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第二次下乡》:山坳情趣(7)打狼  

2014-09-21 14:53:30|  分类: 第二次下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打  狼
杨靖平

 

19756月,根据新建农场的需要,我们全连被集体转场到了黑龙江省嫩江县建边农场。

建边农场是个新建场,四面环山,各种条件比老农场要艰苦得多,有的连队连房子都没有,住的是帐篷。我们这些老知青被当成了骨干,充实到了全场的各个连队。昔日的同学、战友被拆散了,连队之间相距又远,平时大家很难见面。我所在的班被分在了二分场三连,我在连队担任食堂管理员。

连队的食堂就在宿舍对面,食堂的后面是山,据说和大兴安岭相连。食堂和山之间是一片洼地,夏天洼地里有水,像一条小河,冬天水冻成了冰,人可以踩在冰上直接上山。洼地边上是连队的牲口棚,还有十几个猪圈,当时连队养了一百多头猪。

我们连队和老农场一样,说是连队,实际上就是一个小村庄(东北叫屯子),人员除了我们知青外,还有农场的职工和家属。

食堂旁边有一眼水井,那可是全村唯一的水井。每天早晨,全村的职工和家属加上知青都去挑水,去晚了井里就没水了,再打上来的水和泥汤一样,根本不能喝。所以村里好多职工和家属都在后半夜两三点钟就去挑水,怕早晨人多排队打不上清水来。

那年冬天的一天,食堂的孙师傅告诉我:连队养的猪闹猪瘟了,死了好几十头猪,都拉到山下的洼地里用雪埋了,夜里召来了一群狼。他说是在他半夜挑水时看见的,在夜里狼的眼睛冒绿光,像灯笼一样一闪一闪的,足有一大群。孙师傅笑着对我说:“小杨你有枪,那么一大群狼,打它几只,弄两张狼皮带回家多好哇”。

我当时是连队的民兵排长,我们训练用的枪是五四式冲锋枪。平时大家把枪就放在宿舍。后来连队为了安全起见,不训练时就收回去。因为我是管理员,经常走山路为连队采购生活用品,所以连长允许我的枪由我自己保管。子弹是我找场部武装部刘部长要的。刘部长经常下连队检查工作,有时路过我们连队,在食堂吃饭,一来二去的我们就熟了。为了要子弹,那次,我可是找老乡要了好几个鸡蛋,炒了满满一大盘儿,刘部长吃饱喝足了才给我的。

自从手里有了枪后我总想上山打猎玩儿玩儿。说也怪,只要是背着枪上山,什么野兽也见不到;不带枪时,反而总看见狍子、野兔、野鸡什么的。当地老乡说,那是枪管里火药的味儿,老远就被野兽闻到味儿,不等你发现它们就跑了。

现在机会来了,死猪把狼召来了!还是一大群,我高兴得不得了。当天晚上我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把我平时舍不得用的二十发子弹全压进弹夹里。

前半夜我兴奋得几乎就没怎么睡觉。好不容易熬到了后半夜两点多钟,我穿好衣服,背上枪轻轻地走出了宿舍。那天夜里天气非常好,一点风也没有,月亮照在雪地上贼亮贼亮的如同白昼。

我背着枪朝埋死猪的洼地快步走去。当走到离洼地还有一百多米远的时候,我看见了狼。真像孙师傅说的一样,一片“小灯笼”在晃动,那是狼的绿眼睛!我猫着腰提着枪子弹上了膛。当我又往前走了十几步时,那片“小灯笼”都不动了,齐刷刷地瞪着我的方向,昂着头看着我。我想再往前走走,离狼群有五六十米的时候再开枪。这时我发现有几只狼颠儿颠儿的朝山上跑去,我又往前走了几步,又有几只狼往山上跑去。我想这样不行,等我走近了,狼不就跑没了嘛?干脆我趴下匍匐前进。

我趴在雪地里往前又爬了十几米,又有几只狼颠儿颠儿的跑了。我一看不能再往前爬了,就在这开枪吧,我本想既然是一群狼,那就打连发,一梭子打出去怎么也能打着一两只狼。可是现在的情形不一样了,已经跑了不少狼了,只剩下稀稀拉拉的几只围着埋死猪的小雪堆乱啃。我要是打连发,万一打不着,好不容易要的子弹也打没了,那就不划算了。

想到这,我把枪定在打单发位置,瞄准一只狼我就开枪了:呯!枪一响剩下的狼呼啦一下四散跑了,我又朝跑着的狼开了两枪,一眨眼的功夫所有的狼都跑没影儿了。

我提着枪跑到埋死猪的小雪堆前,看到遍地都是被狼刨出来的死猪,死猪肚子上被狼啃的一道道的牙痕像洗衣板一样。有的死猪被狼吃得只剩下一小截了,但是我没有找到死狼,白浪费了我三发子弹,一只狼也没打着。东北的冬天,夜里都在零下三十多度,冻得我直打颤,我赶紧跑回宿舍睡觉去了。

早晨,孙师傅在食堂看见我就问:“昨天夜里你去打狼了吗?”我说:“你没听见枪声吗?折腾我半夜,把我冻得够呛,一只狼都没打着!”老孙笑着对我说:“能打着狼的猎手都是高手,你以为拿着枪就能打着狼吗?”我问老孙狼会不会再来?老孙告诉我:只要有死猪在狼就会来。

当天夜里,我提前一个多小时走出宿舍,我想趁着狼群没来时在洼地边上埋伏好,距离狼近一点儿,我就不信连一只狼都打不着。正当我心里想得挺美时,一抬头,哇!我看见一片小“灯笼”直勾勾地瞪着我不动,还是一百多米的距离,狼又发现我了,它们比我来得还早。

我马上趴下、子弹上膛,我这一趴下发现有几只狼跟昨天一样,颠儿颠儿的往山上跑去。

我想不能再等了,再等狼又跑没了。我瞄准了狼群就是一梭子,嗒、嗒、嗒,一阵枪响,狼群四散朝山上跑去。我没有继续开枪,因为距离太远了。我急忙跑到埋死猪的小土堆前,想看看这次有没有被我打中的狼。真丧气!还是一只没打着。

第三天,我半夜十二点就出发了,这次我想一定要离狼近一点埋伏好。当我走到离洼地还有两百来米时,我发现又是一片小“灯笼”在晃动,这群狼好像在跟我斗智斗勇:你来得早,我比你来得还早。

我立刻趴在雪地里,慢慢地往前爬。往前爬几米,就有几只狼抬头看看我,颠儿颠儿的往山上跑去。我慢慢地又往前爬了几米,又有几只狼抬头看看我,颠儿颠儿的往山上跑去,好像在嘲笑我:“再见了!气死你,你打不着,明儿我们还来”。我是真窝火呀!瞄准了狼群开了几枪,可想而知,枪一响,剩下的狼一下子就都跑没影儿了。

打了三天的狼,一只没打着,而我却因此大病了一场。发高烧浑身疼痛,躺了好几天才好,肯定是连续三天夜里打狼,在雪地里冻的。

但村里有些老乡却说:这狼不能打,狼会迷人的,你看小杨让狼迷病了吧!我听说过狐狸迷人,难道这狼也迷人吗?虽然这都是封建迷信的说法,但我确实是打完狼才病的。那次打狼,可能是我一生中唯一一次狩猎经历,但这样的经历不是人人都能遇上的,虽然一只狼也没打着,但却让我过足了一回打猎的瘾。

 

作者简介:见《办病退》文末。

 

《第二次下乡》:山坳情趣(7)打狼 - 一枕清霜 - .《第二次下乡》:山坳情趣(7)打狼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