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躬耕南阳》电子书(一)艰苦劳作(6)艰苦的岁月  

2014-10-16 17:30:01|  分类: 躬耕南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艰苦的岁月

刘文起

 

再过几天就该结束2007年,既而进入2008年。2008年是国人企盼的奥运会第一次在我国举办的一年,是展示国力、体现自我的一年。然而,对我们这些当年的下乡“知识青年”来讲,还存有一个特殊意义,那就是毛主席发起的:“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号召历经四十个年头的日子,也是我们知青很值得怀念的一年。当年的“知识青年”现大多退休或已接近退休的年龄,人老易怀旧,确实很难忘却当年那些艰苦的岁月。

我是“老三届”中的1968届初中毕生,说是毕业生,实际初一尚未念完,充其量只是小学文化的初中毕业生。刚满十七岁的我就和同学们一起响应党的号召到了北大荒,从此步入社会,以一个成年人的身份体验着人间的酸甜苦辣、悲欢离合。痛苦和快乐相伴着自己度过近十年的历程,当年艰苦的日子仍然历历在目。

我和同学一起在1969818日到的黑龙江省德都县(现改为五大连池市)永丰农场(现改为永丰监狱)的南阳屯。有的同学们看着那七扭八歪的土屋相互还抱头大哭了一场,面对着有电,有水,还有先到的哈尔滨知青送来的热腾腾的面汤却不以为然。1975年,因为工作的需要,我们大部分同学调到了新建的建边农场时,方知永丰农场工作、生活的环境是多么优越!

建边农场是一个新建的农场,主要从附近农场抽调来的知青编制组成。不知出自什么原因,场领导将我们南阳人全部分开,分散到近则几里、远则几十里的连队。我和几个同学被编制到十一连,连队由来自北京、天津、上海、哈尔滨、齐齐哈尔、牡丹江及嫩江县的知青组成,也是离新建场部距离较近的连队。

感情这东西真是很奇妙,当时在南阳一起生活、工作并未感觉有什么特殊的情感,但,当离开时竟显得那么珍贵。

在十一连刚安顿下来,我和几个同学就不约而同想去离我们较近的十二连,看看从南阳一起到那的哈尔滨知青。当时没有像永丰农场那样的沙石路,只有用履带式拖拉机轧出来的所谓的道,两条弯曲的轨迹向前延伸,一眼望不到头。大家顺路步行一个多小时到了十二连,找到了亦刚刚整理好行装的他们。当他们发现我们的到来时,似乎见到多年未见的父母、亲人或朋友,是那么的激动,话是那么的多。大家感慨南阳的工作、生活环境是如何如何地好,就连曾经在南阳发生的不起眼的小事也成了大家热谈的话题。平时在南阳见面只是擦肩而过的我们,只因为在一天的时间里,从同一个环境较好地方换到了环境较差的、同一个地方的不同连队而产生的浓厚情感,哎,这就是人类吧。这种时间一向过得很快,天不知不觉黑了下来,我们没有理由不离开。我们走,他们送,娓娓留恋,依依不舍,又用去了很多时间。后来,我们几个人又利用休假时间拦上一辆六连的胶轮拖拉机,去了一趟六连看看那里的南阳知青。

当时十一连并没有正式房屋,只有临时搭建的帐篷。床是用细树干连接而成,上面铺上杂草。四面透风,且不安全。记得当年冬天,分场陈主任的孩子半夜从帐篷里轱辘出去差一点被冻死。后来建了“杆加泥”的房子,就是把树干并排插在地下,两侧贴上和有麦秸的泥巴,房顶用树干支好也贴上泥巴放上油毡。这样的房子比起帐篷既挡风又抗寒,大家已非常满足。冬天为了取暖,在房子的中间垒上一条长长的烟道,我们称之为“火龙”。

“火龙”为我们取暖、为我们化冰、为我们烤鞋、亦伴随着我们欢乐!

取暖,人人皆知,也是“火龙”的主要任务。化冰,是因为我们当时不仅没有热水,连凉水也没有,食用和一切用水都需用马车到十几里之外,用麻袋把在河里砸好的冰块装好拉回连队使用。所以,我们临睡觉前都各自用铁制的茶缸装满冰块放在火龙上,转天就会变成略有温度的水,供我们洗漱使用了。烤鞋,年轻人大多为汗脚,一干活脚底就出汗,自然弄湿棉鞋。最初大家并未在意,可转天想要穿鞋的时候,已经“冻僵”的棉鞋无论如何也穿不进去。后来,大家把鞋底围靠在火龙周边,转天棉鞋虽然略有潮湿,但穿进去已不成问题了。劳累一天的我们在饭后总要三一群、五一伙围坐在火龙两旁聊天解闷。说到开心处,发自肺腑的笑声此起彼伏,“火龙”似乎受到感动,因而用它的身体不停地散发着温暖的气息,消去了我们一天的寒气,使我们舒舒服服的过夜。

