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躬耕南阳》电子书(三)南阳之恋(6)连队生活散记  

2014-10-18 20:05:11|  分类: 躬耕南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连队生活散记

王向渤

 

一、“倍儿牛”的十二连

刚下乡那会儿,永丰十二连可是个响当当的连队。

当时,上海知青中有个“好八连”,哈尔滨知青中有个“娘子军连”,他们都是挂在农场领导嘴头上的先进连队。咱天津知青中有名的,当然就是十二连了!其实我们还没到永丰,当地人就知道了“南开”的大名,说南开中学是个全国有名的学校,学生都是高干子女,牛得很呢!南开有多少高干子女,鬼才知道,但南开毕竟是南开呀,那“牛”劲确实不服不行!

那时候,冬天干不了啥活,政治活动就开展得很多,常常有集会在场部召开。一去开会,咱十二连就该露脸了。

南阳离场部四里地,到场部开会肯定是走着去的。当时,天津市政府为下乡知青每人做了一套“行头”,是仿军装的样子,黄大衣,黄棉袄,黄帽子,棉胶鞋,把“行头”穿戴整齐了,还真像那么回事呢!

连队从南阳刚出发的时候还没啥,等到接近了场部的那座小桥,大家伙儿的精神头就来了。李延群、胡光两位连长开始整队伍,喊口令,“六子”(郑秀璐)扬起军号,嘀嘀嗒嗒地一吹,一百多人齐刷刷地走在通往俱乐部的路上,引得路过的职工无不侧目观看,那神气劲,哪个连队也比不了!

进了会场,连长一声令下,百余人“哗”的一下坐在凳子上,整齐划一的动作,让周围的连队羡慕不已。哈尔滨知青去得早,好像没有统一的服装;以会穿著称的上海“小阿拉”却只能穿着他们做的有点臃肿的绿大衣,显不出样来,而十二连战士的神态就好像正规军在杂牌军面前一样,装备精良,气势高昂,光从气势上就把别的连队镇住了。

接下来的“拉歌“更不在话下,在此伏彼起的”打擂“中,只要胡光高亢的大嗓门一吼,整个连队就响起嘹亮的歌声,把别人都压了下去,整个会场就看十二连的了!

十二连是南开人组建的连队,南开是什么?牛学校!南开人呢?当然是“倍儿牛“的了!

 

二、温情的偷盗

偷盗还有温情的吗?有啊。

十二连是以南开中学老高一、老初一为主体组建起来的,高一的不过二十一、二岁,初一的才刚刚十七、八。不管大的小的,用现在的眼光来看,都还算是个孩子。可就算十七、八的孩子,也得要自己过日子啊,远在三千里地之外的父母,谁能照顾得了呢?

于是,洗被子、做被子就成了小伙子们的大难题。

幸运的是十二连不都是小伙子。在天津,南开中学的辅导员制度就作为一条经验推广的。高中班辅导初中班,高中同学和初中同学相识、相交,在学校就有基础了。而南开的高中可是有女生的啊!这样一来,从学校就做辅导员,到了北大荒,依然还得做辅导员——光荣传统嘛。

不知是连首长们的策划,还是辅导员姐姐或她们妹妹的主动关心,帮助又懒又脏的毛头小伙子们拆被子、洗被子、做被子就成了女生们发扬革命友谊精神的最好题材。

可惜的是男生们并不那么情愿被人帮助,一是那年头男女之间不像今天这样开放;二是连脚都不愿意洗的小伙子们,盖的被子实在有点......于是藏啊,掖呀,硬着头皮自己干呀,就是不想被人帮助。

在这种情况下,趁男生们上工的时候偷偷把被子抱出来,洗干净,再缝好,就成了在家值班女生们的额外任务。

那时候,除了少数“干部”和比较“成熟”的以外,男生女生很少私下来往,活动归活动,干活归干活,私下有交情的可不多。于是,收工回来一看,自己的被子被洗得干干净净,连谁帮自己洗的都不知道,男生们就开始嘴上声讨偷被子的女生。幸好这种声讨不是本意,坏小子们半推半就,得便宜卖乖,大家在心里偷着笑呢!

这种温情的偷盗持续了多久?不知道。有没有人帮助我洗过被子?说句没良心的话:记不得了,但我从来没自己拆洗过被子,那倒是真的。

 

三、塑料布的命运

没去过北大荒的人,一提起那里的冬天,脑子里就是一片冰天雪地,奇冷无比。其实,北大荒的冬天也是冷暖两重天呢。在外面,可以冷到零下四十几度,滴水成冰;在屋里,暖和和的炕,热气腾腾的炉子,却可以脱光了洗澡呢。

刚去北大荒的时候,在城里长大的年轻人没见过火炕。可冬天不烧火炕,就是再傻的小子也扛不住呢。于是在当地老乡的指导下,我们开始学烧火。别以为烧炕简单,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往炕洞里添柴火,烧了半天也不见热。摸一遍,没感觉;再摸一遍,还是没感觉。最后摸摸有点温度了,才想,凑合着睡吧。没想到,到了半夜,那火炕开始发挥威力,滚烫滚烫的,根本无法贴身。人就像烙饼一样,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当时,塑料布是比较常用的东西,在褥子底下铺块塑料布,在被子上铺块塑料布,都是为了防土和防灰。我褥子底下就垫了一块淡蓝色的塑料布。就这样,逐渐发威的火炕不仅把我烤得翻来覆去,连下面的塑料布也遭了秧——慢慢地融化,紧紧地贴在了褥子上。烙了一夜饼,第二天早上起来一看,哈哈,我的褥子有了非常匀称而结实的防水层:摸上去硬梆梆的,一敲还当当响,除了难看一点,嘛都不碍事,照样可以用!

