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躬耕南阳》电子书(一)艰苦劳作(13)我曾是南阳时光隧道中的过客  

2014-10-16 18:25:33|  分类: 躬耕南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曾是南阳时光隧道中的过客

张秀凤

 

我是被历史的列车在年少与激情、情愿与不情愿中安顿到“南阳”这个东北小屯子的。它归属于黑龙江省永丰农场。时年1969,我17岁。继而,有7年的时间,这个小屯子接收了我这个农工。这7年光阴在南阳的时光隧道中只是一瞬间,而对于我的人生历程来说,它却是一个漫长的、刻骨铭心的时段。

当年,瘦弱、稚嫩的我可以说还世事不知,离家的难过,不时地被整车皮知青的豪情所感染、所激励!真正感到离开家,再也回不来的时候,是到了南阳之后。当时,我们冒着雨,抬着自己的行李走在泥泞的屯间小路上,脚下的泥巴也欺生似的强着劲。因此,刚一涉足就感觉:不易。然而当我们得知到了“半地下、防原子”房子时,看到的却是一排排草房!待伸腿迈进时,低头看见的是一个水坑(据说是原来的菜窖),再回头看见的是潮气烘烘的土炕。想想以后就要在这里住下去了,忽而一种“空”的感觉生生地撞了我一下。但是,这里就是我战天、斗地、处人的栖息地,也实实地展示给我了。此时,方才大悟:以后这就是我的立足地,真真地回不去了!

那时是一些高中的大姐姐们帮我们整理好行李,就算安顿下了。心想反正这么多人在一起呢,别人能,我为什么不?!只是比别人费点劲罢了。因为我是由女三中转来的,人“生”,没有那么多同学,没有理解和认可,想融入这个以南开学生为主的集体肯定要付出更多,还不知行不行!7年来的共同生活我同时收到了:失策的结果和匪浅的获益!但这都是财富!下乡以后我从来没有因为能干而被连里、排里表扬过,总是以“别看人小体弱,但是特别踏实任干”而被称赞。总之,当时就这样既无奈又坚强地面对这种与心力体力相悖的生活,一溜小跑地跟在人群里谋生了!

想起那阵的乡村劳作,真是百感交集。且不说干农活的苦与累,单说在广阔的天地里的风吹日晒,就是对人的意志的磨练。那不是一般的磨练,而是天一亮就走,不到日落不回屋的野外磨练。尤其对我们这些城市里长大的女孩子!从而让我认识了塞北的春寒料峭、赤日炎炎、悲戚秋风以及冰封雪冻。

记得每年的春季,东北的土地还未开化时(此时的江南已经是春暖花开了,可是在黑龙江的四、五月份却还是冰冻未解之时),我们就要去水田翻地。用的农具是耙子,形状比猪八戒用的那个耙子少几个齿,很沉,把它抡起来,再扎到土里,然后把土翻起来。每个人一天规定翻几分地,有专人负责丈量好了(量具是步弓),谁完成任务谁收工。干这种活胳膊、腿、腰都得用劲,我干一会儿就没劲了。于是就用一根麻绳拴在耙子头上,两端系在自己的腰上,双手将耙子高高地举起来,重重地耙进土里。这样当耙子头扎进土里时,手和腰借助绳子的拉力,腿再一使劲,耙子就把土翻上来了。至今,那种原始操作的场面还历历在目!那时为了尽早地完成任务,口袋里装着烤饼,实在累了就坐在田埂上歇一会,吃口东西。就这样当我完成一天的任务后也高兴极了,因为我当时只是觉得:别人能干的,我也可以!

