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第二次下乡》:艰苦磨砺(13)黑锅  

2014-09-18 18:01:46|  分类: 第二次下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黑 锅

周德明

 

网络上有这麽一个笑话:部队里哪个兵种最痛苦?答案是炮兵部队的炊事员,每天戴着绿帽子,背着黑锅,看别人打炮。

这自然是调侃,逗人们哈哈一笑。可在建边有人背了一顶莫名其妙又特大特沉的黑锅,几十年受到压制与不公,自己却浑然不觉。事情由内部掌握,没公开,无人也无组织与之谈话;即便后来给予更正,自己仍毫无知晓。

黑锅,你就背着吧!

本来,背黑锅的是场部宣传科的天津知青张万有,可首先株连到的却是他的亲兄弟建边科研站的张万来。

1975年夏秋之交,从知青中招录大学生,经过群众层层推荐、评议,各级领导的研究、审议,张万来极其幸运地将要成为天津南开大学某某系的当届大学生。这可真是祖坟冒青烟的好事呀!很快,所有的程序都走完了,包括最后的政审、体检。只等着录取通知书一到,就要荣归故里,成为天之骄子了。

性急的荒友、同事天天要万来请客。请客算什么?除了食堂的大锅菜,无非就是小卖部里卖的红烧狗肉罐头,一块钱一瓶的小烧酒,那就吃吧,喝吧。这酒从七月喝到八月,从八月喝到学校已经开学的九月,入学通知书始终未见。再后来,满山的苍翠葱茏变成了皑皑白雪,一年过去了,四年过去了,好一个石牛如海无消息。直到1979年政策松动,万来及兄长万有才得以办理病退还津。随后以待业青年的身份卷入社会的求工大潮之中。

一个黑锅,一背就让人背半辈子,一个黑锅,足以改变了人的一生!

到老了,五十多了,建边来了老朋友,在天津相聚。酒酣话浓之际,一段鲜为人知又耸人听闻的往事浮出水面。

1975年夏时,在场部宣传科供职的张万友与机关的某某同志奉命到南京等地出差公干。完成工作任务后,经领导批准,在天津家中小住五六日,然后便启程北上回场复命。时隔不久,天津市公安部门一份《协查通报》经嫩江公安局发至建边农场。内容是张万有二人在津居住期间,他们家的住所楼内出现一张“反标”,这在当时可是天大的事情。筛查嫌疑人,万有、万来的父亲当时还戴着反动资本家、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的帽子,赶上这样的事情自然首当其冲。

因为是协查,且无任何证据,此案被要求不公开,内部掌握。也许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万有、万来兄弟俩在农场的表现无可挑剔,主办人留有情面而未予公开。

文化大革命祸国殃民,其时冤假错案屡见不鲜,层出不穷。万有作为嫌疑人,自然要株连九族,由此,万来的上学资格被直接取消。

尽管是无中生有,当事人万有也不会脱离干系,逃出恢恢法网。笔者当年八月中分配到宣传科,万有正在科里。1966届高中毕业生,算得上是老学究,可谓才高八斗,学富五车。我正庆幸得遇良师益友。忽然万有被派去参加四分场麦收工作队。这本来是个短活儿,十天、半个月就完事的,未想不见归踪。后来才知道,麦收后被发配去了建边煤矿,一干就是三四年,直到病退。

虽然,以后天津市公安机关来函,告知已经破案、结案,但一切已晚,于事无补了,也因此仍未予公开。那时的政治就是如此草菅人命,草菅人的命运!

现在的孩子们,你们知道文化大革命吗?你们知道上山下乡吗?读了此文,也许能够略知一二……

 

作者简介:天津南开中学1968届初中毕业生,19698月下乡至黑龙江省永丰农场南阳,19756月调转到嫩江县建边农场,1979年返城后在天津百货大楼供职。

 

《第二次下乡》:艰苦磨砺(13)黑锅 - 一枕清霜 - .《第二次下乡》:艰苦磨砺(13)黑锅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