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第二次下乡》:岁月流金(3)监考  

2014-09-24 21:49:21|  分类: 第二次下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监考

仪津城

 

    从1972年开始,每年都有以推荐形式上大学的知青,他们是接受再教育、与贫下中农模范结合的典范。拿着一份绝好的扎根边疆的“红心证”,打好启程的行装,唱着:“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那里艰苦那安家”的豪迈歌曲,昂首步入中国教育的高等学府,开始命运根本转折之新起点。

    我辈之流,一样的吃大苦,受大累,脱大坯,耪大地,却永远被视作草根,不受人待见。接受再教育永无止境,更妄谈上大学之梦了。

    说来也怪,虽然没有上学的资格,我在建边农场却有过一次为大专院校招生当监考老师的特殊经历。

    1978年,“四人帮”退出历史舞台两年后,国家开始废除推行了几年的推荐上大学的方法,重新实行考试制度,采取进行文化考试,择优录取的方式,把有文化基础、有能力的可塑人才招到大学培养深造,以弥补多年来人才严重缺失的局面。随着宣布文化大革命的彻底结束,招生范围扩大,应届高中毕业生亦可报名应考。对于老三届知青群体,特别是1966届、1967届高中毕业生,还有了放宽年龄、甚至可降低录取分数线的优惠政策。真可谓:不拘一格降人才。

    那年的高考,农场分局在嫩北农场设置一个考点,建边农场有一个监考名额,一中刘玉发校长(宣传科长兼任)派我去监考。

    建边当时的交通非常不便,刘校长好不容易联系了一辆去嫩江拉货的卡车,顺道送我到嫩江。我坐在货车车厢里,随之颠簸几个小时,到嫩后,又想办法换乘上到嫩北的客车,至晚上六点多,才抵达考点。此时为监考人员召开的准备会议早已结束。九三农场局的监考负责人为我吃小灶,单独向我交代了监考注意事项、各种规则和考场纪律等,并把与我同监一个考场的另一位监考老师找来,一起查看了考场情况。这个考场共四排课桌,课桌左上角标着每个考生的姓名、考号,以便验明正身,对号入座。

    第二天上午九时,黑龙江省1978年统一高考准时开始。考生们经监考老师审核后,按照考号,各自就位。这可是命运之旅呀!考生们人人肃穆凛然,各个正襟危坐,这场考试,首先是能否战胜自己的挑战,是参考学子关于人生前途的博弈,没有谁敢稍微掉以轻心的。

    铃声一响,监考人员打开密封的试卷,一一分发下去。考生们接卷后,都在认真审阅,仔细看题,然后下笔答卷。考场里特别安静,没有左顾右盼的求助,没有窃窃私语的交流,只能在翻卷和刷、刷、刷答卷的间隔中,听到考生们因为紧张,因为生疏而引出的较为沉重的喘息声。

    逐渐地考生们开始放松下来,从精神状态的不同与下笔答卷速度的快慢,可以看出考生的应试水平参差不齐。大部分应届高中毕业生胸有成竹,几乎只稍加思索,便下笔如神,流利轻松。因为所涉考题全在他们所学范围之内,并无什么难题、刁题,更没有脑筋急转弯之类的唬人诱人的怪题。

    但老三届考生们就大不一样,他们放下书本已经十来年了,又成年累月投身于繁重的农业生产劳动之中,虽然也经过临阵磨枪,紧急备战,毕竟还很难转换角色,学习补课亦不系统。但看到他们仍然恭恭敬敬、一丝不苟地思考,一笔一划地认真答题。我知道,这场考试对他们太重要了。考上了,无疑对他们是一种解脱,一个解放。能否改变命运仅仅在此一搏。我虽然没有机缘在他们之列,但从心里为他们加油,为他们祝福!

     陆续有考生,离考试结束尚有一段时间,就开始交卷离场了。但大部分考生仍在做最后的拼搏,力争做完每一道考题,写完每一个文字。他们大多是老三届的,他们仍在坚持着,为多取得一分、二分,而作最后的努力。

    作为监考人员,我与那一位临时搭伙的同仁女教师,似乎不约而同地在结束铃声骤响后,放慢收卷的速度,为老三届的同命人争取最后的一点时间。

    那次监考,还有两个小的插曲。

    那是什么科目我记不清了。考试进行中途,有位男生举手报告要去厕所,根据考场纪律,似乎没有明令禁止约束。我与同一考场的女老师简单商量后,由我随这位考生去学校操场边上的男厕。他进去方便,我也跟了进去;一想,怕他不好意思,我又退了出来。等他完事后,又陪他返回考场。一个考场,配置一男一女两个监考老师,我想,大概也是因为有考生因为紧张,或是身体临时不适需要如厕吧。

    考政治时发生一件事。考其他科目,如语文、数学等,考题都在试卷上,监考人员只要把试卷发下去即可。而政治考试只发给考生白纸,考题在一个密封、加有封印的信封里,由监考人员在听到开考的铃声后,现场拆封,取出考题,抄在教室的黑板上。记得其中有一道题:社会主义新时期的总路线是什麽?而我抄在黑板上的是:社会主义时期的总路线是什麽?少写了一个“新”字。俗话说,失之毫厘,谬之千里。少写一个新字,就变成了大不相同的答案。

    当时,我也没有仔细地审题,再说我也弄不明白,社会主义新时期与社会主义时期有何不同。另一位监考老师也未察觉。时间不长,有一位考生举手提出疑问,我仔细一看考题,果然少写了一个新字。顿时一惊,深感责任重大。随后暂停了考试,并立即予以更正。好在这道题排位稍后,考生们大多还未答到此题。之后考试继续进行。

    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做高考的监考老师。三十多年过去了,至今仍记忆犹新。

 

作者简介:天津南开中学1968届初中毕业生,1969年8月下乡至黑龙江省永丰农场南阳,1975年调建边农场,1979年返城后在天津昌振国际贸易公司供职。

 

 

《第二次下乡》:岁月流金(3)监考 - 一枕清霜 - .《第二次下乡》:岁月流金(3)监考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