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第二次下乡》:寒苦情愫(13)迟到的中秋月饼  

2014-09-20 19:06:03|  分类: 第二次下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迟到的中秋月饼
 
唐家萍

 

1975年的夏天,我们永丰十三连的部分战友,没有任何选择余地地被调往建边农场,那是个更遥远、更闭塞、更艰苦,交通极差的地方,不幸我也在其中。我们被按班分配到建边各连,连与连之间相距有十多里,甚至更远,从此很难相见。我与高晶梅、沈逢珍、柳湘霞等落户在建边十连。十连腾出曾经的牛棚让我们住,未整干净的牛棚里发出的臭气引来无数瞎虻(似苍蝇,却比它大许多,叮人很疼),无法入住。因此,我们与男知青们齐心协力,用半天的时间,搭起了帐篷。以后,我们脱起了土坯(用泥、草和着水做成土砖,再晒干)开始盖房。在这里最难莫过于弄水,井水深不见底,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打上一桶水,而这些都没有难倒我们。土坯做成了,土坯房盖起了,我们终于解决了过冬问题。

1976年九月的一天,我收到哥哥于八月初寄出的信,说是奉母之命给我寄上了月饼加咸肉。信收到了,月饼想必还在途中。家里是生怕交通原因延误过节,早早就寄出了。伟大的母亲,尊敬的兄长,我未见月饼就已感恩涕零了。从此后我天天等月饼,日日盼月圆。然而,圆月盼来了,佳节也过了,月饼却迟迟未见,想必是途中丢失了。这在建边很常见。日复一日,我渐渐地把月饼的事淡忘了。

转眼到了十二月,已是寒冷的冬天了。每天还没入夜,大家就早早地钻进蚊帐,钻入被窝(北方冬天一日两餐,都是很早入睡。)在一起商量起回家探亲的事情了。我们计算着日子,开始了倒记时,个中无不包含着回家的愿望给我们带来的些许兴奋。

记得那一天,大家入被窝后又东南西北地聊了起来,疲倦了,刚想入睡,忽闻“扑、扑、扑……”的响声。那是蹦蹦车马达的声音。这是我们所期盼的声音。因为,每当此时,我们就知道有信件来了,我们每个人基本上都会有几封信,甚至一厚叠。因为这些信件都已积压有一两个月了,有的甚至还要长些。

果然,不一会儿,值班的人吃力地捧来一厚叠信件,其中还有一个小箱子,进门便叫:“唐家萍,你有邮包。”“邮包?”我一愣:“什么?邮包?”

王国芸(原永丰十二连)道:“莫不是你的月饼?”“对,是月饼。”寝室里一下子沸腾了起来。有的从帐子里探出脑袋,有的索性穿上衣服爬起来,心急的已拿来了工具,开始撬起了邮箱。邮箱打开了,月饼、咸肉的包装完好无损。我们又马上拆开包装月饼的盒子,一股霉味冲鼻而来,月饼发霉了。
   
月饼上到处是斑斑霉点,在讨厌的红、绿色上面还有孳生出来的绒绒白毛。大家像泄了气的皮球,食欲荡然无存。

不知是谁想出的办法,拿出干净毛巾,擦起了月饼,几个人跟着一起擦起了月饼,霉得厉害的就用刀切掉。感觉可以吃了,只在表面上弄干净的月饼被大家你一块,我一块地分吃了。其味道仍然极佳,真的,如果你身临其中,一定感悟得到月饼的美味。邮包里的咸肉也没被人遗忘,怎么会呢?要知道我们有多么缺油少肉吗?不经意间火油炉已经被点燃了,我们架起了锅子,把洗好的咸肉下入锅中,吱吱的声音,阵阵的香味,使人馋涎欲滴。不知是谁又从食堂拿来了馒头,馒头夹咸肉,美哉快哉!三下五除二,众人一哄而上,一扫而光。就这样,我们度过了一个迟到的、却仍然很愉快的节日。

 

作者简介:上海长白中学1969届初中毕业生,19705月下乡至黑龙江省永丰农场,19756月调转到建边农场,1978年底返城回上海在虹口区精工五金厂供职。

 

《第二次下乡》:寒苦情愫(13)迟到的中秋月饼 - 一枕清霜 - .《第二次下乡》:寒苦情愫(13)迟到的中秋月饼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