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感念南开》:从南开起步的读书生涯  

2014-09-06 11:47:49|  分类: 《感念南开》电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南开起步的读书生涯

 

1966届初中  朱葆伟

 

1991年底评副教授时,天津市高教局一位负责资格审查的干部把我召去,说:“从档案上看,你读大学的时间太短,我们只能承认你的初中毕业学历。”不过,他们没有为此难为我,相反,听说市高教局的一位局长还专门找了当时我所在的天津农学院,要他们尽快为我解决正高职称,并答应在研究经费上倾斜。

当然,这里没有丝毫对正规大学教育的不敬。两年的大学训练,对我从事的专业和职业起了关键的作用。那个时代的某些不合理政策,使我未能接受足够的教育,给后来的工作带来了诸多困难。也许正因为如此,在从事学术工作时我必须比别人更为小心谨慎,在指导学生时格外强调“入门须正”和名师的作用,强调学习的系统性。由于生性疏懒和办事因循,后来我也没在学历上再下功夫,居然也就以此身份混迹于大学讲坛和学术殿堂。个中甘苦,就不多说了。

南开精神潜移默化地影响我一生,这不是妄言。我的父亲就曾是南开中学的学生——在我动手写这篇小文时,他去世才十天,这也是我不能不提到他的原因——在我小的时候,他经常给我讲老南开的事情:讲南开中学在中国教育和政治中的地位,讲张伯苓老校长在瑞廷礼堂给学生作报告时的风趣,讲他的平易近人,尤其是他鼓励学生时常说的一句口头禅“你try try,你try try”,用天津话摹仿得惟妙惟肖;讲南开中学的学生自治,图书馆里的英文大辞典。当然,讲得最多的是南开学生的爱国活动,包括后来牺牲在抗日战场上的张伯苓先生的四公子、被同学们戏称为“陆怪”的张锡祜烈士的轶事;是日本帝国主义对南开的仇视和所犯下的罪行,从在南开操场上的陈兵示威到七七事变后的狂轰滥炸。或许可以说,我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有南开精神在。小学毕业后一定要从红桥区跨区考入南开中学,正是上述影响的结果。

19688月,我和50多名初、高中的“老三届”同学一起,被分配到内蒙古通辽县插队落户。当时尽管年少无知,没有意识到这是人生的一个大的岔路口——从此以后要完全靠自己来决定自己的前途和命运了,特别是对我这个背着“出身”包袱的人。但“插队落户”的含义却是清楚的。当时只是抱定了一个信念:真诚待人,兢兢业业地做事,利用一切可能的时间老老实实地读书。我不知道这是否也叫南开精神,但它保证了我不至堕落和沉沦。记得临行前准备行装时,我只出去“采购”了两次:一次是买一只旧木箱和必备的生活用品,另一次是和赵忆辛等几个同学去“天祥”二楼买了一批旧书。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是用几本精装书当枕头的。那个时候当然谈不上系统地、有目的地学习,从黑格尔的《小逻辑》到马克思的《资本论》、恩格斯的《费尔巴哈论》和列宁的《哲学笔记》,从周一良的《世界通史》到任继愈的《中国哲学史》、游国恩的《中国文学史》乃至《法国革命史》、《第三帝国史》,从《古文观止》、《古文辞类纂》到莫泊桑的小说,从《三角函数》、《解析几何》到《高等数学》……我们真是能找到什么就看什么,读完了大家再交换。九年中做了不少笔记——其实主要是抄书,用这种方法强迫自己对陌生的东西熟悉起来,把思路集中起来。

同学之间也相互交流。我有一个很强的感受,就是,在那样的时代,一群南开的学生生活在一起,就形成了一个健康的“小环境”。大家相互帮助,也相互激励,尽可能地做一些有益的事。即以读书而言,我就是从原来同班的陈德生、张新正同学那里知道了学好三角函数、解析几何的重要,从一起插队的高中同学那里读到了樊映川的《高等数学》。后来,一些同学被推荐上了大学,我就请他们把用过的教材寄给我,受益最大的是栾开封同学寄来的《资本论导读》和邵二壮同学寄来的一套中文专业教材。此后,能够比较容易地通过高考和在事业上有所发展,全仗了这几年的读书生活。

老实讲,那时的读书并非有什么明确目的,实际上对前途是感到无望的,只是觉得读书是好事,知识终究会有用而已。1973年,我侥幸当上民办教师,似乎找回了一点感觉,于是便把这种信念灌输给学生。我先后接手过两个“小学戴帽班”,即从五年级到初一。一开始都是抓基础训练,从算术的写“竖式”、语文的汉语拼音到作文,也辅导学生自己组织活动。反正单身一人,整天混在学校和学生中,学生也比较紧张。那时流行“读书无用论”,大队党支部五个委员一齐上阵,到学校对我进行了三天的“思想帮助”。1977年恢复高考,我教过的70多个学生中,有十六七个考上了大学或中专,其中有的后来还读了硕士、博士。这在那个生产大队是绝无仅有的,不知能否算得上南开中学教育方式的一种传承。

可以说,南开的三年初中教育令我一生受惠。

 

作者简介: 1968年赴内蒙古通辽县插队,1977年考入哲里木畜牧学院/通辽师范学院物理系高师班,1979年起先后在哲里木畜牧学院、天津农学院、北京农学院任教,1996年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学术委员、编审,《哲学研究》常务编委,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师范大学人文研究中心、武汉理工大学等校兼职教授。

 

 

《感念南开》:从南开起步的读书生涯 - 一枕清霜 - .

 

《感念南开》:从南开起步的读书生涯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