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第二次下乡》:逝者存照(5)悲情“137”  

2014-10-01 22:04:57|  分类: 第二次下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悲情“137
刘虹锦

 

1975718那天,本来是我和胡兰、王秀芝三人到场部去参加乒乓球比赛和报道员工作会议的。没想到我们下车后,疲惫的我们还没搞清楚场部周围的环境是怎么一回子事,就被告知:场部的一切会议、活动暂停。原因是一分场有三名知青,在拉运沙子的途中,因翻车事故造成伤亡。场部领导及职能部门正在全力以赴地处理此事。这是我们来建边之后,第一次离开山沟里的九连驻地,踏上建边的另一块土地,且是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长途跋涉、一行三人才到达了建边农场场部“137”的。

我们三人一下子愣住了。既然会议活动都停止了,我们就只有再返回连队了。我们三人尴尬地站在一旁,纠结着拿不定主意。
   
我们三人说话操的是天津口音,可能有人发现我们是天津人。一会儿,一位领导模样的人走过来,说:“你们是天津知青,拉沙子翻车殉职的也是天津知青。你们三人跟我走,一块儿去安抚死者家属吧。”
   
“啊,出事的是咱天津知青?是谁呢?会是我们南阳的人吗?”我们三人对视着、猜测着。再一追问,才知道是一分场的天津知青。那我连又有谁分配到一分场了呢?在此之前,我们不知道我连调到建边后的三十多个战友打散后都分到了哪个分场、那个连队。我们也不敢再继续往下问、往下猜了。
   
我们被带到了招待所。一进招待所,我们就被一阵悲凉的哭声所震撼!在一间屋子里,一位微胖、个子不高的阿姨在失声痛哭着。这无疑是死者的母亲。屋里屋外站满了人,应该是与死者有关的各级领导或生前的战友们吧。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悲惨情景,面对着从未遇到过的横祸丧亲场面,我们茫然地不知所措,心里酸酸的,只是傻傻地站在了旁边。
   
当时,我心里在想:这位天津知青是谁呢?她叫什么名字?
   
正处在想问又不敢问、环顾四周又没有认识的可问之人时,我听到了一个人在悄悄地说:“是天津知青,叫韩自秀。”
   
“韩自秀!”我惊讶地几乎喊出了声。这时,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难道是真的吗?!”我心中暗暗地思索着。当得到证实后,我眼眶一阵发热,眼泪就随之淌了出来。
   
“怎么会是她呢?!”我还是难以相信,一个劲儿地自忖着。
   
就在调往建边的前两天,我还和自秀妹妹在南阳住的帐篷里见过一面、说了会儿话。我们是刚刚认识的。自秀妹妹身穿一身白色的线衣线裤站在水利队的帐篷里与我说话的情景依旧浮现在我的眼前,怎么这人说没就没了呢?!想到这,我的泪眼模糊了。
   
韩自秀的堂哥韩自路,与我们都是南开中学的1968届高中生,他们比我们晚来永丰两个月,她与哥哥分在了永丰五分场十四连。后来,韩自路从五分场调到了场部学校任教,1972年又被选调到天津师范学院化学系,毕业后留在了天津公安系统工作。
   
而韩自秀,自她哥哥选调后,从五分场调到了三分场,又从三分场调到了水利队,从水利队又调到了建边农场。一个女孩子,一直在与土方、石方、沙方打交道。这不,刚到建边,因去跟车拉沙子就赶上了车翻人亡的重大事故,可人亡的却又偏偏是她!我的苦命的妹妹啊!
   
我怎能忘记,在临去建边的前两天,受同学的委托,我到水利队帐篷里,去见自秀妹妹的情形:接连四天的阴雨天后,水利队在南阳水田地边搭建的帐篷里,地面仍是湿泞的。帐篷里,自秀和她的战友们都在忙着整理行装,地上的箱子敞着、床上的衣物堆着。
   
“韩自秀在吗?”我一边打着招呼一边掀起帐篷的门帘走进帐篷。当我看见自秀妹妹直起身子、面对我时,我惊呆了!她绝对像是一位古代的仕女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见到她,我有一种天女下凡的感觉。她高高的个子,足有一米七零(因我一米六七,她比我高);白净丰满的面颊上,两道细细的眉毛下阙嵌着两只漂亮的丹凤眼;穿着一身时下用白线手套拆线、编织的线衣线裤。这干干净净的线衣线裤穿在她身上非常合身得体,既朴素又大方,一看,就是一个心灵手巧又悄然爱美的姑娘;举止言谈又是那样的文静、有礼。就这一眼,我就喜欢上她了。
   
我做了自我介绍,告诉她我也去建边。她显得很高兴,好像又多了一个去建边的天津老乡似的。在交谈中,对去建边的调动之事我们彼此显得很无奈,都是没有选择的选择。当时我们的心情都不太爽,又都在忙着整理行李,就没有多聊,只是相约到建边后再联系、再见,等等。没想到我们这一次见面,既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也是我俩最后一次见面!怎能不让我心痛呢!
   
到建边只有四十天啊,我的妹妹!现在竟然是阴阳两隔了!在永丰南阳时,跟车拉沙子的活儿都是男生去担当的,在建边怎就排到你去了呢。要知道,用铁锹一锨一锨往高高的轮式拖拉机的拖车上装是个很吃力、很累的活计。就是男生,装一天沙子也会腰酸胳膊痛的。妹妹呀,看来你一直是把自己当成了壮劳力,从来都不把苦活累活放在话下的。你们几个女生装了一天的沙子,疲劳地坐在了拖车的沙堆上,疲劳驾驶的拖拉机司机愣是把车开进了路旁几米深的沟里。你们被甩进沟里、顷刻间,又被沙子重重地埋上……咳,说什么都晚了,都没用了。
   
当我们到场部时,自秀已被装殓到一口大棺材里。追悼会过后,这口大棺材被运到山边的一块空地上,棺材被高高的架起,下面堆满了干柴和木头柈子。在熊熊的大火中,在亲人和战友们的痛哭声中,自秀随着浓浓的烟火飞向了天空、飞向了天堂!还有那我们之间短暂的、美好的瞬间,它们也将随风飘洒在建边的大地上,永远铭刻在我的记忆中!

 

作者简介:天津南开中学1968届高中毕业生,19698月下乡至黑龙江永丰农场南阳,1975年调转建边农场,1975年选调哈尔滨师范学校,调回天津后在天津摩擦材料总厂供职。

 

《第二次下乡》:逝者存照(5)悲情“137” - 一枕清霜 - .《第二次下乡》:逝者存照(5)悲情“137”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