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第二次下乡》:寒苦情愫(4)我的初恋在建边  

2014-09-19 19:37:39|  分类: 第二次下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初恋在建边

王国华

 

    以前,每每提到建边农场,更多的是凄凉、艰苦、闭塞,殊不知大部分的建边战友,在新的环境中,体现出了在永丰农场没有机会展示的自身价值。他们有的收获了成功,有的开始了人生的转折,有的收获了爱情。至于我最大的收获,是在建边收获了我一生中永远难忘的初恋。那段经历,那段美好的时光,回想起来心里总是甜甜的。

    过去了四十多年了,但是,每每回忆起来,总是有一种新鲜感、幸福感,反正用语言文字无法表达。感谢建边农场给我的初恋,因为我的初恋在建边。

    她是一名哈尔滨市下乡的小女生,认识她的时候小我八岁。为了防止这篇文章传到哈尔滨引起她老公的误会,姑且隐去她的姓名吧。她是1976年从哈尔滨下乡到建边农场的,和我下乡时的年龄一样,只有17岁,还是个妙龄少女,而当时的我已经是一个25岁的老知青了。

    她们这批哈尔滨小知青当时一共来了三十多人,而且女生较多。为此,连里特为她们组建了一个女生排,当时她是女排的一个班长。那时候,我在连队担任男排排长。也许是缘分吧,在欢迎会上,从几十名稚嫩、单纯、漂亮的哈市姑娘中,我一眼就被她的气质、谈吐、形象吸引住了。当然,那时候并无别的想法,充其量也就是现如今小青年谈对象的一句时尚词---有感觉。

    她们刚来连队的时候,因为客观上的原因,我几乎没有机会接触她,只能是在下地干活,或者晚上开会的时候偷偷地看看她,满足一下眼缘。

不久,我被提拔为副连长、团支部书记。工作上的原因,使我能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女排,接触她。直到这时候,我才有机会细致地打量她、观察她。她,典型的东北姑娘,高高的个子,细嫩白皙的皮肤,不胖不瘦,充满活力和性感的身材,梳着两条短辫,无论啥时候都是干干净净的,平时说话从不张扬,给人一种稳重矜持、大家闺秀的感觉。

不知为什么,当时,我总想找机会和她单独在一起。于是,我开始动用自己团支部书记的“权利”,开始“以权谋私”。

    团支部会上,由我提议把她列为重点发展对象。既然是发展对象,作为团支部书记的我,找入团申请人谈话,那就太正常不过了。

    记得当时团支部一共有三名发展对象。我单独找他们谈话次数最多的就是她。而且,谈话的时间基本上都是在晚上八点钟以后。尽管我俩在年龄上差距很大,可是,我们的谈话并没有代沟。我们谈得很投机、很愉悦。当时,自己有一种从未体会过的感觉---爱。也许就是初恋的萌芽吧。当然,我也察觉到她似乎对我也有好感。

    说来可笑,我俩第一次传递爱的信息是在一次团员大会上。当时,我主持会议,她就坐在我身边和我坐在一条长櫈上。她的左侧紧挨着窗户,右侧是我。记得当时,我的右肘搭在桌子上,左手顺势扶着长櫈正在发言。就在我话意正浓时,忽然感觉一只纤细温柔的小手紧紧握住我搭在桌下的左手。我当时知道是她的手,感觉很突然,但也很镇定,依然装模作样地主持着会议。但是,心早已不在会场上,当时感觉非常幸福、非常享受,享受到一生中第一次有一个漂亮女孩抚摸着你的手,那种感觉是一种触电的感觉、幸福的感觉。

    尽管她已经向我发出了爱的信息,但是考虑到年龄上的差距,形象上的差距,地域上的原因,我总觉得自愧不如。所以,并没有对她的信息给予回复。我以为,这样做会挫伤一个年轻姑娘的自尊心,但令我惊讶的是,她显然非常大度,非常自信,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依然像以前一样,总是以微笑面对着我。反倒是我一见到她就好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不敢正面接触她了。

    不过,那时候,我的感觉,我俩已经从内心深处开始相恋了。这种感觉只有我们心里明白,外人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察觉。