艰苦的工作也是永丰农场远不能比拟的。                 

农场最忙最累的时期一般是在秋收时节。建边农场不象永丰农场小面积耕种,人工收割麦子和水稻是非常累的活。建边农场耕种面积大,一般都是用机械来收割,麦收累在场院。

大多人认为“三级跳”的囤积小麦的工作是最累的。所谓“三级跳”,是用三块木板往上连接到囤口,每个人立肩扛着装满小麦的麻包,向上走过三块木板后,将小麦倒进囤里。但,它终究有一个上下、排队而上的过程,因此也缓解了劳动强度。倒垛可不同了。所谓倒垛,就是将一堆麦子倒出几米或十几米的地方。这是因为晾晒小麦和扬场(扬场就是将尚未分开的麦粒和麦壳用木锨迎风扬起,达到麦粒和麦壳分离)的需要。倒垛用的撮子类似家庭使用的簸萁,只是三面帮较高,上面加一道木把,后面安一个扶手,一满撮子小麦近四十斤。人需要猫着腰将撮子插进麦垛,一撮一撮往指定地点倒。为了节省体力,必须两脚分开,往下猫腰之际顺势将撮子顺着垛边插进,抬腰抛麦,左右摆动,亦有条理性和节奏感才行。这样,一直感到腰酸胳膊疼方才站起身来歇一会儿。当时没有定额,也没人监督,完全可以少撮点,频率慢一点,站着休息多一点,没人管也没人问的。不知为什么大家就是那么一股劲。记得当时场部组织的麦收工作组的同志和我们一起干时,无不感慨地说“十一连的干劲真的了不起!”。

割豆亦是累活。按道理讲,大面积的收割是机械的事,但由于耕地不平,机械割完后留有黄豆的茬子较高,造成很大的浪费。因此,需要人工来收割。收割黄豆不用像收割小麦、水稻那样尚要打捆。它要求每个人负责三条垄,从垄的一头割到另一头,只是将割下来的黄豆一铺一铺放在垄上即可。然而,累就累在不打捆上了。打捆可以改变身体的动作,变相缓解其他部位的强度,没了打捆,只是一个劲地往前割,腰和胳膊承受力非常之大。因为是并排一起下镰,大家都有不甘落后的想法,你追我赶,互不相让。就是不追、不赶,也要割完三条完事。这种活没有任何技术可言,纯拼体力。割慢的人看着那越离越远的人头和一眼望不到头的豆垄,已经超出了体力上的折磨。这时,当发现有人从对面迎头帮他割过来的时候,那喜悦兴奋的心情无与伦比。倒垛和割黄豆只是累而不艰苦,艰苦的活尚属炸石头。

为了改善居住条件和搞一些基本建设,在冬天没有农活的时节,我们就去开山炸石。我们一般在半山腰选好方位,两人一伙,一个抡锤,一个扶钎。眼打好后,放满炸药,安上引信,最后点火放炮,石头哗啦啦地顺着山坡滚了下来。抡锤需要体力还要有一定的准确性,锤子砸在钎上有力且不能跑偏。抡锤要有节奏感,扶钎的不示意停,你就得不停地抡下去。因为是冬天,虽然大家穿的不多,但干起活来浑身的热气还是往外冒,弄的大家胡子、眼眉、头发都挂满了雪白的霜。记得有一次老连长到工地看望大家,当看到我们这个样子时眼泪快要流了出来,非常激动,不停地说:“大家一定注意休息,注意安全”。扶钎和点炮都是很危险的活计,尤其是点炮,不仅要手脚麻利,而且一定沉着冷静,争取一下点着不要出现二次点火,如出现那样会很麻烦的。

石场的工地离连队比较远,为了节省时间食堂为我们准备了馒头,当时能吃到馒头就已经是很高的待遇了。值得庆幸的是,离山不远的地方有条河。我们中午时刻点好篝火,一手拿着插在柳条上的馒头对着篝火烤,另一手握冰块,嚼几口烤热的馒头,咬一口冰块!有时馒头外头烤焦了可里面还是冰冷一团。后经改革,把馒头变成面饼,我们还自带一个水桶。中午吃饭时,先将冰块用水桶架在火上使其变成浑浊的开水,然后用柳条插上面饼,在火上两面一烤,坐在河沟背风处,咬着又热又脆面饼,喝上一口沉淀过的开水,真是美味无穷。这就是我们当时的午餐!然而,回忆一生中最苦最累干活的经历,还属那次全农场的修路大会战。