接下来就是平地。这是水田放水后的一项农活。工具就像现在小贩们摊煎饼果子用的小木推子的放大物。放水将土地软化后,用这种工具将地面推平了,为播种做准备。这时最难受的是一个“凉”。由于地面的深处的冰层尚未全解冻,人们穿着胶靴都感觉凉,何况光脚下水!我记得男生下水前都喝点酒,然后腿上涂上一层凡士林油,再裹上塑料布,这些都是为了御寒吧。想想那时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子站在冰冷的水里是什么滋味!但我们根本没有多想,也不允许你多想,确实遭了不少罪。到现在年龄大了才体会到:当初留下了多少疾病隐患。

按说黑龙江的夏天不是太热,但是如果从事农业劳动的人,常年在野外背负青天,那将是另外一种感觉。给我体会最深的是何为“赤日炎炎似火烧”。当你站在太阳底下,举目一看,空气中真是有火焰燃烧时那种烧灼状,并伴有阵阵袭来的热浪。每逢铲地和割麦子的时候是最难熬的。天亮下地,天黑收工,太阳底下一呆就是一天。割麦子时每人八垄,我当时竭尽全力也是落在别人后边。每天,衬衣都让汗水浸透湿到裤腰,并且确实感受到了汗水砸脚面的滋味。再就是腰像骨头裂了一样的疼,一听到吹哨休息时,我就会不顾一切地赶紧躺在割完的麦捆上,歇歇腰。而且就是十分钟我也能在烈日下睡一觉!但是再起来干活时,那个难受劲,就很难用语言表达了。有时干到支撑不住跪在地上,就再也不想站起来了。但是不起来能行吗?最后还是得咬着牙站起来,因为这趟跟不上,后面就更困难了。毕竟是内心不甘落后,只是体力不支而已。有好几次我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往前干,还生怕被别人发现。好在广阔天地里谁也看不见谁。那时看到我这么吃力,有好几次不知是谁在前面帮我割一段。当我割到这段时,我特感激,因为此时我就可以直起腰来走几步了。让我走这几步的人,对于当时的我来说,那简直就是大恩人!到现在我也深深地感谢这些帮我的人!(谁呢?到现在也不知道。)更不好过的是每天早晨起床时,根本爬不起来,浑身都是疼的,两手都是泡。但是没有办法,还得咬着牙,爬起来继续出工。加之那时一出工就是连队集体活动,尤其一搞会战,各个连队就同时扑向地里,很是让人振奋的,就是多累,你也不会退缩的!也是很壮观的!但有时也很艰难。比如有一年抗旱,老天爷不下雨,全靠人用双肩挑水浇地。当时我80多斤的体重,还要挑着两桶水走很远的路,并且走的都是一垄一垄的田埂,每人每天的定额是多少趟,记不清了。我每天挑到最后几趟时的感觉那简直就是“挑着天”!每挪动一步都要拼上吃奶的力气!心里就靠一个意念支撑着:还有几趟就可以完成今天的任务了,一想到回宿舍躺在炕上的感觉,马上就咬住劲坚持下来了。

但是,在夏季也有让我感受到生活乐趣的时候,一时也觉得挺甜美。那是一种自然的、乡村的、农民的享受方式,也是多么豪华富有的城市人也享受不到的。那就是当蔬菜、瓜果成熟的季节,我们从菜园买来新摘下来的柿子、黄瓜、香瓜、西瓜等,那可都是纯绿色食品。当时我们都是用脸盆装回来。到了晚上,开始大嚼,一顿能吃一大堆。当时对我们来说也是一种享受。现在想起来,那种“吃相”可是够吓人的,我们那时都很能吃,也是因为当时食品匮乏的缘故吧。

另外,乡村的自然美也给我们增添了许多乐趣。记得那时我们收工回来,从路边采摘一些野花,那些花我觉得并不比现在花店卖的逊色。它们在野地里自由地长着,争香斗艳地开着,张扬着大自然的美。让你情不自禁地采摘回去,分享这自然的美。那时我特喜欢一种藕荷色,类似“勿忘我”的小花。它让我感到一种安谧、温馨。所以我每天都捎一束回来,插在一个罐头瓶里,一天一换,每天都有鲜花陪伴。这可能也是人人都有的爱美之心使然吧!再有,有时我们收工回来,走到南阳大堤上,看看在夕阳余晖中镶嵌的南阳:一个潺潺清流的水泡子相拥着由一排排用木条围起来的农家小院,那里的人们抱草烧饭的出出进进,小房子的烟囱冒出的袅袅炊烟,时而传来哪家主妇“啰啰啰”“呀呀呀”的召唤自家的家禽声,继而看到猪啊、鸭啊、鸡啊纷纷叫着跑着回自己的窝,等候主人的喂食。屯间的小路上走着扛着农具收工回来的人们。水泡子边上,几个女生在洗头洗衣服,她们忘记了一天的疲劳,尽情戏水,洗涮……,她们的说声、笑声汇集水声奏出一曲多么和谐、美妙的屯间咏叹调!此时不禁感叹:这是多好的一幅田园美景啊!可见,艰苦乏味的生活也没有完全扼杀了同学们的青春活力。晚饭后,从各个宿舍里不时地传出欢声笑语。还有拉胡琴的,吹口琴的,唱歌的……。在那个小小的屯子里,悠悠扬扬的声音向远处荡漾着……。虽然说是人们在填补内心的空虚,但也是体现了对生活的热爱而自寻乐趣吧!同时也为当时的乡村增添了不少文化氛围。毕竟都是青春年华,不管在多么艰苦的环境里,青春的热血也会焕发出对生活的热爱和憧憬,哪怕生活赐给我们一缕阳光,人们也会灿烂起来呢!