    我俩第一次单独在一起,是在一次田间的劳动中,记得好像是1977年的初夏。

    那天,我带着女排的一个班,跟着拖拉机为麦田喷洒农药。她们这些女孩的任务是为拖拉机拖带的喷药器配装农药水。

    那天,天气非常好。天空湛蓝湛蓝的,没有一丝风,可以说是万里晴空、风和日丽。活不算累,天气又好,这时几个小姑娘情绪非常高。她们为拖拉机装满药水后,可以有将近四十分钟的休息时间。女孩子天性活泼、好动的特点这时候就体现出来了。她们根本就不顾及眼前还有我这个男性老知青,在地头尽情地说着笑着、打逗着。我只能一个人在地头抽着烟,看着她们“胡闹”。当然,我更多地是在关注着,夹在这些女孩中的她。

    拖拉机又回到地头了。姑娘们停止了玩耍,七手八脚地为喷药器加水、配药。不一会儿药就装满了。正在这时候,开车的尹师傅找到我说:“王连长,我得方便一下,麻烦你替我跑一圈吧。”

    因为当时我在连队分管机务队的工作,平时和机务队在一起的时候,学会了开拖拉机,而且,公认技术还不错。见尹师傅有求于我,我当然是责无旁贷了。我说:“你去吧,我替你跑一圈。”说罢,我一个健步跨上拖拉机驾驶室,正要起动,驾驶室下边有人拽了一下我的裤腿。我往外一看,是她。她用只有我能听见的声音说:“我能上去和你跑一圈吗?”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正在低头玩耍的姑娘们,还好,没人注意我们。

    我朝她点点头。她心照不宣地绕到驾驶室的另一侧。我一伸手把她拉进了驾驶室。然后,迅速地起动了机车,以五档的速度很快地驶离了地头,不一会儿,拖拉机开进了麦田深处。我把速度降了下来,机车的轰鸣声也小了许多,既有节奏又非常均匀。狭小的驾驶室里只有我和她。

    四周是望不到边的麦田。远处,蓝天连着大地,身边的她好像是一位美丽的天使降临到我的身边。一生中第一次和一位漂亮的女孩单独在一起,而且又挨得这么近。我俩就好像坐在茫茫麦海中的一叶小舟上,随风飘荡。四周是那么的静,只听见拖拉机的轰鸣声和我紧张的呼吸声。

    很长一段时间,我俩谁也没说话。我真想近距离地好好看看她。但又没有勇气。那时候,她离我是那么的近,从她身上散发出的那股少女独有的幽香,不时飘入我的鼻口中,流入我的心田里。我真的有些陶醉了。

    我用眼睛的余光看到她在驾驶里非常开心地欣赏着周围的景色,但就是不说话。好像我只是一个司机,她是游客。说实在的,当时我真想打破僵局,但又没有勇气。

    我有意识地把机车降到一档的最低速度,但不知为什么,这时候的一档比平时的五档还要快,不知不觉,拖拉机离地头只有不到两千米,隐约都可以看到那些在地头等待的姑娘们的身影。

    焦急中,她终于说话了:“王连长,你能用一只手扶操纵杆开车吗?”我有点不解其意地点点头。然后,顺从她把扶操纵杆的左手放了下来。她猛地用双手把我的左臂紧紧揽入她的怀中,把头紧靠在我的左肩上,秀发贴着我的面颊。当时,我真的有点傻了,拖拉机差点失控。

    当时的感觉,一股热血直往上涌。我侧过头看她,只见她闭着眼睛,笑的是那么的甜、那么深情,耳根处泛起的红晕,彰显出一名少女初恋时依偎在情人怀里的那种羞涩,是那么清纯,那么天真,那么可爱,真是难画难描,让我终生难忘。

    如果说我在建边农场最大的收获是人生初恋,那么,同样建边农场留给我的最大遗憾是没有收获爱情。因为种种原因,我们最终没有走到一起,但我不抱怨,我已经很知足了。

    如果没有建边农场的五年,我的爱情之旅,有可能只能寻导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旧命;也许建边的五年,我和我的战友们失去了很多,但我们得到最宝贵的东西,恰恰是在建边。在这里,我还真要感谢当初那些把我们发配到建边的始作俑者。

    现在,大部分的建边战友都已退出岗位,华丽转身,开始了人生的新篇章。但愿大家能够和我一样,忘掉过去所有的不愉快,多回忆些美好的东西。人到老年要学会放弃,要看破红尘,不图大富大贵,只图平平安安。要领悟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哲理,尽情地享受晚年的生活。只要我们有七尺栖身之地,有儿孙绕膝就OK了。但愿我的建边战友活得现实、活得精彩。

 

作者简介:见《打山火》文末。

 

《第二次下乡》:寒苦情愫(4)我的初恋在建边 - 一枕清霜 - .《第二次下乡》:寒苦情愫(4)我的初恋在建边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