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躬耕南阳》电子书(二)生活撷趣(14)一班琐忆  

2014-10-17 14:02:19|  分类: 躬耕南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班琐忆

于德宁

 

1969年秋天,中苏关系紧张,农场从各连队抽调一部分知青集中到场部成立了基干连,各连队也相继成立了基干班,以应对边境冲突不断升级的战事。我们一班就是我连的基干班,郑秀璐是班长,我是副班长。

一班战士是能吃的,一顿饭吃一斤馒头肚子没咋地,再想吃,粮票不够了,只能望馒头兴叹。

一班战士是能干的,从春种到秋收样样打头。一班没少出劳模得奖,也为连队培养出不少班排级干部。

一班战士是心齐的,劳动学习之余,只要有人提议,不论干什么,大家同去同往。

一班战士是幽默的,每天茶余饭后,总有想不到的乐子在引你发笑。

我十分想念在一班度过的那几年。在此,我不想提一班曾在各种大会战中的突出表现,我只想回忆那些鲜为人知的生活趣事。

                            

请战书

1972年初,场部下达命令,要求各分场连队动员报名赴“引嫩工程”。动员会上说明了其重要意义。

“引嫩工程”是大庆这个国家级大油田如何实现创采油持续高产稳产的重要国家项目之一,它是用以人工为主、机械为辅的施工方式,将嫩江之水引入大庆,来充填已被开采出石油的地下空间,以增加地下石油储藏区的液体压力,从而提高石油的采集速度和流量,达到创石油高产的目的。

动员会上还说,大庆与前苏联的某一石油脉络相通,提高大庆的石油产量就是与帝修反争时间抢速度,为国家争石油。

动员会后,全连战士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我们班也与大家一样,从连部领来笔墨纸张,由冯恒达同学赋诗一首、我用毛笔抄录并将请战书贴在食堂的墙上:

征兵引嫩号令传,

枕戈待旦战荒原。

风霜雨雪盼一日,

石油滚滚暖心田。

署名一班全体战士。大家又分别持笔,在请战书上书写上的自己的名字。

后来,可能是场领导出于多方面的考虑,赴引嫩工程的战士是从其它连队抽调的,我连没有一人前往。但当时知青那种积极的反响、忘我的精神和激动人心的场面令我终身不忘。


夜半饺香

在农场吃返销粮的那几年,我们吃的馒头是用80号面粉做的。80号面粉是从小麦中磨取部分精粉后,将剩余的连麸子一起磨成的面粉。因此,馒头的颜色是棕褐色的。

20岁左右的我们,每天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成天吃80号馒头和没有油水的煮土豆,肚子总是没到开饭时间就开始饿得咕咕叫了。

一天晚上,我们饿得睡不着觉,趴在炕沿上说话。这位说:今年春节回家探亲时一定要去好好来一顿耳朵眼炸糕”,吃它个十个八个的;那位说:回天津第一件事就要去吃“狗不理包子”,我要来个“风卷残云”,狂吃没商量,一定要好好地解解馋。

当时我们住的是老乡腾出来的拉合辫房子,一屋八位。大家聊着过着嘴瘾,在精神上会餐。可越聊越觉肚子饿,精神会餐根本解决不了肚子咕咕叫的问题。

这时,班长郑秀璐一下子坐了起来,说:都起来!咱们包饺子吃 !大家齐声响应,光着膀子从被窝里爬了起来,用石头、剪子、布的胜负结果做了分工。我们八人,有的到老乡家去弄面粉和鸡蛋,有的到菜地里弄角瓜和韭菜;有的合面擀剂子包饺子,有的生炉子、挑水、煮饺子,就连饭后收拾锅碗瓢盆的活都用石头、剪子、布落实了。

八条汉子能干能吃,很快就将饺子包好、吃完了。饭后我们坐在炕头上,每人点燃一支香烟,左手揉着肚子,右手夹着烟狠狠地吸上一口,慢慢地将烟吐出,好像八个神仙似的。好个美哉!

那天晚上,我们睡得很晚,但我们可吃了一顿油水不大、确是饺子的饱饭,真是划算透了!