经过热的考验,塑料布改变了模样,但依旧可以使用,不过经过寒冷的考验就不行了。

刚到北大荒的时候,正赶上中苏关系紧张,可能是根据上级的有关指示吧,各连队纷纷上山建造战备点。所谓建战备点,其实就是挖一些简易的窝棚,一旦战争爆发,可以把人转移到安全地带。

那一年,我在王文山排长带领下,作为一个小分队的队员来到一座不知名字的深山中,开始了艰苦的野外生活。经过大约20多天的奋战,我们完成了任务,开始返回连队。从山上返回的时候是一个极为寒冷的季节,山上大雪覆盖,路途难行。不巧的是,由于天气太冷,汽车半路抛了锚,半夜里停在荒无人烟的深山老林里,无法动弹。北大荒的冬天,坐在敞棚车上本来就是一件难以形容的遭罪事,而大半夜停在冰天雪地,那滋味真是很少有人尝过!经过几个小时的维修,汽车终于发动了,我们蜷缩在卡车上,在半僵死的状况下回到了连队。那时,天还没有亮,知道我们信息的战友们早就做好了准备,汽车一到,就赶快出来接应我们。可那时候,我们坐在车上的人几乎都不能动了,是连队的同学们把我们从车上小心翼翼地抱下来,背进屋里去的。

而装在车上的行李就没那么幸运了,包裹着塑料布的行李被同学们从车上扔下来,一挨地,那已经冻得酥脆的塑料布就像开了花似的,一下子成了巴掌大的碎片,纷纷落地,完全失去了包裹行李的作用。

因为是滴水成冰的冬天,那一片片粉碎了的塑料布在连队宿舍门前的土地上停留了很久很久,仿佛向人们昭示着火热与寒冷曾经带给它的悲惨遭遇。

 

四、“第一枝”的夭折

南开的学生都有股子“文”气,能考到南开,哪个也不是白给的。可惜的是那个年头,刚刚进了中学的门,“文革”的灾难就来了,使得一大批可能成为精英的南开学子,一眨眼就成了只有初一、高一文化的“知识青年”。

那时候,农场的生活尽管比较艰苦,但在一群生龙活虎的青年人面前,苦点累点根本算不了什么,关键是怎么把使不完的劲发泄出来。于是,一天劳动归来,连队宿舍门前依然是热闹非凡。武的,有练双杠的,练举重的,练跑步的;文的,有吹口琴的,拉二胡的,唱京剧的,南开的呀,会嘛的没有?

还有几个文学爱好者呢。

那时候的爱好者,可不是像后来的小年轻们那么浅薄,喜欢追赶时髦,喜欢那顶“文学青年”的帽子。那时候的爱好者,是想高举文学旗帜,写出传世之巨作,成为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英雄,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伟业呢!处在青春萌动期的青年人,谁没做过不知天高地厚的梦呢?

于是,几个喜欢写点东西的同学悄悄地商量:我们组织个文学社,出一本小刊物吧,借此发表我们的作品,抒发我们的情感。说干就干:德明给即将问世的小刊物起了个名字叫《第一枝》,好像是当时比较红的一位诗人有本诗集叫做《东风第一枝》,取它的一部分做了刊物名,我用故意老道的语言为它准备了一篇发刊词,好像还有仲华、国强等几位同学的作品。作品凑齐了,又好像是朝平帮助设计了封面,用钢板刻好,蓝色油墨印出来,一本小小的刊物就这样诞生了。

在文化遭到摧残的年代,在北大荒寒冷的土地上,《第一枝》带着青年人的幻想悄悄诞生了,可没想到的是,这《第一枝》竟然成了“最后一枝”,这本小小的刊物竟成了绝版。

原因很简单,一位心有余悸的家长告诫我们:你们这可是“结社”呀,如果有什么问题,掉脑袋的可能都有!

一句话醍醐灌顶!那时候,“文字狱”是到处开办的热门单位,对三十年代《太阳社》、《创造社》的批判,直言青年遇罗克等几个人的悲惨遭遇,都使我们刚刚起来的热乎劲儿降了温,于是,《第一枝》悄悄地诞生,又悄悄地夭折了......

那个难以评判的年代,磨灭了多少青年人的美好梦想啊!遗憾的是那本至今还印在我心中的小册子《第一枝》,却没有一本保存下来。如果有人保存,恐怕也该算是那个特殊年代的“文物”了吧?

 

作者简介:天津南开中学1968届初中毕业生。19698月下乡至黑龙江永丰农场良种站,曾任连队卫生员,农场卫生院药剂员。现任东南大学党委老干部处处长。

 

 

《躬耕南阳》电子书(三)南阳之恋(6)连队生活散记 - 一枕清霜 - .《躬耕南阳》电子书(三)南阳之恋(6)连队生活散记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