到了秋季这个收获的季节,秋收无非就是新的一轮大会战。时而出现的兴奋是因为完成了当天的任务,或者是大家又干完一种农活,要休息几天了。我们当时拿工资,虽然没有农民那种收获的喜悦,可是,要说一点都没有秋收的喜悦也不尽然。看着我们从地里收割回来的庄稼,也充满了成就感。更让我们感兴趣的是,当时不管我们到地里收什么,就往回捎什么。家什就是套袖。回来之后就在炉盘上或灶坑里烧烤,然后大吃一顿。也不计较卫生与否,那叫一个“香”!现在想起来也觉得是一种享受。也可能是当时没有什么吃的缘故吧!并且品种很多:掰棒子时烧棒子,割豆子时煮豆子,刨土豆时烀土豆,最难忘的一次是刨萝卜,刚刨出的萝卜那真的是“赛过梨”,只知道好吃,在地里吃了很多,没想到还没到收工时已经是饥肠碌碌了,由于贪嘴忘记了萝卜消食啊!回来之后都多吃了一个馒头。这些事情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想去吧!是绝对享受不到的!

记得那里9月就开始冷了,10月就穿棉衣了。零下四十几度对没经历过的人,那只是一个抽象的数字,具体的感觉是等迎来了黑龙江的第一个冬天,才作作实实地感觉到什么叫冷!记得初冬的一天,我们屋的几个人,去挑水,那才叫滴水成冰!用辘辘将井里的水提上来,在往水桶里倒时,流到外面的马上就在井边冻结了。这样时间一长,井边就冻成一个大斜坡。当我们打完水从斜坡往下走时,一不小心就摔到了。当时我坐在地上还哈哈大笑呢,但是再站就站不起来了,原来裤子和“冰坡”冻在了一起!结果几个人使劲拉我就听“嘶拉”一声,把我从地上拽起来了,再看冰面上一层棉布毛!原来是劳动布的裤子被冻粘下一层!正在此时不知是谁,看见冰块挺干净就拿了一块往嘴里放,刚咬了一口,再往外拿时竟然把嘴唇粘下一块皮来!这就是我们初试塞北的冷!但是屋里还是挺暖和的。因为它有火炕、火墙。就是千万别灭火,一旦炉火灭了就糟透了。首先,所有的湿毛巾被冻成了一根棍儿;牙刷被漱口杯里残存的水根儿冻住了;棉被脚底下跟窗台上流下来的哈气水冻在了一起!最尴尬的是便盆里的尿液被冻成了冰坨,就得等到生着了炉子后,烧化了再倒出去。单单的火化尿液的气味,也不是每个人都能经历过的!那叫一个“呛!”