当时为沟通十二连和十四连的交通,场部领导决定集中所有连队人员在短时间内突击修建这条路,并提出比学赶帮,表彰先进的口号。十一连和其他连队一样,集中所有人员努力抓紧完成所分路段。当工程接近尾声时,我连的进展情况并不理想。领导们分析其主要原因,是运输用于铺路的沙石料占用了较长的时间。各连的各种车辆集中在一个沙石场,排队等候消耗很长时间。因此,为了赶进度,争先进,领导决定将年终预备评为先进的人员集中起来成立一个突击小组,吃完晚饭后马上返回工地,趁沙石场空旷之际连夜将所需沙石铺到路面上,转天全连同志再进行最后的平整工作。吃完晚饭,七、八个人坐着胶轮拖拉机返回工地。在途中先后碰到几个相继离开工地的连队,车上的知青都用不解的神情看着我们。到了沙石场只有我们一辆车,哪里方便就在哪装,无任何干扰,真是痛快。前半夜干得还可以,兴奋的心情支撑着疲惫的身体,到了后半夜,伴随着沉寂的夜空,我们亢奋的情绪在不断的装车、卸车中逐渐减弱。最根本的原因,连夜干这种强度非常大的工作竟没准备夜宵!大家开始出现体力透支的状况,为缓解劳动强度,决定一半人干活,一半人就地休息。天快要亮了,我们的活也快要完了。装车、卸车的速度越来越慢,那已经不是在抡镐,好像在刨土;不像在装车,似乎在扬场!天亮了,活完了。各个连队陆续来到了工地,望着我们工段有序排列的沙石料惊讶地说:“十一连够艮,够狠”老连长和指导员带着连队来了,看着那一排排的沙石料堆在路面上,嘴都合不上了。但转眼看到我们狼狈的样子,心疼地说:“太辛苦你们了,今年你们是当之无愧的先进者,十一连为你们感到骄傲,赶快抓紧找地方休息,回连让食堂做好吃的犒劳你们”。

那次修路大会战,一色壮劳力的场部汽车队,并依仗着优势的运输工具得到了第一名,我们连队取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绩。

我们的生活和工作并非都是“水深火热”毫无乐趣。闲暇时大家围坐在一起听他人讲故事,前提是必须不断供应其香烟抽,哪怕是烟屁(烟头)卷成的烟卷。讲者头头是道,听者津津有味。为了解闷,不管有菜无菜,只要有酒就是钻进被窝也要喝上两口。尤其是一个矮个子齐齐哈尔知青,他善于用钢丝套兔子。他谙熟兔道,做好套之后过一段时间再去时,往往一只野兔就地擒获,很少有空手回来的情况。每当他提着兔子进屋的时候,大家都会集体欢呼:“又有了鲜美的下酒菜了”。那个矮个子知青,看着大家高兴的样子乐得合不上嘴,那一刻想必已经忘了自身的疲劳。大家最喜欢的活动还是篮球。也是我们继承了永丰农场南阳屯的传统,利用业余时间继续着篮球这一体育活动。全连的知青都喜欢,参与的人也很多,也是我们晚饭后最高兴的时刻。由于我们出众的球技,因此,在农场举办的篮球赛中我们取得了第三名的好成绩,并有俩人选入了场队。

十一连保持艰苦奋斗的精神,先后被评为农场先进连队和九三局地区的先进连队。在二三年中提拔了数名连队干部和场部机关干部,这是十一连的荣誉。

人们说,精神是一种追求亦是一种财富。据说现在美国最热门的学校是西点军校。根据技术统计,成功的人士中,西点军校毕业的学生占的比例较大。我国也有媒体报道称:成功的人士中,复员兵占大多数。这是因为他们具备艰苦奋斗的经历和不屈不饶的精神。事业的成功与否是多种因素的综合体,我想,不管事业成功与否,如具备了这样的精神,加之不懈地努力工作,他应该是一个合格的国家公民。就如现在繁华盛世的背后那些兢兢业业的农民工一样,社会在表彰成功的同时,也不要忘记那些平凡艰辛工作的他们。

 

作者简介:天津南开中学1968届初中毕业生,1969816日下乡到黑龙江省永丰农场南阳屯,19756月随连队集体调转到建边农场11连,任连长。1979年返津。现系天津市公安刑事侦查局干警。

 《躬耕南阳》电子书(一)艰苦劳作(6)艰苦的岁月 - 一枕清霜 - .《躬耕南阳》电子书(一)艰苦劳作(6)艰苦的岁月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