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第二次下乡》:寒苦情愫(2)我当妇女队长  

2014-09-19 19:31:02|  分类: 第二次下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当妇女队长  

吴娣英

 

    我是永丰农场十三连的上海知青,是1969年7月16日离开上海来到农场的。后来我所在的女排在永丰窑地干活,到1975年6月6日,我们又和农场水利队、南阳十二连等知青一起调往嫩江县建边农场。

    我被分在建边六连,与我同分在一起的还有我们窑地的俞妙香、贺明娟、张金妹、陈士英、邱明芬等人。因为有较多的熟人在一起,大家相处得又很好,所以虽然换了环境,我的情绪也没啥大的起落。来到建边,我依旧爱说爱笑,也依旧热心助人。

    在永丰窑地时,大家就戏称我阿庆嫂,我觉得我不配。阿庆嫂可是样板戏中家喻户晓的中共地下交通员,她机智勇敢又热情善良,为中国革命作出了很大贡献。而我只是一名平平凡凡的知青,但被大家叫多了,我也推脱不掉了,这个外号也给带到了建边。

    到了建边六连不久,连长王金祥就点名要我当五七队队长。五七队清一色的妇女,都是当地职工家属,五七队长就是妇女队长。我在永丰呆了六年,也没弄个一官半职,到建边没多少时间,就有人抬举我当半边天的队长,我猜想可能是阿庆嫂这个称呼扩大了我的影响。但在暗自高兴之余,我还是有顾虑的,因为我毕竟是个知青,要和几十个拖儿带女的妇女大姐打交道,当她们的队长,我还真没什么把握。我在连长面前的态度有点模棱两可,可王连长一口咬定我能胜任这项工作。连长的态度激发了我的自信心。我心中便想,我一定要干出个样子来,不辜负连长的信任。

    还在我当妇女队长前,就听说过发生在六连的一则凄惨的故事:一名孕妇头天还和大家一起下田干活,有说有笑的,知道自己快生了,还说生个儿子认谁做干妈,生个女儿与谁攀亲家,你们就等着吧。可第二天,这名孕妇没来干活,一打听,说是因晚间突然难产,来不及抢救便去世了。可见,在建边农场,因交通不便、医疗条件跟不上,妇女在生育时面临着很大的风险,如果多关心关心她们,帮助她们做好产前检查,采取一些预防措施,就可以降低一些风险。我为这名不幸的孕妇而悲伤,同时也感到当一名妇女队长责任的重大。我要为六连的妇女们服务好,不仅要带领她们干好活,还要关心好她们的生活,让她们感受到集体的温暖。

    我试着和五七队的妇女们打成一片,和她们一起干活、说笑、拉家常。我还得把一个上海知青的生活习惯撇开,去适应她们的那种生活方式。例如,在田间休息时,和大家凑在一起聊天,她们都会顺手摘下一把韮菜或一颗辣椒或一棵白菜,在袖口衣襟上蹭两下就放在口中嚼起来,最初我惊讶她们这生吃蔬菜的能耐,我可是从小到大没生吃过这些东西。和她们混熟了后,她们都会热情地往我手里塞上一把韭菜或辣椒白菜啥的,反正她们吃啥就往我手里塞啥。才生吃这些东西时,我咽都咽不下,慢慢的有些习惯了,我和五七队的妇女们这样嚼着聊着的时候,我的那些知青姐妹们看到了都惊讶得瞪大了眼睛。

    收工后或休息日,我上她们家串门,和她们多接触、多联系,多了解一些情况。可才做这事滋味也不好受,这帮妇女的家境都不太好,居室狭小,灶上两口锅,一个煮饭,一个糊猪食。冬天门窗紧闭,一进门一股难闻的混合味直冲鼻子,我克制着自己,让自己逐渐适应这股味道,慢慢地,能在这样的环境里和她们谈笑自如了。

