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躬耕南阳》电子书(一)艰苦劳作(11)三次扑火  

2014-10-16 18:07:11|  分类: 躬耕南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次扑火

路宏

 

下乡之初,有一次供销社旁边的一个柴垛着火了。“救火啊!”一声呐喊,上百名知青拿着脸盆就往火场跑。柴垛堆在了电缆下,电缆打出的火花引燃了柴垛。周长10多米,高2米多的柴垛就像大火球一样噼啪作响,在七八米以外就有灼脸的感觉。在革委会领导的指挥下,知青们跑到井边打水,再一盆盆泼向火球,虽然杯水车薪,但已顾不了许多了,因为这是唯一的办法。起风了,“火球”吐出了火舌,向供销社那草苫的房顶舔去,供销社里有大量商品。“决不让国家财产受损失!”这是知青们的共同心声。转眼间,供销社的房檐上齐刷刷坐了一排男知青,任凭火舌舔来,人墙岿然不动。

那是一个盛夏,正午的骄阳好像要把万物烤化。吃过午饭的人们正在打盹,忽然有人喊:“工业大队的木匠房起火了,快救火啊!”瞬间,二分场、工业队、基干连的知青和当地群众都赶来现场,可惜发现得太晚了,火已窜上房顶。有经验的人都知道,火上房意味着房内已充满了烟火,房顶随时有塌落的可能。知青们知道,这些天来木匠房正给俱乐部做排椅,零部件已做好,正准备组装。不能眼看着国家财产化为灰烬。知青们自动组成几条传送带,水被一桶桶、一盆盆地运上去,泼向火海。还有许多青年索性闯入房内往外搬物品,不用动员,谁都会抢在最危险的地方。排椅部件基本都抢出来了,机器设备也陆续被搬运出来。火还在燃烧,危险距离大家越来越近。“房子要塌了,快离开!”革委会领导命令道。可知青们好像红了眼还在往外搬东西。“轰!”房架果然塌了,在场的人全都惊呆了,心缩成一团。我们的一个战友献出了他年轻的生命。

1970年春,大兴安岭着起大火,我场接到了打火的命令。那天晚上我们穿着老羊皮袄、军大衣登上了一辆辆卡车。北大荒的4月依然冰天雪地,但大家都感觉不到冷,因为有一种激情在支撑着。天蒙蒙亮时,车在一个山脚下停了下来。带队的向我们讲了纪律和要求,并给每个人发了一盒火柴和一把树枝,原来是让我们打火道。一声令下,我们点燃了脚下的杂草和灌木。“打!”我们抡起树枝把火打灭。“点火!”我们划燃火柴。打火,点火,我们重复着,平行地向前移动,每移动一米,便向火场逼近一步。休息时,不知太阳啥时升起的,又啥时贴近了地平线。棉衣脱在那里了?我脑子里想起了一连串的问题。被汗水湿透的单衣贴在皮肤上,冷风一吹使人瑟瑟发抖。在大家的提示下,领导开始找人联系吃饭问题。一个骑马来的人说:“现在指挥部有困难,明天上午9点有直升飞机空投,你们排成‘Z’字形联系”。这一夜,我们在冷、饿、累、渴中度过,但谁都没有怨言。第二天上午9点钟,一架直升飞机来了,我们顿时欢呼雀跃,草包一个接一个地从天而降,里边有萝卜咸菜、还有我们很长时间没吃过的烧饼、麻花。揣足了干粮我们又开始了“点火”、“打火”。三天三夜,一条宽几里地的隔离带打出来了。这些天有的人发着高烧,有的拉起了痢疾,有的烧坏了皮肤划破了脸,但没有一个掉队的。过后,农场给我们放了三天假,我们成群结队地去德都县逛商店。那天,德都县正在开追悼会,一排排举着花圈的队伍从我们身边走过,那是在祭奠6位打火英雄。

   

作者简介:哈尔滨知青,19689月下乡到黑龙江省德都县永丰农场二连,现就职于哈尔滨铁路局机务段。

 《躬耕南阳》电子书(一)艰苦劳作(11)三次扑火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