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第二次下乡》:艰苦磨砺(6)饥饿与“白吃”  

2014-09-18 17:24:20|  分类: 第二次下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饥饿与“白吃”

李长明

 

在永丰过了五、六年饥肠碌碌的日子,1975年,我转插到河北省农村后,日日陪伴我的仍然是饥饿二字。别说白面馒头、大米干饭等顺口的,就是玉米面饼子、尜尜汤等我似乎也从未吃饱过。当时我挣的那点工分,根本就挣不出我的嚼口来。于是我就抢着干管饭、管饱的活儿:村里哪家脱坯、垫房基、盖房子一准有我,因为谁都知道我干活不惜力气;队里派人出河工、修公路我都抢着去。这些活儿都是公派的、管吃管饱。

在连队时,大家都叫我“牛犊子”,开车到粮库送公粮,十几米高的“三阶跳”把二百斤的麻袋扛上去,对我来讲就是小菜一碟;到石龙拉石头,我与农工用尖杠比着抬;二百斤的麻袋自己双腿下蹲,拎起麻袋两角往上一搭,再顺势一抱一耸,自己就能扛到肩膀头上。在河北农村出河工离不开独轮车,河工们互相炝火、叫劲,小车装得跟小山似的高,我照样轻轻松松地推着上堤下坝,毫不含糊。

修公路出河工活虽累,但吃得饱,也吃得好。有一次伙房改善伙食,弄了一顿羊肉蒸饺。一两多一个,我中午一顿饭吃了大“七仞锅”整整一屉,四十多个,到吃晚饭时又造了二十多个。那一天实实在在的过了一把嘴瘾,吃饱了。

在南阳和在河北农村的十年里,结算下来,所挣的工资和工分,都填到肚子里,所剩的只是浑身上下使不完的力气,始终保持着无产阶级的“无产”的本色。

记得下乡临走前,我到土产点买草绳时顺便称过一下体重,整整125斤;十年后我回到城里,到粮店买粮时又称了一次,不多不少仍然是125斤!哎,这十年吃了那么多的东西都跑哪去了?简直是一个“白吃”。

 

作者简介:见《“无照”的婚姻》文末。

 

《第二次下乡》:艰苦磨砺(6)饥饿与“白吃” - 一枕清霜 - .《第二次下乡》:艰苦磨砺(6)饥饿与“白吃”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