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第二次下乡》:寒苦情愫(12)“无照”的婚姻  

2014-09-20 19:02:21|  分类: 第二次下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照”的婚姻
李长明

 

“千里姻缘一线牵”,我与妻子刘秀英的结合是上山下乡牵的线,这条线一牵就是好几千里地。我俩分别从天津和哈尔滨到永丰农场南阳“会师”,从相识到相知,在战友们的精心撮合下,较早地确立了恋爱关系。

那时谈情说爱可不像现在这样浪漫,开始双方只是通过写信递条子交流思想,畅谈未来(这中间有“专业”中介),到后来开始约会。约会地点分内线、外线两种。内线就是晚上闲下来的食堂、木匠房、仓库等(常常需要找主人提前预约);外线则是东奔一分场大坝,西延大堤往三分场方向,最浪漫的向南出大堤直奔讷谟尔河,那可是花前月下、卿卿我我最好的地方了。再奢侈一点就是到德都县电影院看一场电影。我和小刘还真有这么一次荣幸,电影名字早就忘了,不外乎是三战(地道战、地雷战、南征北战)、一铁(铁道卫士)而已。当然看电影的人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只是为了体验一点恋爱的感觉。

随着时间的推移,文化大革命的混乱局面也慢慢地向好的方向转换。在知青中招生、招工的事也开始启动。我自己是多么希望能去上学,哪怕是被选调进工厂当一名国营企业的工人也好啊。扎根农场的信念在不断地动摇,但是机缘和幸运总是与我擦肩而过。连两次我自己联系的商调,也被单位领导断然拒绝。

那时正是年轻气盛之时,心想到哪不是干活劳动;再说人挪活树挪死,怎么着也该挪挪窝了。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小刘,并诚恳地说:“我肯定要走了,现在能去的地方只有一个,就是河北省大城县的农村老家,条件也许比这里还差,但气候要比东北好得多,不会再像这般地挨冻,再就是离天津父母家也近。我不希望带着你受苦受难,咱俩的关系就到此为止吧!”

真的很感谢我的爱人,她回复我的话掷地有声:“别想分手的事,要留咱就一块留,不就扎根吗?谁怕谁!要走也一块走,到哪不是干活劳动、穿衣吃饭!咱俩已经相处好几年,双方都认可了,哪能说变就变!我们这一辈子都不分开!”

可是要想合理合法地离开农场,只有登记结婚,农场才肯放行。无奈之下,我们骑车跑到德都县双泉公社(农场的婚姻登记管辖处)去登记结婚。不巧的是,工作人员翻遍了抽屉、柜子也找不出一张当年登记后颁发的那种小奖状式的结婚证书。工作人员为我们开具了一张手写的结婚证明,并告诉我们:先凭它去办理相关调动手续,等我这有了结婚证,你们再来换。

回到农场办理了户口、粮食迁移关系,人家很自然地把手写证明信收回了,而我也把换证的事扔在了脑后。以后便是联系汽车,发运行李,乘火车先各自回家。那时是19753月底。分手时,我们相约五月一日在天津举办婚礼。

婚礼简朴而热闹。没有结婚证,老战友用一张空白红纸当作结婚证,向来宾亲朋宣读(实际是背诵)。随后我们共赴大城县落户。生活依旧困苦而艰难,甚至远远地超出了我们的想象。但我们毕竟一天天地挺过来了,也得到了乡亲们的认可。我们始终没认识到:我们缺乏的那张结婚证书会给将来的生活带来那么多的磨难!

我们像农民一样在大城县农村生活了四年多。1979年知青返城潮中,我顺利地回到天津。而小刘的全套返城手续却被哈尔滨退回大成县知青办。哈市上山下乡办公室回函道:一、哈市不曾办理过到河北省插队的知青。言外之意就是不能证明刘秀英是下乡知青这一身份;二、刘秀英的档案无与天津知青李长明结婚记录的相关证明。因此,不能批准病退。这一闷棍打得我们顿时傻了,或者说几近绝望。从那以后,我爱人成了黑人,两个孩子成了小黑人;我们的婚姻关系被认定为“无照的非法经营户”。有一度我爱人的档案关系也不翼而飞,在知青办存档处消失了。家庭生活陷入了极大的危机。我一个人的粮食、副食品要四口人“享用”。幸亏亲属、战友和同学们多年的支持和资助才使我们全家度过了人生最艰难的一段历程。

随着知青政策的进一步落实,以及有关部门、有关领导和朋友们的关心帮助,再加上自己不懈的努力,刘秀英的知青身份终于被恢复;1989年(又是一个十年)我们的大孩子被批准回天津落户;两年以后,爱人和小儿子的户籍问题也终于得以解决。好事多磨,我们全家终于团聚在津门,终于得到了作为天津人的应有的待遇和尊严。

这么多年,我们与命运抗争着,搏杀着,顽强地携手走了过来。风风雨雨、磕磕绊绊,终于否极泰来,过上了稳定、幸福的家庭生活。在此,我谨向给予我们同情、支持和帮助的同学和战友们道一声感谢。同时我也要对爱人说一声:“这么多年,让你跟着我受苦、受累、受罪,我觉得很对不起你。我亲爱的爱人,我一辈子都爱你,都对你好!我要让你和孩子们以后永远生活在幸福里,让苦难和厄运离我们远去,我们的路还很长,我们会越过越好。”

遗憾的是:至今我们仍没有那张婚姻的证书。为此,我曾几次到黑龙江省有关部门申请核发,因年代久远没有存档资料,至今未果。但我们已从心里释然,没有就没有吧。我们的婚姻、我们的爱情有苍天作证,有大地作证,有上百名曾经共经风雨的同学、战友们作证!

 

作者简介:天津南开中学1968届初中毕业生,19698月下乡至黑龙江省永丰农场南阳,19753月转插至河北省大城县,1979年返城回津供职于在天泰染织公司。 

 

《第二次下乡》:寒苦情愫(12)“无照”的婚姻 - 一枕清霜 - .《第二次下乡》:寒苦情愫(12)“无照”的婚姻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