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躬耕南阳》电子书(五)体坛文苑(6)从《南中周报》到《南阳周报》  

2014-10-20 10:14:42|  分类: 躬耕南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南中周报》到《南阳周报》

于德宁

 

1965年我考入南开中学。在南开求学期间,印象最深的是《南中周报》。那时候,每到周一,一进校门就会看到南楼右侧墙上新出刊的《南中周报》。板报前,里三层外三层地围满了学生,他(她)们在欣赏板报的内容。当时我只有十三四岁,个子小,但也是挤在人群中的一位读者。

40年过去了,记忆犹新:《南中周报》的粉笔字写得好美!一笔一划,字迹工整,既苍劲有力又不失清秀整洁。板报上各种字体交叉布局,字体规范,字号得当,十分得体。每期出来,我都会伫立在板报前,揣摩板报上每一个有特点的字;板报的插图和花边更是令大家赞不绝口!我不懂绘画,只是感觉作者不同于其他的板报设计者,不是照搬《黑板报图案集》的图案,而是根据文章中的内容和主题,靠自身的绘画意境和功底,点缀出各种绚丽多彩的画面。一幅幅插图,那么轻松活泼、贴近生活、诙谐幽默、栩栩如生,表现出作者驾轻就熟的美术技巧和特有的艺术境界;一篇篇文章那么吸引读者。文章源自校园生活和社团活动的新闻趣事,以及国内外时事的简明报道,经作者(也可能是文字编辑)深入浅出地提炼和挖掘,文章结构合理、内容生动、逻辑严谨,在语法修辞和遣词造句上也十分规范。在我看来,《南中周报》的字若汇集成册的话,是一本可临摹的字帖;插图是一本令人喜爱的画册;而其中的文章则是一部天成的散文集!

《南中周报》在我脑海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能编写出这样档次的黑板报一直是我心中的梦想。1969816日,我随同南开中学1968届初、高中同学来到了黑龙江省永丰农场。非常幸运的是,我们这126位同学并没有分开,而被编成连队驻在南阳屯,在一起过着朝夕相聚、屯垦戍边,艰苦并快乐的日子。

南阳屯曾住有上海和哈尔滨知青,他们都是先于我们天津知青进驻南阳的。

南阳食堂售饭口的右侧立着两块黑板,各长3米,高1.5米,木板厚厚的,做工粗糙,板面已出现裂缝;由于没得到定期的涂黑保养,板面又未擦拭干净仍有上期印迹;文章的质量不高、板书字大行稀,看上去效果欠佳颇有敷衍之感。

我是天津连队的通讯员,常将大家的稿件送给板报编辑。不知不觉地,我发现板报上渐渐采用南开同学的文章多了。后来,出板报的战友有的回城有的上学相继离开了南阳,板报宣传之事就由我连负责了。

从此,黑板报的文章在体裁上出现了变化,从单一的抄书抄报到散文、诗歌和杂文等多种文化艺术形式,版面开始活跃了起来。连里一些文学基础好的同学纷纷投稿,利用黑板报这在当时是唯一的文化形式,在宣传好人好事和反映知青生活的同时,也展示了知青的文学才华和积极向上的心态。这些文学知青也从中得到了文字的锻炼和文学的修养。连队的黑板报办得空前红火。我把大家投来的稿件,特别是用于板报的底稿保留了下来,后经整理,将其中文学味道强,能对连队文化建设有推动作用的一些稿件挑选出来,编刻油印了取名为《第一枝》的小册子。册的封面是黄纸套印的红字并点缀了一枝腊梅,里面的字有我刻的也有初一二班周德明刻的,字迹不是很清晰,这与当时刻版油印条件有关。若是现在,这本小册子会搞得更好些。欣慰的是,我把反映连队建设、劳动场景和知青生活的文稿保留了下来。《第一枝》收编的作品有:周德明的《写在伟大的节日》、《为了保卫今天迎接明天》、《送战友上大学》、《讷谟尔河》、《南阳新歌》等,王国强的《护场偶作》、《诗迷》、《出演》、《七律·游五大连池》、《忆秦娥·瞻仰烈士碑》等,齐文宪的《不忘入团那一天》和十六字令《干》等,以及其他同学创作的20多篇诗歌和曲艺作品。

