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第二次下乡》:寒苦情愫(7)大火无情人有情  

2014-09-19 19:48:13|  分类: 第二次下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火无情人有情

唐家萍

 

我是永丰农场十三连1969届知青,197566 日调到建边农场,分配在十连。

19763月的一天,我们像平时一样,去远处的坡地上伐木。下午收工时,大家疲惫劳累地挤坐在马车上往回赶。那时我们又饿又渴,只盼着马车快些到住地后,痛痛快快地喝上一大茶缸水,或端起饭碗狼吞虎咽一通。

我们无精打采坐在马车上,懒洋洋地打量着从身边掠过的荒草残雪,不时地变换一下坐姿,朝远处瞥上几眼。突然,有人指着前方说:“看,那儿好像有火光!”我们顺着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真看到远处有红红的火光在腾跃。“啊……那不是我们宿舍的方向吗?”因为距离远,大家疑虑着还不能确定就是我们的宿舍,多少还抱有一点儿侥悻的心理。

但随着距离的拉近,残酷的事实呈现在我们面前:着火的正是我、沈逢珍、柳湘霞等人住的宿舍。我们的住房,从树枝搭建的房顶到树杆木条钉起来的门窗,还有我们存放衣物的大大小小的木箱,几乎一屋子全是可燃物。这下可全完了,我们的心顿时揪紧了,大家急得都要掉泪了。

到了火场前,我们看到的已是一片焦土和废墟 。我们都傻了眼,急得直跳脚。
听在火场前的其他知青说,在附近干活的沈逢珍,得知宿舍着火后,抱着病弱的身体火速赶来,不顾一切地要向屋里冲,要去里面抢些东西出来,被魏金星等男知青拦腰抱住。她急得语无伦次地喊道:不行不行,别拦我,食堂一百多元公款还在里面呢!魏金星一听这话,问清了存放钱的位置后,让别的男知青继续拦住沈逢珍,他像离弦之箭般冲进屋内,很快便又冲了出来,用双臂紧紧地捂住钱袋子,他出屋子后火苗串得更高了。他气喘嘘嘘地把钱袋交给沈逢珍,说道:“你要进去肯定就出不来了,我都差点被熏倒……”

在已成一片焦炭状的屋子前,我想,如果我早些到达,也会像沈逢珍那样试图冲进去抢些东西出来,那是自己的全部家当啊。我不久前才从上海探亲回来,从家里带了不少食品,如香肠、年糕片、卷子面、咸肉、花生米等,还带了几件新添置的衣服,一次也没舍得穿过,箱子的一只信封里有我从牙缝里省出来的几十元钱……现在一切都化为乌有。

想到家中亲人节衣缩食为我购置的吃穿用品,想到我一路艰辛,带着几只沉重的旅行包,辗转几千公里,好容易到了建边,没过上几天,东西就成了灰烬,我不禁悲从中来。我想号啕大哭,我想骂上几声,我甚至想在地上打滚,可我什么也没做,我只是在发呆。此刻,我已木然了。

火场的烟火散尽了后,我们进屋去看看,里面一片焦黑。我们齐齐整整堆放在一起的木箱,仍是齐齐整整地堆在那里,只是全成了焦炭了,它们仿佛列队向主人作着最后的告别。我放在饭盒里的花生,还在滋滋地冒油,发出哔哔剥剥的响声,我们看了又觉得很好笑。从黑呼呼的屋子走出来,我们意识到,我们已成了一无所有的灾民,成了真正的无产者,我们的身心冷得在颤抖。

食堂管理员凌定芳是我们永丰十三连的战友,他煮了一大锅面条,招呼我们吃了晚饭。连队领导安排我们暂时先住到老乡家,热情的老乡把屋子整得暖暖的,还不停地安慰我们。男知青在刘玉民排长的带动下,纷纷拿来被子支援我们,那阵子男知青大多抽烟,他们的被子都有一股烟味,这一夜我就在有烟味的被窝里时醒时睡着,心里还是很感激他们的。

第二天,男知青突击为我们搭建了帐篷,农场招待所开来卡车,为我们送来了旧被子救急,被面都是清一色的红花绿叶图案,因为是旧的,红花绿叶已经泛白,帐篷内的床铺上都是这些红红绿绿的被子。

我在永丰农场一个排的好友、此时在建边六连当妇女队长的吴娣英,得知我的情况后,也及时伸出了援助之手,几次抽空看望我、安慰我。

这把火后,宿舍里有几位知青开始回家探亲长期不归,有的设法办病退,有的谈起了对象,收工后看不到她们人,宿舍里很冷清。吴娣英见我很孤独、郁郁寡欢的样子,在1977年她把我从十连调到六连,那里还有我永丰时一个排的贺明娟、张玉珠、俞妙香、张金妹等老朋友。

我们五六个人吃饭在一起,在食堂打饭时,把饭放在一只锅里,菜放在另一只锅里,大家边吃边说说笑笑。开小灶时,也是五六个人在一起,动脑筋翻花样各显神通。我是新过去的,她们总在细微之处关照着我,集体生活的温暖和快乐,战友们的体贴和关心,使我的情绪渐渐好了起来。

后来我回上海探亲,我母亲的单位知道我在建边因宿舍失火,财产受到损失,还让我在出具了建边农场的证明后,补助了我四十元。

此事已过去了三十多年,但我一直深深地记在心里,那条红花绿叶的被面,虽然已很破旧了,但我把它洗净后叠得方方正正的,一直珍蔵在柜子里。

到现在,我都习惯在内衣上缝个口袋,把钱放在这个口袋里。三十多年前,我在着火的屋子前,曾一遍一遍地后悔自己没把这几十元钱放在身上,不然的话,东西没了还有钱在,还好生活。以后好长时间里,做梦都在后悔。

 

作者简介:见《迟到的中秋月饼》文末。

 

《第二次下乡》:寒苦情愫(7)大火无情人有情 - 一枕清霜 - .《第二次下乡》:寒苦情愫(7)大火无情人有情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