套野鸭子

南阳是鱼米之乡,水田与大田的种植面积大致相同。我在南阳看过两年的水。

南阳的水田有别于关里的水田。关里的水田多为提水灌溉,而南阳的水田是自流灌溉。建场初期,创业者们在讷谟尔河上修起了拦河坝,将滔滔的讷谟尔河水通过干渠、斗渠、毛渠进入稻田里。知青到场后,在老农们的带领下,平整稻田,筑池修埂、放水泡田、播种淹稗,年复一年地从春种忙乎到秋收。

秋天到了,一眼望不到边的稻田发出沁人心脾的香味,人们脸上泛出丰收的喜悦,同时也吸引一群群野鸭飞来,俯冲消失在稻田里,吞食着沉甸甸的稻穗。

到了这个时节,水田已撤水晒田、准备收割稻子,多数看水员都回连队了,只留下一两个看水员护秋。有一年,我和当地老青年季如同被留下来护秋。

我们在稻田里扎一些稻草人吓唬这些野鸭和鸟类,怎奈偌大面积的稻田用这种方法根本不起任何作用,野鸭仍肆无忌惮地在稻田里“会餐”,不论我们怎样哄喊、恐吓都奈何不了它们,依然像在和我们捉迷藏似的逍遥。看着那一只只肥硕、漂亮的野鸭从眼前飞落,我们嘴里咽着口水,脑子里却盘算着如何捕捉并餐之的招法。

鸭有鸭道。在没收割之前,除了我们看水员外,稻田里或池埂上是没有人来的,被密实的稻子封盖着。但由于野鸭们每天都来光顾我们的稻田,便在池埂上走出了一条条鸭道。这道是野鸭们获得食物的生路,也是看水员获得野味的通道。

    家鸭走路脖子是一伸一伸的,野鸭也是一样。这就为我们捕捉野鸭提供了机会。我和季如同一起开始布下圈套:将柳条从上拧到下、拧出劲儿来,在柳梢的一端环出一个圈来做成活扣,若野鸭头钻进此圈后脖子继续一伸一伸的,就会带动并使圈套的活扣越来越紧,直至勒紧野鸭的脖子;野鸭的脖子一旦被控制,它的两只鸭蹼无论再怎样扑腾都无济于事。

    通常,我们早晨开始在鸭道上设套,上下左右、交叉布满了圈套,总会有一个合适的圈套被那只贪吃的野鸭钻进,成了我们的“瓮中之鳖”。下午,我们就开始顺着鸭道搜索,总会有一两只野鸭入笼,晚上我俩在看水房里的那顿美餐可就别提了,那叫一个香!


鱼趣和鱼具

南阳四面环水,大水泡子连小水泡子,有小五大连池之称,是个垂钓的好地方。

我们班都会钓鱼,并不是说我们的钓技有多高,而是南阳的鱼太好钓了,好像有点 “傻”。

有一次我去钓鱼,鱼非常咬钩,一条接一条,我的大鱼篓都快满了,收获颇丰、钓兴正浓。这时我发现我带来的蚯蚓没了。

这可怎么办?回去再挖吧,怕赶不上这拨上鱼的机会,不回去又拿什么当鱼饵呢?

我突发奇想,将钓上来的鱼破腹取肠,用鱼肠子当蚯蚓作为鱼饵穿在钩上,甩进水里一试。我目不转睛地盯着鱼漂,只见那鱼漂微微一动,片刻就被托上水面。我心中一喜:断定那是鲫鱼咬钩了!我用手腕一抖,鱼弦被绷紧了,一条大鱼被鱼钩死死钩住,在水中游来游去试图挣扎逃脱,水面泛起层层鳞波。

我不知所措:鱼很大,若楞往上拽,恐鱼钩拉掉鱼唇,鱼将逃之夭夭,这岂不是前功尽弃!在一旁垂钓的战友傅毅民同学见此状况,赶紧提着抄网过来帮忙。一条一尺多长大鲫鱼在抄网里活蹦乱跳。我们高兴地收杆往回走。回到宿舍,我们把这条大鲫鱼放在洗脸盆里,鱼的头尾都分别翘在盆边上。好大的鱼呦!