1973年我入了团,成为团支部的宣委,负责南阳的宣传。我想,如何把黑板报办得更好呢?我下决心重制黑板,像《南中周报》那样,做成90×60厘米规格便于拆装的小黑板,每块小黑板都能独立写下一篇文章或一个专题,8块小黑板并排在一起,组成每期的宣传板块。这是《南中周报》的宣传模式。这种模式对稿件质量和编辑排版要求都是很高的,对我们来讲也是新尝试。如果我们能认真去做,板报质量会提高,宣传效果会更好。我勾画了一张草图,将黑板的尺寸和数量对木匠(也是南开学友)作了交待。学友二话没说操起家伙就干,先是在干燥箱里烘干板料,后精心刨制、拼缝、开槽,很快我们的板报栏就立了起来。刊名为《南阳周报》。板报框架埋在食堂对面,上有遮雨的板眉,小黑板在滑道上抽拉自如,整体版面平整规矩。有了这样一组黑板,我们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就好像战士得到了一种新式武器似的。从此,我们开始在宿舍出板报了,冬天可免遭在食堂出板报时所遇的寒冷之苦;夏天雨前,将黑板抽下来放在食堂、等天晴后再插上,以保护我们的辛苦文章不被雨水冲刷。我们用铅笔打上格,将粉笔削得尖尖的,用心地书画着……,尽情地享受在新黑板上工作的快乐。

后来我离开连队上了大学,在系里还是负责出板报搞些宣传等。这些都与在南开学习和南阳的锻炼有关。说到这儿,需要提一下知青战友王国强。国强不是南开学生,是天津1969届初中毕业生,“文革”前只念到小学六年级,下乡时仅16岁。他和周德明住一屋,深受德明酷爱文学的影响。他学五言七律,又写自由体诗,积极向《南阳周报》投稿,踊跃参加连队的文艺活动,是南阳的文艺骨干。他编写的天津快板《揭老底儿》和《国庆欢歌》获得了农场文艺汇演的创作奖;回津后在天津电视台从事文艺创作。一次吃饭时他说:“我有幸与你们一起下乡。德明对我的习作帮助很大,德宁为我提供了很好的机会”。其实,国强的成功是他自己刻苦钻研、勇于实践的结果。我们都很珍惜《南阳周报》这个平台,正是这个平台使我们能够互相学习、取长补短,充实了我们的文化生活,提高了我们的文化品位。

可以肯定,《南阳周报》不论是书画还是文章,与《南中周报》都有相当大的差距。最近我在撰稿期间得知,当年编辑《南中周报》的学兄学姐,如今大都是各方面的事业有成者,我恍然大悟:难怪《南中周报》办得这么好,原来它聚集了南开“老三届”才华横溢的学长,是他(她)们在小小的黑板上,书写了让人们难以忘怀的精彩一页,传播了南开文化!

我们作为《南中周报》的读者和崇拜者,也不辱使命地创办了《南阳周报》,把南开精神带到了黑土地,将南开文化带到了北大荒,使这里的人们对南开学生产生一种特殊的关爱,对南开中学有着一种特别的崇敬。我想,不论是《南中周报》的编者还是它的读者,都是南开教育文化的传承者。《南中周报》永远是我们南开学子的骄傲!

 

作者简介:见《建战备点日记摘抄》文末。

 《躬耕南阳》电子书(五)体坛文苑(6)从《南中周报》到《南阳周报》 - 一枕清霜 - .《躬耕南阳》电子书(五)体坛文苑(6)从《南中周报》到《南阳周报》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