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第二次下乡》:心路历程(17)坚执的苦果  

2014-09-23 21:54:43|  分类: 第二次下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坚执的苦果

张万有

 

1973年,我在“137”场部公安分局工作。当时的局长是钟伟勋,同事有张纪范、丁丽红、小盛子等人。

一天,我接待了一位名叫揣桂琴的职工家属。这个女人是场部职工李某结婚不久的妻子,老职工李柏荣的儿媳妇。揣姓女子来分局是状告其夫李某虐待的。该女子诉称:丈夫李某经常无故殴打虐待她,拳打脚踢、刀枪棍棒,想打就打,想骂就骂。自己身上早已是伤痕累累,体无完肤。现在是真的没法活了。

听来事态严重,不敢耽搁,我赶快请女干警代为验伤。检验结果是其身上并无严重伤痕,亦无因外伤而致肢体残疾。因情节较为轻微,我认定为无非是一般的夫妻不和、家庭纠纷,故只对双方进行批评与调解,劝他们一起回家,好好过日子。

揣桂琴不干,在机关撒泼胡闹,又哭又骂,搅得整个机关都无法办公。党委书记薛ZD闻声赶来,在听了女人的一面之辞之后,大开恻隐之心,脑子发热,立时发话让我带人即刻拘捕丈夫李某。

我天生胆子小,不敢胡来,连忙找到分局长钟伟勋作了汇报,并对拘捕李某之事提出质疑。钟局长说,没有过硬的证据怎么能随便抓人!你马上领着人调查询问、走访街坊四邻,搜集证据,查明真相,再决定下一步动作。钟局长最后说:我们共产党人办案,要的是铁证,推不翻,驳不倒,经得起历史考验。

按照局长的指示,我们进行了细致、全面的调查取证工作,走访了很多人,包括四邻、同事、亲属等。最后的结论是,揣、李二人虽偶有争吵,担责任更多的还是在女人一方。这女人不好好过日子,不做饭,不伺候公婆,成天撅三挑四,东串西走,总在干着为一些单身男人保媒拉纤的勾当,而其手上并无待嫁的女人,无非是骗点钱财而已。不少证词都指证这个姓揣的女人本身就是个骗子,当初她嫁给李姓男子,要了大量的钱财,掏空了李家的家私,见李家已无可诈的油水,才故意发难,想脱离李家,另寻出路。

调查期间,揣桂琴突然失踪,几经寻找,并无结果。恐生意外,分局暂时留置了李某。钟局长派我与另一个同志到女人的老家河北唐山外调。在当地公安机关的协助下,得知该女人并未回家。派出所民警说,这个娘儿们不定又嫁到哪里去了。由此更加证实了揣桂琴确有骗婚的事实。

我们带着相关材料与证言证词返回农场,立即向钟局长作了汇报。根据材料认定,李某属于受骗者,如今已经人财两空,本人并无虐待罪嫌疑。经教育后,由单位将其领走,回队参加劳动生产。

该案结案了,只是因为此案最初是我接待的,又没有按照书记的意见拘捕李某,书记对我大为光火,颇多不满。不久,不知以何理由,便将我调出公安分局,下放到连队。

临行前,分局长与小盛子、丁丽红、张纪范等人置酒为我送行,大家举杯之际,各个心语踹踹、眼目空空,似乎都无话可说。

过了一段时间,薛书记调离建边。经钟局长斡旋,我重新被召回场部机关,在宣传科供职,直到1975年麦收之际。

 

作者简介:天津第三十四中学1966届高中毕业生,1969年8月24日下乡至黑龙江省七星泡农场,1971年转至建边农场,先后在公安分局、宣传科、煤矿工作。1978年病退返城后供职于天津中咨监理公司。

 

《第二次下乡》:心路历程(17)坚执的苦果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