钓鱼尚需家什妙。这么好的钓鱼环境,我们得把钓具给备齐备好了。

我们开始自制风漂。风漂是鱼漂的一种。它的传感精度要比一般的浮漂高得多,是钓鱼的重要器具之一。

当地人钓鱼就是用高粱秆头当渔漂并系在鱼弦上,鱼弦的尽头系上鱼钩,另一头系在鱼杆一端。德都县卖的鱼钩最小的也得有一吋五,用这种大黑钩钓上来的鱼却只是柳根、麦穗等这样的浮鱼,我们从未见过他们钓上过鲫鱼等大鱼。

鲫鱼是在水底吃食的一种鱼,这种大钩,鲫鱼是无法吞进嘴里的。再加上用高粱秆做的鱼漂也无法作为传感器去准确地探明水底吃食的鲫鱼是否在吞钩。因此,不明白这些原理的当地人,无法像我们那样钓到大鲫鱼。

我们就教他们做鱼漂:用废牙刷把,加热后拉成直径约五毫米左右的塑料丝棍,取其中约150毫米长较均匀的一段做成风漂的标志棍儿,用白黑红三种油漆画上标记;把暖瓶软塞做成圆锥体、将其圆滑修整好并刷上白油漆;最后将棍儿旋进锥体中心,调整标志棍儿在圆锥体上下的比例,得当后即可完活。

我们又教他们如何标定风漂在水中的临界状态,以确保风漂的精度。用牙膏皮做铅坠固定在离鱼钩约一寸处,将风漂用猴皮筋固定在离铅坠一尺处使其可上下随意调整;打来一满桶水,将铅坠沉到桶底,在风漂头露出水面一厘米的状态下减加铅坠的重量,这样标定工作结束,也就是说,在水泡子里钓鱼时,可根据水深调整风漂,只要风漂头露出水面一厘米,就说明铅坠已在水底,这就标定出鱼没吃时的临界状态;当鱼吃食时,风漂就会被托起,此时你只要一抖鱼杆,一条鲫鱼就会浮出水面,成了你的篓中之物了。

我们又将从天津带来的鱼钩送给他们,那是不锈钢的馒头钩,别看这鱼钩小,可钓的都是大鲫鱼呵!

我们屋八位知青,每人一副鱼杆。每到夏季,收工前每班先回来一个值班的战友。别的班值班人员回来时尽职尽责地为大家挑洗脸水、烧热炕;我们班则不然。值班的人回来不打水、烧炕,而是回来扛上八付鱼杆,直奔大堤外的水泡子,将鱼钩挂上蚯蚓甩进水里钓起来看;收工时其他七位战友也直奔钓鱼处,都聚精会神地钓鱼。每天我们都会有三四斤的收获,每天都会有鱼和鱼汤进到我们的肚子里,尽管没有油煎醋烹、只是葱姜伺候,但现在回忆起来依然觉得美味可口。


八个“葛优”

在回津探亲归来的一个晚上,我们班这八位,对面炕、每炕四位,钻进被窝里趴在炕沿边相互说笑着,我随着话题提议道:“咱们都剃成秃瓢咋样”?

有人同意有人不表态,但多数没反对。这意味着此提案被通过了。

那时连队有剃秃瓢的,但一屋八位全剃成秃子,可没见过。B战友是高中生,比我们大三岁,正是搞对象的年龄很注重仪表,他有些犹豫。

犹豫也不行,剃也得剃不剃也得剃,要马上完成八个秃子的作品没商量。

大家呼喊着:“先把他的头给剃了!”;“你小子挣扎也没用,也不多给你剃,就剃一下”。说着,大家把他按在炕上,用剃头推子在他茂密的头发中“犁”了一道沟,他的头上顿时出现了一道没了“毛”的头皮。“这小子,脸挺黑,里边还挺白的。”大家说笑着松手把他放了,把一个半成品的秃瓢放在一边不再理他了,任他嘟囔着、叫骂着。

B战友这个难剃的头给剃了,别人就好办了。尽管他还在一旁央求,申请将两边的“毛”全给剃干净,以完成全部的“剃度”过程,但大家都没空搭理他,相互间剃着光头。

剃光头后,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乐得合不拢嘴;你摸摸我的光头,我摸摸你的光头,光溜溜的再加上那头发根的硬茬,手感麻嗖嗖的。这下子每个人脑型的真面目都露出来了:脑袋有周正的有不周正的、有前梆子后勺子的、有小时睡偏了头呈三角形状的,一个人一个样,很好笑。

旁边宿舍的战友听到我们班出奇的热闹都过来看个究竟,一看一屋子秃瓢,都笑得前仰后合的,这样一传十十传百,整个南阳,除了女生以外没有不光顾我们的,一下子我们屋诞生了七个秃子。

现在就剩B战友一个人还没有完成作业。他现在的头型更加惹人注目,有点美国嬉皮士的感觉。我们七个秃瓢拿他的头型“练”了起来,说笑着、挖苦着。当完成了找乐任务、“广告”任务、需要“撤展”时,我们还是友好地成全了B战友。最后,八个“葛优”终于诞生了!

