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第二次下乡》:感悟励志(4)内敛者  

2014-09-30 23:48:17|  分类: 第二次下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内 敛 者

于德宁

 

    那天下班后,我驱车前去成C家、去还几张下乡时他的旧照。一路上,我回想起几个月前我到他家拿照片时的情景。

成C是我们在南开上学时的同学,也是我们一起下乡到黑龙江的荒友。

    1969年8月,我们同乘一列火车来到了黑龙江永丰农场南阳。在知青专列上,大家从离津时瞬间的哭泣、到途中的说笑打逗,生杏般的年轻人在车厢里、在两天两夜同吃同睡的生活中,那喧嚣的气氛是可想而知的。

    唯独成C,他安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时而浏览窗外掠过的田野和山川,时而捧着本书在阅读、在沉思。好想他不是这列火车上的知青,像是一位出差的公干,在打发旅途中的无聊。

    那时,我们之间,除了本班的同学外,大家都是互不相识的。车厢里,男的女的;不曾相识的、见过面的、熟识的同学;南开高中的、初中的;活跃的、文静的、张狂的……一下子涌进了我的眼帘,我有些应接不暇了。但我的视线却时常地停留在这位十分内向、颇有点另类个性的成C身上。他那瘦弱的身躯,和极不愿意与他人作交流的眼神,着实地让我仔细端详了许久。也就是那么一瞥,好像给我们之间带来某些缘分似的:到了南阳,我俩分到了一个班,睡在一铺炕上,一处就是六年。

    1975年6月,我连共29人,被调离永丰农场南阳,集体转插到嫩江县建边农场。我俩也在其中。

6月6日那天,我们告别了在一起朝夕相处六年之久的南阳老乡和一同来自天津、留在南阳的同学们。

    像是第二次下乡?又像是在解放战争时期,解放军战士整队穿过村落、奔赴新的战场,老百姓在夹道欢送?我们就这样匆忙地离开了南阳。

    这是无奈的第二次下乡,眼前不见了那日夜思念的父母亲大人……

    这是无奈的转插转场,我们又经受着那撕心裂肺般的拥抱和哭泣……

    我和成C等十一位南阳荒友被分到了建边四分场十一连。我们永丰及南阳的其他知青都被打散、分插到建边农场的各个连队之中。

    我们从爬犁上搬下了行李,扔在了帐篷里用木棍搭支的简易床上。帐篷外一片荒芜、万籁寂静的,远处有一弯小溪在流淌。也只有这溪水还在叹息着我们的到来,在抚慰着我们那烦躁和无助的心灵。

    回到帐篷里,大家都在嘟囔着,有的在操着国骂。成C不吭声。他把自己的行李卸下来,放在了紧贴着帐篷边的一个角落里,若有所思地躺在床上。

    面对眼前这种意想不到的荒凉与艰苦,我们顿时产生了一种被流放到西伯利亚的感觉。同时,相形见绌,我们感觉到了永丰南阳就像是天堂……我们从心底里又产生了对南阳的眷恋。

我回忆起了在南阳下乡的那些日子。同屋的成C给我的印象是孤独的,少言寡语的。有时,战友们在戏逗时,他也会参合几句。尽管他有满肚子的对簿之语,由于他在语言表达时常会产生时间差和断句,常常跟不上大家交流的频率。因此,他参与大家的打逗、多数时间还是阅读自己爱好的无线电杂志,不像我们那样的调皮。

他瘦小枯干,干农活时显然很吃力。在记忆中,他从未积极地冲到“打头”的前列,总是在“打狼”的位置上徘徊。不管连长和良种站的领导,在大会战的动员会上,怎样铿锵有力地鼓动知青们:“多收一粒粮食,就是射向帝修反的一颗炮弹!”尽管连队里有许多激情中人冲上台去发言表示:“要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坚决打胜麦收大会战!”然而,这种斗志昂扬的场面,依旧不能激起成C的干劲和热情。

会场上,只见他在一旁闭目倾听着,好像是在认真地理解吸收领导的讲话精神,也好像在思索着基尔霍夫定律、欧姆定律、如何在他搭接的无线电线路中的理论与实践的结合问题。他是个无线电爱好者。

    第二天,农业学大寨的巨幅标语牌插满了田间地头,连队的宣传员用话筒、口干舌燥地呼喊着激励大家苦干实干的口号时,成C在你追我赶的麦场上,依旧是有条不紊地割麦子,始终处在“打狼”的末端。他不是块干体力劳动的料。

    收工了。大家拖着疲惫的身体,仨一群俩一伙地往村子里走去。成C一个人慢慢地走在后面,手里拿着一根蒿子草,边走边驱赶着叮在背后上的“小咬”,嘴里在念念有词地默语着,好像在快速地切换着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之间的ON-OFF开关、进入他痴迷的无线电技术的精彩界面中去。