    和她们混熟了后,她们看到我,也就有啥说啥了。我从中了解了她们各家的大致情况,对存在夫妻、婆媳不和、有家暴行为的家庭,多次做思想工作,上门劝解;对想多生孩子的夫妇则向他们宣传计划生育政策;对怀孕的妇女,我动员并陪同她们去场部卫生院检查。队里的妇女生病时,我还上门慰问,带上一些营养食品等等。有一名妇女,因娘家困难,两个妹妹来农场投靠她家,居住不便生出一些是非,我得知后进行调解,并在向连队领导汇报取得同意后,将她的一个妹妹安排到我们知青宿舍生活。在多方努力下,她家的矛盾得以解决,使她能安下心生活和劳动。

    和妇女队的姐妹们在一起时,常感到她们之间闲言碎语较多,有时为点小事争吵不休。我开始留意,原来毛病出在大锅饭式的分配方法上。干得多的人和干得少的人拿的工分是一样的,干得多的人便不服气,而干得少的人还叽笑她们:你干多了又咋地,还不是和我一样拿钱!我寻思,怪不得人多不出活,你看着时一个个干得挺欢畅的样子,你不看着时一个个在磨洋工呢。于是我在调查摸底的基础上,给妇女队的每个人划出了不同的工分等级,能干多干的人工分高,反之则低,由于划分公平、公正,大家都无话可说。这一来,调动了大家的积极性,不仅出活,而且彼此之间磨擦也少了。

    农忙时节,地里活多,早晨三点就出工了,有的人会睡过头,我清晨两点多就起身,挨家挨户敲门敲窗去喊醒她们,以免她们迟到误工扣钱。

    到了年底,开始歇工了,我主动把大家一年的工分计算好,把每个人该得的钱都一一代领过来送到她们手上。她们没想到工资拿得这么顺当,高兴地对我说:“吴娣英啊,这可是你当了咱队长后的好事哦,要不搁以前,我们不知要催多少回才能看到钱呢。

    我当妇女队长,干的都是一些平平常常的琐事,没啥惊人之举,但我是用心在做好这工作,尽我的能力改变着五七队的面貌,关心着五七队妇女的身心健康和家庭生活,和她们关系处得很好。同时,她们也对我十分热情友好,经常有人给我送来鸡蛋、包子、饺子、烙饼等在当时很受欢迎的吃食,和我同在一个宿舍的知青姐妹由此也沾了不少光。记得是1977年,她们知道我们上海知青喜欢吃西瓜,不知从哪弄来了西瓜种,一番辛勤耕作后,在一个秋天把西瓜摘下装了满满一车,拖到我们宿舍门前,高兴地喊道:吴娣英,你们快出来吃瓜!我们争先恐后地跑出去,拿起瓜砸开要吃,可打开一看瓜瓤白白的,没一点西瓜的甜味。我们不甘心又接连砸了十来只瓜,只只都是白白的瓤,淡而无味。妇女队的人有点沮丧,她们说:本是想给你吴娣英和你的上海知青搞点你们喜欢吃的西瓜,让你们高兴高兴,没想到这儿水土不行,长不好,白忙了一阵。我听了很感动,对她们说:我虽然没吃上建边的西瓜,但你们这份情意比让我吃上西瓜更舒坦。

    光阴荏苒,离开建边已有三十多年了,心里还时时想念妇女队的那帮姐妹们,不知她们现在过得好不好。我还暗自希望建边那儿已引入了适合那儿水土的西瓜品种,让我的那些妇女姐妹和她们的后代能吃上个大汁多味甜的西瓜。

 

作者简介:上海文光中学1968届初中毕业生,1969716日下乡到黑龙江永丰农场13连,197566日到建边农场6连,197812月大返城时回上海,在上海中华宽紧带厂供职。

 

《第二次下乡》:寒苦情愫(2)我当妇女队长 - 一枕清霜 - .《第二次下乡》:寒苦情愫(2)我当妇女队长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