几天后,我们的行为在男生中得到了大面积的推广,一时间,秃子遍布南阳各个角落,人们也见怪不怪了。


八段锦与六段功

    八段锦与六段功是锻炼身体的一种方式,它曾在我们班盛行一时。

记得好像是侯勉,回津探亲返连后拿出一本六十四开的小册子,书名是《八段锦与六段功》,是竖排本的,左下方竖写着:“济南八旬叟谷岱峰老人著”。

翻阅一看,分“床上八段锦”与“地上六段功”两个章节。我们就对照着书中讲授的路数练了起来,相互之间还经常讨论切磋。

床上八段锦的核心是干沐浴,分浴手、浴头、浴面、浴目、浴鼻、浴腹、浴脊、浴臂、浴腿等;并伴施旋目、鸣天鼓、叩齿、鼓漱、搓脚心等环节。在开始练功时,需双腿盘坐,眼不斜视、耳不旁听、意守脐中,静坐一分钟;然后双手对搓80次,搓后手感发热;之后依从上到下、从左到右顺序做完。

地上六段功的核心是舒筋络,练腿力。因当时下乡时大家每天干活都很累,上炕后谁也不愿下床练,故坚持得不好。

在练功期间,我们班侯勉、冯恒达和我比较投入,坚持时间较长,收效甚好。当时我的姐姐和弟弟都在河北省农村插队,他们下乡的地方较贫困,种地都是人工种植无机械化而言,生活极其艰苦、劳累,回津时面黄肌瘦的,十足的一个乡下人;我在农场也同样艰苦劳累,不同的是机械化高些。尤其是春节回津前的劳作,都是在场院机械化脱谷,比在地里干活相对轻松些。因此,我们有空练八段锦与六段功。我和姐姐弟弟春节相聚一同过年时,亲朋好友们都说只有我不像种地的:“白里透红、面见有光”。这两句这正是《八段锦与六段功》书中序言所用之词!看来我是练法得当,受益匪浅了。我至今还在断断续续地用此法锻炼,并不断地结合自己身体的状况进行章节间的选择性的锻炼,并教别人学习八段锦。


净重数据

净重就是去掉包装后的重量,对人来讲就是脱掉衣服后一丝不挂的重量。你知道我们在南阳是怎样称净重的吗?

我们班一年称两次净重。一次是在春节从天津探亲回南阳后;另一次是在夏收小麦后。从天津回来后,由于在天津得到了充分的休养生息,重量都会增长;麦收时节是苦夏,劳动强度大工作时间又长,粮食又不够吃,大家的体重都会减轻。其实,体重的变化大家都不在意,只是想通过这种称净重的方式来寻求一种快乐。

连队食堂有杆大秤,秤杆约有十厘米粗、三米长,秤头上端有一大吊环儿是穿扁担用的,以方便两个人担起重物;秤头下端有两个大铁钩,用来钩起重物的。平时,食堂常用此秤称整麻袋的粮食和食物,在连队大会战杀猪改善伙食时,此秤是称生猪的量具。

剃完光头后大家提议要称一次净重,这是难得的绝对的净重,连头上的这点“毛”也没了,整个是去称一个去皮去毛的“生人”。

按老规矩,将称重的工作流程立项,每项用“石头、剪子、布”落实,输者干活赢者享用。如:到食堂借秤需定一人-----抬扁担需定两人-----看秤砣需定一人-----制表记录数据需定一人-----到食堂还秤需定一人,公平合理落实到人,这种游戏规则大家都已经习惯了。

称重的人站在炕上,一炕一位,将扁担穿在吊环儿里担起;看秤砣的站在地上到位;被称的人将衣服脱光,一手先抓住钩子,另一只手环过大腿后握在那只握吊钩手的手腕上,离地垂吊起来平衡后,报出读数,即完成一个称重循环。这样,我们八个人乐呵呵地得到了净重的数据。

      

    作者简介:见《建战备点日记摘抄》文末。

 《躬耕南阳》电子书(二)生活撷趣(14)一班琐忆 - 一枕清霜 - .《躬耕南阳》电子书(二)生活撷趣(14)一班琐忆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