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第二次下乡》:迫进建边(7)进场  

2014-09-18 16:00:38|  分类: 第二次下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进场

周德明

(一)

我与小孟从北安乘火车奔赴建边,自然也就免除了众多荒友66日大部队乘卡车顶风冒雨、挨冻挨饿三十多个小时的艰难奔波。到嫩江下火车已是傍晚了,好在农场驻嫩办事处离车站不远,在一条被车辆碾压得七零八碎、残破不堪的马路上,就着星星点点几盏闪着昏烛黄光的路灯,很容易找到了办事处。

办事处前脸儿是一排长长的红砖房,从房内后门通道出去,一个很大的院子里停着几辆卡车,几辆油槽车。北面墙下是大食堂及存放杂物的几间仓房。

红砖房里留宿的人很多,各个房间里都住满了人,少说也有五、六十位。大部分是探亲的各地知青。有的在等火车回家,有的是下火车后等着搭便车进场。再有的是一些农工和出来进去的农场干部们。打听了一下,多数是要回场的,没有公交车,唯一的交通工具只有回场的大卡车。听说有些人已经等了好几天了。

我取出组织科的介绍信,找到办事处一位姓王的主任(后来得知叫王志忠)寻求帮助。王主任很忙碌,他不停地招呼服务员安置着诸多过客的食宿。拿过我的介绍信,只看了看封皮,非常客气,说:永丰来的青年干部呀。用眼扫了一下身边的小孟,很抱歉地说:家属一起来的?今天可真难给你们安排单间了。我当时就像一个骗子,连忙应道,不用单间,不用单间,有地方挤一挤就行,给您添麻烦。于是,小孟被安排到一个女人住的大房间,屋里南北两排大通铺,上面铺着大炕席,住满了很多人;又把我领到一个标间,里面有办公桌、椅子,靠墙摆着四张单人床,铺着还算干净的被褥。

只听王主任打招呼说:苏局长,这位是从永丰调来的青年干部小周,没地方了,跟您挤一挤。抬头看这位苏局长,也就四十来岁,中等身材,瘦瘦的,一看就是很干练的那种人。我说:苏局,打搅您了。这位苏局很友善地伸出手来,自我介绍说:我是咱场公安分局的,苏会义。欢迎你加盟建边农场。我连忙答道:苏局长,幸会幸会,给您添麻烦。苏局说,那里,咱以后就是同事了,千万别客气,有事尽管找我。先洗洗吧,一会儿咱一块吃饭。当时我真有些受宠若惊。

一个多月后,我被分配到宣传科工作,与公安分局只隔着组织科。在四年多的建边生涯中,我与苏局两次一起出任工作队,一次是到筑路队,很短的时间整顿了劳动秩序,破获了一个流氓案;第二次是参加省局驻嫩江基本路线教育工作队,因为一个较大的经济案件,在那里共同相伴半年多时间。我于1979年病退返城后,听说苏局已经升任九三农场局公安处处长。这是后话。

当天晚上,苏局长真的招呼我们一起吃饭。受之有愧,却之不恭,我和小孟只好去蹭饭。同桌的还有两位车队司机,其中一个高个,大脸盘,白净脸。苏局叫他小高。闲聊中得知名高长水,鸡西知青,也是1968届的,与我同岁。苏局自带了两瓶白酒,要了几个大碗,一气就把两瓶酒分了。我刚客气一下:苏局,我就不喝了,吃饱肚子就行了。苏局白了我一眼,爽爽地说道:真不喝?到建边不喝酒,干脆,小周儿,我看你们也别进场了,打道回永丰算了!话说到此,不喝也不行了。

在酒桌上,苏局长直接拍了高长水的外卖:长水,明天别捎客,把小周两口子带回去。小高说:从啥时起,车队归你局子管了?苏局说:这是抬举你,看不出来?一来二去,看得出两人交情很深。第二天吃过早饭,高长水发动解放牌油槽,带着我俩上路了。有一点说明一下,油槽车除司机外,按规定,副驾驶坐席只能乘坐一个人,不过那时交通法规不是执行得特别严格。

