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第二次下乡》:艰苦磨砺(12)建边十一连印象  

2014-09-18 17:56:45|  分类: 第二次下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建边十一连印象

崔钊

(一)

    光阴荏苒,转瞬间,距知青年代已过去了三十多年了,而在建边农场几年的下乡生活及其艰苦的生活条件,却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1975年6月6日,清晨七点多钟,我们乘上了运送我们的客车,告别了已劳动生活了六年的永丰农场南阳,向着新扩建的建边农场驶去。

    汽车行驶了不长的时间,老天爷就开始下起了雨来。汽车在泥泞的道路上缓慢地行驶着,走走停停。司机几次让我们下车冒雨推车。相距几百公里的路程,本应是12小时就能到达的,我们却在泥泞的路上,颠簸了一天一夜多的时间,才抵达到建边农场场部。然后,我们被分到11连的十几个人,转乘连队来接我们的胶轮拖拉机继续颠簸行驶了五、六十里路。当车停下时,一路上被颠簸的七零八落、十分狼狈的我们以为总算到了连队驻地了,都松了一口气。没想到,开车的司机告诉我们:前面的路,他的胶轮拖拉机拉上拖车就过不去了,让我们改坐拉着大爬犁的履带式拖拉机。

    这样我们又继续承受着一通的颠簸,才被拉到11连。那天,我们从场部到11连,前前后后,大约颠簸了六七十里地,浑身就像散了架一样,疲惫不堪;个个蓬头垢面。这一路的艰难行程,预示着我们今后的生活,将面临着一个又一个艰苦的考验。

    建边农场位于北纬50度东经125度,地处黑龙江省西北部,与大兴安岭南端相连,以丘陵地带为主、伴有一些山峦、湿地草甸;有大面积的森林植被,以桦树、杨树和杂树次生林为主;满山遍野的榛灌木、各种野生植物;由于当时建边农场刚刚建设,所以开垦的土地还不是很多。大部分场区仍保持着原有的自然面貌。

    这里处于边防、林区。当时在霍龙门设有一检查站。进入这一地区的人员须持公安部开具的通行证。由于对进入人员的控制,这里人烟稀少,一些野兽经常出没。每天夜晚狼嚎声不断。陌生人很少,偶尔能见到一两个打猎的少数民族猎人骑马经过。

    这里属于高寒地带,被国家划归为十一类地区。每月有30%多的地区补贴。这也是知青们唯一值得炫耀的事情。

    我们到了11连后,马上就投入到创业的劳作中。当时,所有的工作都要从头做起。我们知青们一起亲历了修路、立电线杆、架电线、建晒粮场、盖储粮仓等劳动。

    后来,又建房、挖井、开荒等等。由于当时交通不便,物资匮乏,建设思路都是就地取材。再加上大家都没干过这类活计、没经验,致使许多设施建成没使用多久就都坏了。譬如:挖的水井,到雨季时、几场雨后就坍塌了。辛辛苦苦挖的一口井瞬间就变成了一个大土坑;盖好的房子,一年不到,墙就坍塌了;储粮仓被大风一刮就歪了,等等。尽管如此,我们确是为此付出了异常艰辛的劳作和汗水,得到了苦其心志的磨练。

(二)

    这里,生活更是异常的艰苦。尤其是冬季,住帐篷、吃冻菜汤,过着没有水的生活。缺水,给我的印象最深,也最能体现我们当时的艰苦状态。

    记得我们刚到的时候,连里有一眼土井。这眼井供全连用水。打上来的水除有一些杂质外,还有一股腐臭味。大部分人刚一喝了这水都要拉肚子。就是这样一眼井,到了夏天下过几场雨后,井壁的护板开始往下掉落。几天后轰的一声,整口井都坍塌了,变成了一个大坑。

    井没了,水源没了,只好派人用牛车拉个油桶,到附近的坑洼存水处去取水,拉回来供大家使用。

    天冷了,水开始结冰,坑洼的积水也没了。只能派人赶着马车到距我们驻地几里以外的一条河去刨冰,把冰装到麻袋里,用马车一趟一趟地拉回来,供大家饮用。

    拉冰的这条小河叫“固固河”。这条河在普通地图上是找不到的。所谓的小河,其实就是一条弯弯曲曲、断断续续、最宽处不过两三米、最深处不过一尺的一条小水沟。一个冬季就这样每天不间断的刨冰、拉冰,把个固固河的冰刨出十几里路远。

    每天拉回来的冰先给食堂一部分,然后,给有家属的职工一家一袋冰,剩下的给知青,每人给倒一洗脸盆。那时都是用搪瓷盆,搪瓷盆被冰砸的,瓷掉得斑斑驳驳。整个连队没有一个不掉瓷的洗脸盆。每到晚上,大家就坐在帐篷里,从盆里挑一块较干净的冰就吃了起来。剩下的冰,连同盆一起,放到火炉旁,待融化后洗漱用。要想洗洗衣服、洗个澡那简直是奢望。

    送到食堂的冰,先是一袋袋地倒进大锅里,冰化后,先用大笊篱把水里的杂物捞一捞。里面有树枝、树叶、草根、草叶、石块等等。偶尔水上还会漂浮几个马粪蛋。记得那年春节煮饺子,打开锅盖后,水上就浮着几个马粪蛋,捞出后,把水烧开了就煮上饺子啦。我们那时就用这样的水做饭做汤。大家每天就是吃用这样的水。假如现在的人们看到这样的水,不要说做饭、饮用,肯定会将这晦气的水先倒掉,再刷上几遍锅吧。那时则不可能浪费掉那锅如油一般珍贵的水。

    就这样,我们熬过了第一个冬天,第二年又重新打了一口井。然而,新打的井汇集的都是地表水。到了冬天,随着冻层的加厚,井里的水也日益减少。随着气温的下降,这眼井再也打不出来水了。我们又开始了拉冰、吃冰的日子。

    后来,一到冬季连里就让知青回家探亲去。直到我们离开建边农场返城,11连的水还是这样。

 

作者简介:天津南开中学1968届初中毕业生,1969年8月下乡至黑龙江省永丰农场南阳,1975年6月调转至建边农场11连,1979年初返城天津供职于水上公园。

 

《第二次下乡》:建边十一连印象 - 一枕清霜 - .《第二次下乡》:建边十一连印象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