到了冬季,虽然比较冷,但是相对来讲农活比较轻松。由于天比较短,每天只吃两顿饭。中间的时间出工也是积肥刨粪之类的活儿,没有那种让我直不起腰的活儿。随之也就习惯了当地的作息时间与生活习惯,就连饮食习惯也入乡随俗了。记忆很深的是吃一些炖菜,那简直就是乱炖,不管是什么土豆、豆角、茄子一起放在锅里咕嘟,然后烂烂乎乎一大盆就开吃。现在想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但当时也吃得挺香呢!最让我青睐的是南阳的“大米饭泡牛奶”,现在我不时地还整一顿。这也称的上是东北的饮食文化了吧!体力上的透支,心理上的缺欠,对于一个远离家乡、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来说,还不算是最无奈的。最无奈的要属独在荒僻异乡,且又千锤百炼之人的思乡、念家之情了。累得爬不起来的时候想,生了病想,遇上难事时想,逢年过节时更想……。

记得那是刚到农场的第一个春节。在冰封雪冻的黑龙江过春节,没有什么内容,只是食堂改善一下伙食,包一顿饺子。而包饺子又是最热闹的一件事。炊事班把面、馅都弄好了,各屋自己领回去,再想办法包、煮。当时我们把箱子的盖取下来,擦干净了在上面擀皮,然后包了起来。最大的问题是煮和捞。于是我们将脸盆刷了刷,就煮了起来(当时我们好多吃的东西都是在脸盆中制作出来的)。最犯难的是捞饺子,没有用具,我们是用吃饭的小勺一个一个地从锅里捞出来的。最后捞出来的几乎就是面片和菜汤了。就这样在忙忙乎乎、乱七八糟中吃完这顿饺子。可是饭后的除夕之夜却将无所事事的我们整个推向了想家的氛围中去了。这阵一些家属到我们宿舍来了,说是看看我们。但是没有用了,此时什么也挡不住这种控制不了的思潮了。因为这是我们离家后过的第一个春节。想想家里现在正是全家团聚在一起,吃团圆饭,放鞭炮,乃至春节前的忙碌……。心里难受极了。想那个并不富裕,但很温馨的家。想一个一个亲人,此时想想谁都那么可爱,那么值得依恋。并且也知道他们也十分惦记我。当时我们家只少我一个人,我自己又离他们这么远,这么难,我实在是一个“忍”字所控制不了地哭了起来,无所顾及地哭了起来。当我哭了一会儿之后,才发现别人也都哭了,想家这滋味是缠缠绕绕割舍不了的,现在每每想起来心里依然不舒服。所以,从那时起我就决定:以后的探亲假就春节回家,再也不在这里过年了!

有一年到了大年二十七,还是急急忙忙地赶回家,到家已经是阴历二十九了。在路上我还把车票弄丢了,一路上是这些男生帮着我一道卡一道卡地闯了过来。但是到了天津还是没闯过去,补了一张从长春到天津的车票才让出站。尽管如此,我还是对这些男生感恩不尽,他们是那么真心、尽力地帮我,有的把车票给我,而自己去应付乘警,这些我都铭记在心!及至如今,我内心都深存着真诚的谢意!但那时连里男生、女生本来就不说话,都无法表达谢意。但是出于感激,后来还是和大家一块儿到他们各家去看了看。因是和大家一起去的,别人接受谢意与否就不得而知了。总之从那以后就再也没在黑龙江过过春节。所以,那个唯一的塞外春节是一个辛酸难忍的春节。

南阳,这个东北小屯,虽然我只是这里的一个过客,但是它让我经历了塞外的春夏秋冬,品味了生活的苦辣酸甜,更体会了感情上的喜怒哀乐!虽然它给了我很多我不想要的东西,经历了那么多磨难,但也让我的人生丰富了许多,也使我的体魄强健了不少。尽管当我迈进这里时,有些许的茫然、懵懂,但是,要走出时,确实有涩涩的酸楚!不管是对人、地、情!现在,时不时地想起那段经历,依然不能释怀。虽然在那干一辈子我不想,但每每想起这块将我的青春吞噬了的土地,依稀也有美好的回忆。那是一种荒蛮的,乡野的,不加任何修饰的,并且是悠然产生的美好!抑或是一种异地难生的情感吧。因此我说南阳不是能留住我一生的地方,但是,是我一生的记忆中想留住的地方!

 

作者简介:张秀凤,女,天津第三女子中学1968届初中毕业生。19698月下乡到黑龙江省永丰农场。19769月病退返津。

 《躬耕南阳》电子书(一)艰苦劳作(13)我曾是南阳时光隧道中的过客 - 一枕清霜 - .《躬耕南阳》电子书(一)艰苦劳作(13)我曾是南阳时光隧道中的过客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