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第二次下乡》:寒苦情愫(14)建边农场游感  

2014-09-20 19:10:12|  分类: 第二次下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建边农场游感

孙凯

 

建边农场和永丰农场本来是隶属于不同的农场管理分局(建边隶属于九三农场局,而永丰当时隶属于黑河农场局)。我搞不懂当时这些永丰农场“革委会”的头头们是如何能够用知青将这俩农场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将相当一部分知青调往建边,让他们“吃二遍苦,受二茬罪”。

当时建边农场简直就是“苦难”的代名词。现在很多知青和博友至今都会提及这段难忘的岁月,有的甚至为没有调去而感到庆幸。

在我的记忆里,那是1975年的66号,我所在永丰农场窑地所有在编的知青全部调往建边农场,很多女知青痛哭流涕,极个别的甚至没有去,直接把全部的行李发回自己的原籍农村去插队落户了,这件事情我至今记忆犹新。

    窑地这些知青姐姐去后经常来信介绍那边的情况,环境是相当的艰苦,连队都在十分偏僻的地方,记得说当时连电灯都没有,即使请假回家探亲,交通也相当不方便。

由于我们在一起感情很深厚,所以我十分挂念她们,就在她们走的第二年,我请假去了一次建边农场,在当时也算我的一次旅游。也没想到从此我和建边农场结下不解之缘。

按照她们给我的地址,我在嫩江县找到建边农场办事处,好不容易坐上一辆解放卡车,好像拉的麻袋,我坐在上面,还有人上来询问我去哪里?干啥去?因车要开到离嫩江县137公里处的建边农场场部,那属于边境,我当时十几岁,看上去和小知青年龄差不多,应付几句就过去了。好像开了大半天才到场部,当时天快黑了,我要去的六队距离场部还很远,一时没有车,我只好住下,可是没有介绍信。好在永丰农场来的知青多,我找到木工房一个知青朋友住在那里。

我对当时的印象不是很深,建边场部好像是在一个丘陵上,起伏不平,房子建得七扭八歪,东一个西一个不成规模,几乎都泥土房子,根本没有像样的办公室和住宅区。

我第二天步行几十里地,走到我两个姐姐劳动的六队,整个连队看上去全是知青,大约有100多人,以上海,哈市知青为主,哈市的以小知青居多。

连队好像没有啥家属,知青住的房子,就是临时搭建的简易房,我真不知道冬天会是啥样子,伙食那就更不用说,白面也很黑,大米饭就更别想啦。两个姐姐精神状态还好,fg姐在食堂里面做管理员,y姐在跟脱谷机下田间干活。

由于连队之间距离较远,运输工具缺乏,小卖部连基本生活用品都很稀缺,生活条件和当时永丰比起来也许要相差十年。回来时候,由于fg姐做管理员,认识连队附近一个地方良种场的领导,她正好回上海探亲,我俩一起搭乘他们运粮车回到嫩江,免去不少不便。后来知青大批返城,她们陆续回到上海,建边农场在我的记忆中,已然没有了多深的印象。

1993年,我在查办一起不合格农药案件,查账发现有一大批销售到建边农场,我便在九三工商局的协助下,驱车前往建边农场。

当我对他们说起我来过这里,陪同我的工商局同行都十分的惊讶。我就把我的经历和来建边的原因讲给他们听,不知不觉就来到建边农场场部。在当时看来这也算是条件较差的农场,气候和交通加上物资匮乏是困扰农场发展的主要原因。

我还特地要求去看看原来上海姐姐劳动的连队——第六生产队。就在路的边上,人去屋空,物是人非。当年知青在时的人气,早已荡然无存,现在感觉很荒凉。不过让我欣慰的是,我在建边吃到一种“红娘子”鱼,是这里特有的鱼种,据说当年曾进贡给“老佛爷”吃的,很稀有!真的很好吃!让我回味无穷!也不知道当年这些知青们谁品尝过这样的美味?

2008年,两个上海姐姐都陆续地从岗位上退休下来。几十年来我们从没间断过联系,我每次出差去江南都会顺便去上海看看她们,这次我邀请她们来黑龙江故地重游,我安排的行程中便有建边农场。

我们在游完永丰农场和五大连池后,安排在格球山农场住宿,(格球山农场是北安局和九三局相邻的农场)便于第二天去建边。

由于事前了解建边农场在修水泥公路,现在去只能走农田道,路况相当难走。姐姐们来一趟不容易,我只好专门提前安排越野型四轮驱动的吉普车,备好了一路上吃的喝的,建边工商局同志手机遥控指挥我们的行车路线,经过一上午的颠簸,才到建边场部。

农场对我们的到来十分重视,(九三分局领导还专门打来电话)委派党委副书记和组织部长迎接作陪(党委书记外出)。我们提出去姐姐下乡的第六生产队去看看,场领导欣然允诺,并派电视台记者随同前往。

一路上,农场领导向我们介绍农场发展的情况和未来十年的规划,看见农场新建的别墅区和通往嫩江县的水泥马路,真是感慨万分,看到这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姐俩想起当年创业时,连电灯都没有。她们面对电视机镜头有感而发,侃侃而谈,成为当晚农场电视新闻人物。

晚上主人还专门安排我们去唱卡拉ok,面对着闪烁的霓虹灯,我心中在想,姐姐啊,当年兄弟我在农场系统,要是有今天的人脉,你俩或许早上大学了!苦也!命也!可是历史不能重来啊。

 

作者简介: 19578月生于辽宁省抚顺市,1961年随父母迁入德都县永丰农场,1964年至1972年就读于永丰农场学校,同年初中毕业分配永丰农场窑地劳动,1978年调到北安农场局钻井队工作,1985年考入垦区北安工商分局并进入黑龙江省工商干部学校学习,1988年至今供职于黑龙江省垦区北安工商物价分局。

 

《第二次下乡》:寒苦情愫(14)建边农场游感 - 一枕清霜 - .《第二次下乡》:寒苦情愫(14)建边农场游感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