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感念南开》:妈妈和南开  

2014-09-06 18:16:37|  分类: 《感念南开》电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妈 妈 和 南 开

 

1966届高中  刘连增

 

天还黑着,我推着一辆破自行车走出家门。一阵寒风袭来,不禁打个寒战。回头看看,妈妈依然站在堂屋昏暗的油灯下,望着我,没有说话,只是扬了扬手。东北风夹着像沙子一样的雪渣,打在麻木的脸上,有些疼。这是1977129日,正是农历“大雪”第三天。恢复高考了,我去黄庄中学“赶考”。

黄庄离我住的地方大约有40多里地。一条弯弯曲曲的土道,我不熟,但昨天特地骑车“侦察”了地形,熟悉一下。今天还是太早了,天阴地黑,根本看不见道,只能顺着车辙走。骑一段,走一段,奔奔磕磕的。呜呜的东北风夹着雪往衣领里钻,可我依然冒着汗。

今天妈妈起得很早,我在睡梦中迷迷糊糊听到妈妈拉风箱单调的“呼嗒,呼嗒”的声音,做好了早饭和中午带的饭,妈妈才轻声叫我:“起吧,不早了。”妈妈是一个普通家庭妇女。虽然在当时受到伤害,但心地平静,满怀希望。197618日一大早,妈妈蹲在灶前烧火做饭,听外面大喇叭广播一阵阵哀乐,一听到周总理逝世的消息,妈妈一屁股坐在地上失声痛哭。妈妈说:“好人都死了,咱们的事何时是个尽头?”

小路太难走了,我在黑暗中跌跌撞撞地骑着车,40里地足足骑了两个小时。到了黄庄中学,天还没亮,学校没开门。我找了个背风的墙角,跺着冻得发木的脚。黄庄是宝坻县最偏远的一个乡,相对人少地多,比较荒凉偏僻。搓搓冻得没什么感觉的手,真是有些伤感。11年多了,上大学已是放弃的梦想。“文革”中,我们全家由天津“遣送”到这边远地区来“改造”。恢复高考给了我一线希望,但也不是太高兴,方方面面的顾虑太多了。妈妈鼓励我,乡亲们鼓励我去考,连生产队长都鼓励我。我才有了信心。我不是怕成绩过不去,而是怕政治条件过不去。直到197710月,我才知道不论什么人,什么出身都可以参加考试,感觉上有点“英雄不问出处”的味道。每每看着妈妈高兴的眼神中总是闪着一丝忧虑。我知道妈妈太希望我能考上大学,对上大学妈妈比我还心盛。我默默下决心,一定要考上大学。

在选择考文科还是考理科的时候出点儿麻烦。早年在南开中学上学的时候,毕业考试已经结束,我分到文科班。我是傅越秋先生的语文课代表,因为语文稍好一点。我只知道,我以前是喜欢文学的,所以开始我就做考文科准备。当时我还辅导两个学生,后来他们都考上了中专。当时由我出题目,每天写一篇文章。已经复习了半个月之后,我姨来信劝我,“不要考文科吧,写文章太危险了,一篇文章就可能毁了一生。”我犹豫了整整两天,下决心改考理工科。我毕竟十多年没有看书了。处在社会最下层,不敢有丝毫奢望。大学校园远在天堂。这次机会来了,人生能有几次搏?有南开中学学习的基础,我想我能行。我从村里上高中的学生那里借来了物理和化学的课本。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要考试了,时间有点紧。已经是初冬了,夜长昼短。地震过去一年多了,但村里还是没有电。人们还不敢回屋睡觉,都住在柴禾搭的地震棚里。

白天还要到生产队出工,晚上在小小的地震棚里,一盏油灯一张小饭桌。几本破旧的书,这就是我的书斋。一个月一盏风灯用了整整一桶柴油。夜深了,有些发困,走出地震棚。站在院子里,望着闪闪的寒星,不禁想起上中学的时候。那个时节,无论春夏秋冬,早自习和晚自习老师准时到教室辅导学生,记得化学老师李文彬先生,早晨很早就到教室等着学生们,老先生的教诲,使我终身受益。一直到大学里我的化学成绩都特别好。老先生们都是在默默地工作,没有挣一分钱,都是无私奉献,对学生的认真负责。在一次,我外语作业错了没改,王良调老先生追到操场上把我找回教室,改我的作业。想起来真是感慨万分!那时候,学习的环境也好,晚上的教室灯火通明,真亮啊!一阵寒风把我又吹回了地震棚。地震棚里面和外面温度差不多。只是风小。

白天是繁重的体力劳动,冬天地里没活,生产队就挖水渠。每天我挖21方土,折合两个工,每个工两角五分钱,连续干了35天,共计735方土,挣了700分,每10分两角五分钱,折合人民币875分钱。饭食也差。吃饭时我总把一本闲书放在饭桌角上。看的什么根本没记住。只是边看书边吃饭也就不理会吃的是什么。考上大学以后,人们传说我吃饭都在复习功课,多么用功,云云。其实饭食不好,以书当菜,过后书与饭皆不知其味。考试的头天晚上,在昏暗的油灯下,我还在看书,妈妈把一杯热水放在桌上,默默地坐在一边。我抬头看了看冒着热气的杯子对妈妈说:“妈,您放心,我一定能考上。”妈妈没有说话,只是高兴地点头。

看着黄庄中学门前一片荒芜,心中默默地背着公式。这时有个年轻的学生问我数学公式。我一口气说了十几个相关公式,那个年轻人惊讶地看着我。那时我是憋着一口气,非要考上大学。学校大门终于打开了。拿着准考证,坐在教室里,我的心里倒挺平静。今天考数学,我心中挺有把握,卷子发下来我倒是如鱼得水,是不停地写。当时的考试题目确实不难。我所在的考场是宝坻县的边远地区,距离宝坻县城有90多里地。教育局的领导到这里巡视边远考场。有一个领导模样的人一直站在我座位后面十几分钟,看着我不停地写。因为当时好几个学生在愣愣地坐着什么也不写。交完卷儿,走出考场。那位领导模样的人在不远处站着,看见我从考场走出来,他走过来问我:“同学,你是那个学校的?”我说:“是南开中学的。”他“噢”了一声,接着又说了一些鼓励我的话。当时真是有一些骄傲和荣誉感。后来宝坻县城传出来,说黄庄考场有个学生考得非常好。可能是他宣传的吧?的确是在南开中学的学习,给我打下了良好知识的基础,给我在关键时刻的搏击预留下重要的一笔。

1966618日废除高考制度,到19771012日国务院批准教育部恢复高考的意见、宣布恢复高考,总共11104天。在这漫长的日子里,我本人实际从196658日毕业考试结束到1977129日考试,整个跨越了117个月零1天。这个漫长的日子里,是妈妈的期望与鼓励和南开中学良好的学习基础,让我在逆境中拼搏,重圆大学梦。

我的妈妈和南开是我心中的永恒。

 

作者简介:1977年考入天津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中国石油天气集团工程技术研究院,高级工程师,四次荣获部级科技奖,两项发明专利,六项实用新型专利,发表科技论文17篇,现为天津大学客座教授。

 

《感念南开》:妈妈和南开 - 一枕清霜 - .

 

《感念南开》:妈妈和南开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