天冷之后,大约是当年11月份,新场部在距“13752里之处建成后,机关与车队都迁过去了,我与长水得以经常见面,关系处得非常好。20年后,我在百货大楼的办公室里,竟然收到高长水来自鸡西的电话。这小子开口就问:你犊子猜猜我是谁?稍一迟疑打愣,我脱口而出:你犊子是高长水!原来长水此次是带队到北戴河旅游,然后计划来天津一游,见见老朋友。列出要见的人员名单有场部的刘士霞、刘索夫两口子;煤矿的王金祥、11连刘文起、办事处陈守正等。几天后,这些人如约在楚云天饭庄相聚。建边司机高长水此时已是鸡西市建设银行的副行长了。这也是后话。

油槽在逶迤的丛山之中穿行,一条窄窄的高出地面许多的山路曲曲弯弯,一直通向林海深处。路的两侧,或为石崖,或为峭壁,或为山涧。虽然景致非常壮观,却也令人心惊肉战,汽车好像随时都有可能跌下山涧。高长水的驾车技术太棒了,拐弯道,错来车,都是信手拈来,轻快而又自信。137公里,用了三四个小时,“137 ”到了。小高踩住车,问把我们撂那?我问明了冷长发住址,知道不远,便在场部招待所前下了车。

有了在永丰陈柏奎部长那的经验,我们未敢贸然到场部报到,而是准备先到冷厂长那探探道。

中午,在招待所吃了点饭,稍事休息,这时又有一点小小的插曲。招待所所长,上海知青大邱在我们排队登记住宿时,大声咋呼道:哪位是永丰来的青年干部?我不敢应承,又不能不回答,脖子一梗,对大邱说,我是从永丰来的周德明。大邱说:你们的住处安排好了。我一看,就是在当做招待所的大帐篷里,间隔出的一个小单间,顶多也就三平米。谢过大邱,又小声告诉她,我们还未结婚,不便住在一起。又风又扯的大邱哈哈大笑:住一块不就算结婚了吗?

简单吃了一点午饭,我们二人告辞大邱,起身到家属区去找冷厂长。

(二)

作为建边农场的场部,“137”实在太破旧了。

家属区沿公路南北两侧,依坡而建,百十户人家差不多都住在土坯的、杆加泥的房子里。歪歪的墙体,草把顶子,一间间支离破碎,风雨飘摇。说是房子,还真不如叫做土窝窝更恰如其分。

在靠近加工厂的路南的下坡处,很容易找到冷长发的家。老冷也住在这样风雨飘摇的土窝窝里。老两口正在吃午饭,主食是大馒头,再有一小盆炖菜与一碟子咸菜。我说明了来意,呈上陈柏奎部长的信件。冷厂长老伴忙招呼我们上炕吃饭,回说:已经在招待所吃过了,您二老快请吃吧。冷婶嗔笑道:大柏奎介绍你们来,还不到家里吃?不对呀!我们连连道歉,大概述说了晚来建边的缘由,又拿出两封调转信给冷厂长过目。

老冷一一看过,慢条斯理地吃完最后几口饭,开口道:周啊,看来不是我留不留你的事了,留也留不住。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过几天,场部举办农场的第一期干部培训班,正在筹备,安排学员,你八成要等着入班,然后由场部统一分配。这样,下午我给组织科陈科长打电话要你。你得明白,我越要,老陈就越不会给。看看最后怎样安排再说。你们自己,还必须把服从组织分配放在第一位。小孟这瘦瘦巴巴的,场部要不好安排,或分配的连队太远太偏僻,就上加工厂。老爷子又瞅了瞅小孟接着说:就这小体格也干不了多重、多累的活。不管怎样,先安顿下来。

厂长一席话,真是令我大开眼界,大长见识。想想陈部长诺大的能量,隔着一千多里地就能运筹帷幄;冷厂长更不一般,即讲原则,又有思路,一眼就把后头的事看穿。我报到以后,事情的发展真就如同他预料的一样。

