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躬耕南阳》电子书(五)体坛文苑(4)在南阳耕学的日子  

2014-10-20 10:04:11|  分类: 躬耕南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南阳耕学的日子

刘长青

今年三月我顺路去河南省南阳市游览武侯祠。将到南阳卧龙岗时,却不由地想到黑龙江的南阳,眼前浮现的全是与战友们在南阳朝夕相处、艰苦自学的场景。


南阳的文化补习班

19698月我当上名不符实的知青,下乡来到黑龙江永丰农场,一个有着极富想象力的地名——南阳这个屯子。可喜可贺的是,天津南开中学老高一的三个班和老初一的三个班仍在一起。过去的同学关系又加上了战友关系,南开中学高一是初一的辅导班的概念仍在,只是打破了原班级界限,范围更大了。南开的高中生成为我们的良师益友。而同在南阳的哈尔滨知青连队尽管全是女生,却也不乏才女,也使我受益匪浅。试想,在那个求学无路的年代,如果没有这些战友的帮助,我作为一个老初一的知青想学也难。

生活和劳动的条件异常艰苦,但在农耕之余学习文化知识却有得天独厚的便利。我向高一2班的王家骐请教数学问题,他会满腔热情地给予帮助,讲起来滔滔不绝、如数家珍,常讲得嘴角挂白沫。有次问他如何开平方。他不仅介绍了开平方的具体方法,而且又讲了开平方的原理所在。说是根据二项式定理而来,据此可去开立方或多次方。他的话使我大开眼界,深受启发。我从心里佩服他,难怪人称华罗庚第二呢。更佩服南开中学的老师,因为他说的知识大部分是当时课本上见不到的,多亏南开中学老师的慷慨传授。南开中学的老师在教学时给了学生多少馈赠,由此可见一斑。         

1973年夏秋相交的季节,传闻上大学要采取“在群众推荐的基础上加试文化课”的方法。南阳的战友们也斗胆把自学文化的方式从地下转到半公开化。至今还记得,连队的李迎澄、黄立德等战友在夜深人静时,手托收音机紧贴着耳朵自学英语。此时连队自发地办起业余文化补习班,多由原高中生和优秀的初中生来任教。课程门类齐全,分有初、高中班。记得讲授高一数学课程的是哈尔滨知青孙幸,她的妹妹是孙鹤,也同在南阳(但愿我没把她姐俩的名字搞颠倒)。在我眼里孙幸是天生的教师,开讲第一个章节的“函数与图像”便讲得清晰流畅、环环紧扣。可惜当时大家的学业已如撂荒地,乍一学起,学过的人也不觉轻松。但这不妨碍“老师对学生”的严格要求,测验时,考场是极正规且严肃的。考卷由任课的战友事先亲自刻蜡版油印出来,试题绝对保密。我的成绩得到孙幸的赞许,学习热情愈加高涨。可惜,由于政治形势变化,补习班不久便不得不停办了,但自学之火已无法扑灭。


在南阳自学的时光

至今,我还珍藏着当年用过的那盏小油灯。它曾照亮了我的自学之路,也见证了我和战友们的不悔历程。

黑龙江的冬天既漫长又寒冷,南阳的最低温度到零下四十六七度。那个季节本身是昼短夜长,加上经常停电,更显得北大荒的夜是出奇的黑、格外的长。当时的生产劳动时间安排在上午九点至下午三点,一天两顿饭(无中午饭)。收工早,长夜便是最好的自学时间,因此小油灯也成为我自学的必备工具。

秉灯夜读,鼻孔会慢慢充满油灯的油烟灰。如果手在鼻上乱抹,会给自己扮个黑花脸。隔一阵必须清洗鼻孔。擦一把脸,既干净又提精神,这也是一种特殊的休息方式。

那时找本书好难。我能搜集到的初、高中的数理化教科书,是多种版本、不同年代的,即便如此,也难凑齐全。如果借到一本其它教材作替补,已是幸事。当年从上海知青余世浩手中借到一本《数理化自学丛书》(平面几何之二),如获至宝,欣喜若狂。因为它太适合自学了。我从中得知,这套书共十七本。遗憾的是,在最需要它时,却仅能看到其中的一本。

1978年秋,其实我并不需要它了,可是出于一种复杂的感情,在它再版时,我立刻毫不犹豫地买下一套,至今珍藏着。这也许是为填充当年对它的饥渴,或许是表达对它特有的痴爱,还许是对它姗姗来迟的怨恨。


在南阳备高考

19771021日从收音机广播中听到全国恢复高考的消息,我兴奋得失眠了。在南阳的知青石锋、戴新起和我,在场部的陈仲华、王向渤都毫不犹豫地报名了。当时规定,考生须经过黑河地区的初试筛选才有参加省复试的资格。

111920日进行黑河地区初试。我们的考场设在永丰农场场部的学校。只记得知青与当地的应届高中生同进考场,在年龄上的差距很大,让人产生叔侄同窗的错觉。走进考场时有种隐隐的紧张,但是想到南开中学、南阳已给了我许多知识,自学之路走得也不短,心情立刻变得异常平静。我们顺利通过了黑河地区的初试。前不久听说,这次初试成绩的前五名全是南开中学的知青。

复试是1217日至18日进行的黑龙江省统考。复试前,通过体检才能填写高考志愿。体检的程序很复杂,后半程要求赤身裸体地接受检查,一切按医生的指令去做。当时感觉这不仅仅是检查身体,更是检验人的心理承受能力。临结束时,有位医生随口说,这是按最正规的征兵体检要求做的,你的身体条件够飞行员一级甲等。这要感谢南阳,是南阳让我的身高、体重增加不少,变得强健。

当时是考前填写志愿。我自感文化知识基础薄弱,为确保回天津上大学,便放弃了填报知名院校,而把天津纺织工学院(现天津工业大学)作为第一志愿。

我们1216日下午乘汽车,到达一百里外的北安时已是晚上的十点。转天上午来到设在北安农场中学的考场。不知当时的气温是多少,只记得考场里的窗户上结有厚厚的霜,黑土地面被冻得一道道约三厘米宽的裂缝。

考数学卷时,我遇到三道涉及高中内容的考题,一时无思路。做好其它题目后,我摘下皮帽子,抽上一支烟。不知何故,看见我点烟,一直站在我身后的监考老师转到我面前却欲拦又止。考生们为暖手脚而发出的吹手声和靴头的互击声,此起彼伏,不觉中我茅塞顿开,解题思路全有了。

这次高考,我们几位报考的知青全部考中。我来校报到时,去黑龙江招生的佟老师说,他一看到我的数学成绩在黑龙江省名列前茅,是单科状元,立即把我的档案抓到手中不放了。闻此我感到无比自豪,更想让在南阳与我一同备考、帮助过我的石锋和戴新起听到这一消息。

去年,有个中央台的电视节目讲,恢复高考的第一届考生年龄差距最大,报考人数和录取人数的比例是291。这在中国历届高考中是空前绝后的。沉寂十二年所出现的千军万马奔考场的场面已成为历史,很荣幸,我在南阳成为了这一历史的见证人。

离开南阳已近三十年,我却仍常忆起南阳,想起许多人和事。至今难以忘怀的是让我感恩不尽的南阳人,令人念念不忘的是南阳情。南阳给我的已太多。

   作者简介:见《记忆中的讷谟尔河》文末。

 《躬耕南阳》电子书(五)体坛文苑(4)在南阳耕学的日子 - 一枕清霜 - .《躬耕南阳》电子书(五)体坛文苑(4)在南阳耕学的日子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