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第二次下乡》:寒苦情愫(10)战友情深  

2014-09-20 18:53:47|  分类: 第二次下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战友情深

杨靖平

 

建边农场四面环山,地广人稀,那几年又流行一种传染病叫“出血热”。这是一种烈性传染病,当地又缺医少药,如果治疗不及时就有生命危险。

我在那年不幸染上了这种可怕的疾病。得了这种病的人,应该隔离治疗。但在当时那种艰苦的条件下,没有隔离室,我只能整天在宿舍躺着。连续七八天高烧不退,我躺在炕上痛苦地呻吟着,脑海里经常出现许多莫名其妙的幻觉。我想我可能活不长了。

连队为我治病的齐大夫是一名齐齐哈尔知青,也是我们连队的团支部书记。齐大夫当时在建边农场是医术很不错的“赤脚医生”。他及时地对我进行了积极的治疗。但高烧是这种病的过渡期,单靠打针吃药也不能完全退烧,必须挺过去,只有挺过了高烧期,人才能脱离危险。

我的同学郭永顺就睡在我的旁边,夜里经常起来为我用凉毛巾擦身,以减轻我高烧的痛苦。在我整个患病期间,永顺最辛苦了。他没睡过一次完整的觉,整夜整夜地看护我,转天还要照常出工。炊事班的战友给我做了病号饭。那时候的病号饭就是面条。但疾病的疼痛折磨得我也吃不下去,常常是中午送来的面条,晚上又端回去了。

有一天中午,我昏昏沉沉地醒来,鼻子里立刻闻到了一股香味儿,马上勾起了我的食欲。我一看枕头旁边放着一饭盒热腾腾的大米稀饭,饭盒盖儿上还有用香油拌过的酱咸菜。几天没吃饭的我强忍着病痛爬起身,端起饭盒,呼噜呼噜地把稀饭和酱咸菜吃了个精光。吃完我才想起,当地不产大米,还有那种南方风味儿的酱咸菜,连队食堂是不可能有的呀?

晚上永顺收工回来告诉我说:那是女班的几个上海知青,听说你病得很重,好几天没吃东西了,把自己从家里带来的大米和酱咸菜都拿出来了,熬好稀饭给你送来的。她们让我告诉你,我们都是知青战友,让你安心养病,你一定会战胜病魔的。我听永顺说完,心里热乎乎的,并让永顺代我谢谢她们。

在别的连队同学,还托人给我送来了水果罐头。在齐大夫的精心治疗和同学战友们的关怀照顾下,一个月以后,我幸运地挺了过来。那次患病,死神与我擦肩而过,也使我真正感受到了什么是战友之情。

但是“出血热”是烈性传染病,连队又没有条件把我隔离治疗。在我还在恢复期的时候,同宿舍挨着我睡的五个同学,都陆续被我传染上了,无一幸免。万幸的是,在齐大夫的精心

及时治疗下,大家都挺过来了。

齐大夫虽说是“赤脚医生”,他用他曾经治疗过“出血热”的临床经验和所学医术,大胆果断,不顾自身被传染的危险,忘我地为我们治病。在当时缺少药品的情况下,他四处托人,找关系为我们买药。在我病情严重时,日夜守在我的身边,像一个慈祥的大哥哥,安慰鼓励我与病魔搏斗,使我转危为安。这种在艰苦条件下的战友之情,我终生难忘。后来齐大夫成了我的知心朋友。

回城以后,我与齐大夫失去了联系,现在我时常想念他,永远都不会忘记他。

 

作者简介:见《办病退》文末。

 

《第二次下乡》:寒苦情愫(10)战友情深 - 一枕清霜 - .《第二次下乡》:寒苦情愫(10)战友情深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