临告别前,冷婶再三嘱咐晚上到家里来:我给你们这远道客擀面条吃。见实在推脱不掉,只好应承下来。下午到组织科和劳资科报到后,逗留了一些时间,到傍晚,想到场部商店买两瓶酒,没有货。只好买了店里仅有的两种罐头,一瓶红烧狗肉,一瓶琥珀核桃仁,这也是“137”商店里最奢侈的东西了,算是上门的礼物。

从冷婶家出来,看时候差不多了,我和小孟直奔场部机关。在机关门口忽然见到一个不

太熟的熟人,四方脸,大眼睛,重眉毛,典型的东北大汉——于亚夫。说是熟人,因为我在武装部工作期间,亚夫是一连连长,曾见过几面,当然也就点点头,打打招呼;说不熟,大概是虽然我认得亚夫,叫得上名字,可他未必能叫出我的名字。

在建边见到第一个永丰人自然非常亲切。我赶紧上前打招呼。亚夫说,你不是那个小、小周吧?我说是小周,这是我女朋友三连的小孟。提到三连,关系一下子拉近了许多。亚夫的爱人黄淑华也是三连的,还在南阳做过赤脚医生。亚夫问我分在几连了,又问来时怎么没看见你们?我把到省军区出差写稿子,来晚了的事说了一遍,又拿出调转信给亚夫。看得出亚夫非常高兴,马上说:我带你们去找陈科长,回头俩人一块跟我上一分场。询问之下,方得知亚夫现在是这一分场的主任。我也非常激动,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在这举目无亲、几乎走投无路的荒僻之所,这么容易见到故人,真如久旱逢甘霖,解渴啊,救命啊!

于亚夫把我们领进组织科,并介绍给陈科长。陈科长五十多岁,温厚又沉静,腿有些毛病,走路一跛一跛的。我问候了一句,上交了永丰组织科的调转信。陈科长看罢,抬起头,瞅着小孟问:这位呢?我又把小孟的信递上去,老陈看了看封皮,说,这得找劳资科。亚夫说,行,我们一会就上劳资。陈科,这二位我们一分场都收了,我也替组织部门分忧,省得您老麻烦了。陈科长不等亚夫话音落地,马上接上说:打住!刚才加工厂冷长发还来电话要人呢。眼下我得按要求筹备干训班,有什么事,干训班结束再说。听陈科长此话,我知道冷厂长已经来过电话,而且事情正按老冷预想的方向发展。

陈科长说:小周的信就放这吧,你们先去劳资科安排孟姑娘,明儿休息一天,后天上我这报到。

随后,我们又随着亚夫到劳资科,小孟递过调转信,有个干事就去查底档,查到后告我们小孟已经划到六连或是九连(现在实在回忆不起来了)。亚夫说:什么划拨?划掉划掉,搁一分场一连,我一会就带人走。劳资科的同志并未再与亚夫计较什么,很轻易地将小孟的名字从原表格上划掉,补登在一连的名册上。

把小孟安排在亚夫的手下,而一连就在场部137 附近,我才开始放下心来。伤心之旅,忐忑之旅,舍得一身剐,上刀山、下火海的心境平息了许多。征求小孟的意见,她也愿意安身一分场一连。待小孟的行李到达赴一连报到后,更证实了到一连的决策正确,因为在那里又得遇永丰的上海知青肖鸣,她在一连担任副连长。作为领导,肖鸣给予了很多的关照。

137第一天,走得还算顺利。

我们谢过亚夫,到商店买了罐头,赶回冷厂长家报告消息,吃面条。场长老两口都很高兴,也放了心。晚上,与二老一起喝了一瓶老白干。

 

作者简介:见《黑锅》文末。

 

《第二次下乡》:迫进建边(7)进场 - 一枕清霜 - .《第二次下乡》:迫进建边(7)进场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