中郁闷的;多数战友在默默地整理行装,张罗钉箱子,准备着无奈的出发……

    作为统计员的我,无暇与战友沟通,或为自己做些什么。我在做工作交接,为接收大员提供他们所需要的资料,我在站最后一班岗。

    时值1975年。当年一同从天津下乡的四位连级干部,三位在1972年已回津上学,一位被派出工作队后留在长水河农场任职;排级干部也都陆续离场上学去了;还有一些战友选调到场部各职能部门。南阳的哈尔滨连队也是如此。因此,当时各自100多人津哈知青的独立连队,由于知青的减员,便合成了一个100多人的津哈知青混编连队,番号一连。

    后来我们才知道,去建边的知青并没有严格的按照之前5月底在册人数一刀切的要求调转。至于调转与接收单位之间是如何协商的,我们不得而知。最后实际公布去建边的南阳12连的天津知青有:周德明、朱雁仲、黄立德、张淑荣、张淑玲、王国华、杨靖平、郭永顺、孙国栋、刘世禄、李志祥、崔钊、张立明、于德宁、刘文起、刘玉钧、仪津城、成纯、郑秀璐、陈守正、宋晓群、宋晓峰、田美珍、马双玲、刘虹锦、齐文宪、齐文静、胡兰、王秀芝、李迎澄、马春城、孙文敏,共32名。其中李迎澄、马春城、孙文敏三位人未到建边,立马办妥了转插河北省的手续。我连实际去建边的人数为29人。这是些苦命的难兄难弟、难姐难妹们。

    我们这29名天津荒友,与南阳的哈市数十名姐妹,以及水利队的津沪哈知青,6月6日一早,在南阳众多的父老乡亲和留守南阳知青战友的挥泪送别中离开了南阳、离开了守卫我们六年的防洪大堤、离开了我们刚刚播种完的水稻和那已长势郁郁葱葱的麦田。汽车,轰鸣着、颠簸着,向北驶去,途经的永丰农场场部大楼和俱乐部渐渐消失在我们的视线里。我们欲哭无泪。

    大家一路无语。中午,我们下车啃吃了为我们配给的干粮,继续前行。这是我一生最凄凉、最痛苦的一次乘车“旅行”。

    我们次日到达建边。不知领导们出于何种考虑,我们到建边后,还未等战友们下车相互间打个招呼,也来不及互相之间说句话,我们:刘文起、崔钊、仪津城、张立明、成纯、宋晓群、宋晓峰、刘玉钧、郑秀璐、陈守正和我共11人就被拖拉机拉着爬犁的交通工具,连人带行李,在晚霞夕下时拉到了建边11连。后来,郑秀璐又到了12连。

    没有欢迎的人群。我们在一顶支好的帐篷前下车了。“赶紧把行李放好,马上到食堂吃饭!”一个人高声吆喝着,后来知道,他是从山河农场来的劳教干部,是我们11连的连长。

    我们开始了第二次下乡,开始了更加劳其筋骨、苦其心志、饿其体肤的再教育历程。

    建边农场是一座地域比永丰农场更加广阔的待开垦待建设的新型农场,机械化程度很高。它的原始植被是红松。红松被小日本砍伐后,又长出一片片的黑桦、白桦次生林。知青们按上级的指示,将这些黑桦、白桦林用大板斧拦腰砍断、将其拉到营地作为烧柴。然后,又用拖拉机将树根拉到地头。紧接着,轰鸣的拖拉机开始翻地、耙地、整地、播种。一个夏天的功夫,成片的树林就被开垦成了生荒地。

    新建的连队没有正式房屋,只有临时搭建的帐篷。床是用细树杆搭接而成,上面铺上杂草。四面透风,且不安全。

就这样,我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年复一年的忙碌,开始了我们第二次下乡的历程。

 

作者简介:天津南开中学1968届初中毕业生,1969年8月下乡至黑龙江省永丰农场南阳,1975年6月调转到建边农场同年选调到东北重型机械学院就学,1978年毕业后分配到一机部西安重型机械研究所,1981年调回一机部天津工程机械研究所供职。

 

 

《第二次下乡》:迫进建边(6)天上掉下个“建边” - 一枕清霜 - .《第二次下乡》:迫进建边(6)天上掉下个“建边”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