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第二次下乡》:逝者存照(10)失踪的唐永久  

2014-10-01 22:24:43|  分类: 第二次下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失踪的唐永久

齐文静

 

在永丰六年里,为了填饱肚子,为了那长时间吃不到的食物,一定有很多人会偷嘴吃吧!这种行为现在想想,十几岁的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肚子天天吃不饱,还要承受超负荷的劳动,多可怜!可当时只能是偷偷的,恐怕让人看见就会变成坏人。《躬耕南阳》里的很多文章里,很多战友都“坦白交代”了当年的“罪行”,可不会有一个人感到气愤,特定的时期的特定行为本来就是被迫和无奈的,但在建边九连却真真切切地发生了一件骇人听闻的迫害知青的故事。

“唐永久失踪了!”这个消息传遍了整个九连,时间应该是那年的夏天,后来听大家议论说,因他偷吃了地里的一根黄瓜,(而且是一根永远也长不大的黄瓜头,建边的荒地刚刚开垦,很多农作物都还不能正常生长,长出的果实都是怪胎。)连里的干部拿来绳子,有人把他捆了起来,有人用绳子抽打了他。可怜的唐永久,第二天就不见了。连队领导慌了,对各个角落进行了地毯式的搜索,也无济于事。唐永久好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一点信息都没有,后来也没人提起,可每个人都有一个放不下的心结。据了解,唐永久在政治上积极要求进步,还是一名共青团员,平时表现也很积极,是个很听话的孩子。他能到哪去呢?

转眼到了寒冬,连队里基本没什么农活可做,为了取暖,知青们只要到周围的山上捡回一些枯萎的树干就算完成一天的工作,那时每天只吃两顿饭,上午吃过饭九点出工,下午三点收工吃晚饭。

一天,上海知青连长张奕茂吃好早饭,带领女排又出发了。当她们走到帐篷对面的山坡时,张奕茂突然发现远远的山坡上的一颗树上有一件蓝色的涤卡上衣在随风飘动,“谁的衣服?怎么挂到了山上?”她边走边说,带领着大家向衣服的方向走去。走近一看,吓了一跳!衣服的领头上分明是棵干枯的人头在搭拉着,稀稀拉拉的几撮头发依稀可见;再往下看,整个下身都已被让狼吃掉了,地上还剩下一只脚,五脏六腑早已变成野兽的美餐;一只胳膊已经没了,另一只不知为什么仍然在那吊着,大概是手腕上的手表吓着了野兽们。当时的惨状让张奕茂连长马上想到了失踪整整一百天的唐永久,没错!就是他!(我当时在食堂工作,听说后马上跑到山坡去看,惨不忍睹!)

唐永久的父母在富拉尔基还是不小的国家干部呢!他们把有关的连队领导告上了法庭,经过详细的调查,唐永久属被迫害致死。包括递绳子的、打人的、训话的连队干部统统得到了法律的制裁。

唐永久事件是我到建边不久发生的一件大事。我的记性很差,但我至今仍记得清清楚楚,当时的惨状总会出现在我的脑海里。真的好害怕,难道知青的一条命还不如一根黄瓜头吗?

 

作者简介:见《“帐篷医院”的赤脚医生》文末。

 

《第二次下乡》:逝者存照(10)失踪的唐永久 - 一枕清霜 - .《第二次下乡》:逝者存照(10)失踪的唐永久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