    晚饭后是自由支配的时间。大家脱下了充满汗臭的衣服,擦洗后换装。荒友们有的在屋子里洗衣服、写信,有的到南阳大堤上去溜达。成C却在宿舍自己的铺位上摆上自制的小桌,这是他的工作台。上面摆着几个小盒,盒子里有他从天津探亲时买回来的各种性能参数的二极管、三极管、电容器和各种线路插板等无线电元件;还摆着改锥、尖嘴钳、电烙铁、焊料等工具材料。他在按照新出版《无线电杂志》上推广的新型的无线电路去组装新颖的无线电半导体收音机。他在认真地搭接、点焊,用仪表测量电压、电流和电阻值,还用耳机听取着音色的效果,乐此不疲。在宿舍外溜达的人都回来,要休息了,他仍然不知疲乏疲地忙乎着。当大家都关灯睡下时,他打开了自制的小台灯,还在继续着他的作业。要不是转天还要“战天斗地”,他肯定会通宵达旦的。他是一位痴迷无线电技术的人。

    不知不觉地,成C的无线电技术有点小名气了。当地老职工家的半导体收音机坏了,就让孩子抱来请他给修修。他总是说:“就放那吧,明天来拿。”晚上,他再点起那盏简陋的自制台灯,操起家伙就干,三下五除二,手到病除。有时,连队为数不多的几个无线电爱好者也会与他探讨一些问题。不善言语的他,此时却振振有词,仿佛舌头也顺溜了,嘴皮子也利索了。看他那眉飞色舞的样子,真让人感觉到那是他最希望获得的成就感、那是他最需要得到的快乐。

    人往往就是这样,对他喜欢做的事,再累再烦,他也要、也会去做。他天生就是搞无线电工作的材料,却被强人所难地忙碌着春种与秋收。

    他这样的人,无论是在南阳还是在建边,是不可能获得被推荐上大学机会的。他在南阳呆了六年,在建边又呆了四年。直到1979年,共和国一声召唤,他又随大队人马病退返津了。

    返城后的他,与众多知青一样,在街道劳动,后分到和平区园林处,先做临时工,后转正。人们时常会在马路上、公园里看到他在修剪树枝、管理花草忙碌的身影。

    大龄的他与一位下乡到河北省的女知青结婚了。他的妻子是一位非常贤惠。可能我是第一个到过他家的缘故吧,他老婆见后异常的高兴和忙碌,非常的客气、热情,话也很多,与成C很有互补性。

    聊着聊着,她就开始抱怨了:“什么活也不干,下班后整天忙乎那些电器方面的事。”成C在一旁微笑不语。

    他老婆原在粮店工作。早在八十年代中期,因改革与粮食政策放开后,在计划经济体制下设置的粮店就被撤消了。她下岗了,失业了。一家三口就指望着成C一个人的工资。成C是长子,还要照顾他年迈的父亲。生活上的拮据是显而易见的。

    俗话说:人在做、天在看。老天爷在为这位贫困的,坚持自学掌握的无线电及家用电器修理技术的内敛之人,打开了一扇窗,使他在业余时间里,能长年累月地用自己那双灵巧的手和聪明才智,有偿地为社会服务,为用户服务。他开始获得了收益,并逐渐增多。老婆孩子有饭吃了、有房住了,女儿有书读了。他成了家庭的主心骨。

    说到这些,成C老婆的神情充满了对成C佩服和满意。而成C还是那副轻描淡写的样子。

    我在成C家这不到一小时的时间里,从开始聊天,到我观察着家中的装修、摆设、整洁干净与井然有序来看,女主人是位贤妻良母型的持家能手,对成C关爱有加。成C在她的心里头很有位置。

    说着,他的女儿回来了。这是一位漂亮的女孩儿:身材匀称、个头适中,面如傅粉、阳光热情,着一身运动装更显得格外的矫健得体。这是成C的爱女。在天津大学读完本科后又读硕士,已毕业多年,现在塘沽开发区一家独资企业工作,收入不菲。

    那晚,在成C家,我与他女儿聊了很长时间,这是同样学工的两代人的对话。我深深地感到,眼前这位女孩儿是位难得的80后人才。她集父母亲的全部优点于一身,完全靠自己的努力才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个台阶地完成了学业,在工作中也是颇有成果,担负着企业的重要职务,全然不像他爹当年在下乡时的政治地位。当我讲起我们下乡的故事时,母女俩笑得前仰后合的。但笑声的背后,我能读出,在这两位女人的心里,成C是她们最爱的人。成C是家里的一把手。

    说到孩子的婚事,成C更是满面春风。未来的女婿与女儿同在开发区工作。成C没有嫌弃这位从农村来的小伙子,只要是爱女高兴就好。

    两位年轻人用几年的积蓄,成C又补足了差头,在市中心的老城厢公寓楼里,为女儿置办了婚房。这是一套100多平米的房子。成C做了他一生最慷慨的、最大的一次资助。一切都为了孩子,为了他那心爱的女儿。

说真的,我与成C从来没有过这样长时间的攀谈。这次聊天让我了解了他在建边与回津后的生活经历,这令我刮目相看。尽管他的举止言行,在我看来,还是与下乡时是一样的,依然是寡言少语、心境平和、缺少激情;但变化也是很大的,为人谦和,非常自信。我估计是因这些年他在市场打拼、略有成效所致吧。这一类人,我给他们定义为内敛之人。他们也是我非常敬佩的一族。

 

作者简介:见《天上掉下个“建边”》文末。

 

 

《第二次下乡》:感悟励志(4)内敛者 - 一枕清霜 - .《第二次下乡》:感悟励志(4)内敛者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