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躬耕南阳》电子书(六)逝者追思(7)我与许建军对弈  

2014-10-22 12:41:00|  分类: 躬耕南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与许建军对弈

胡光

 

   下乡之前,我居住在南开区西门里罗底铺胡同。60年代初,胡同里一位叫郭奇的大爷,中国象棋棋艺十分了得,曾获天津市职工联赛冠军。近朱者赤,那个时期,无论春夏秋冬、白天夜晚,三百多米长的小巷里,棋摊众多,一批业余棋迷应运而生,我便位列其中。小学毕业前,参加全市少年组(13岁以下)象棋大赛,从二百多名选手中杀出重围,最终获第六名。

1969816下乡时,我带去了一副象棋。繁重的劳作之余,闲暇和同学捉对厮杀。怎奈连队里南开中学人才济济,但下象棋者甚少,出我其右者更无。有道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下棋至无对手时,便油然生出寂寞感。

有一天,许建军同学找到我,说:“听说你棋下得不错,我想学学。”但分明从他的语调和异样的眼神中捕捉到的是挑战叫阵之信息。我随即答道:“甭客气!咱们三盘两胜,谁输谁负责把晚饭买了!”

记得十分深刻,建军开局走得非常另类:“仙人指路”(连里同学凡和我交手的,大抵是“当头炮”、“飞象”之俗套),我应“炮八平七”……战至数十回合,建军首盘告负。第二盘,建军摆出“叠炮”,我对此阵生疏一些,应对不妥,不久便败下阵来。关键的第三盘,开局和中局我走得比较主动,棋势略占上风。此时,我以为胜利在望,不免旌心摇动。怎料建军“后手”功夫确佳,耐心与我周旋,常常为一步棋沉思良久(无愧于他的外号“老慢”),最终竟一一化解被动之势,与我战和。战火将熄,我已知建军棋力。凭心而论,彼此不分伯仲,而他的“后手”功夫在我之上也!建军又和我商量:“再战一盘,分出胜负如何?”此时,我有些心虚,思量若最后输了,到食堂替他晚饭付钱实乃区区小事,“棋坛盛誉”毁于一旦,则影响巨大矣!便略施小计,托辞还要开会,改日再战。建军脸上闪过不易察觉的笑魇,又道:“下次咱们改下围棋吧?!”我不会下围棋,又闻建军围棋打遍南阳无敌手,自然没有了下文。

之后,建军先于我调往苏家店农场,为开辟水稻种植立下汗马功劳!我亦调往农场局工作队,进驻长水河农场。从此天各一方,我们的棋缘未续。后来,当我惊闻建军在苏家店农场不幸遇难时,万分悲痛,他那平素憨厚朴实且聪明实干的形象以及我们之间曾经的对弈便铸成了我心中永久的记忆。

作者简介:见《南阳拾趣》文末。

 《躬耕南阳》电子书(六)逝者追思(7)我与许建军对弈 - 一枕清霜 - .《躬耕南阳》电子书(六)逝者追思(7)我与许建军对弈 - 一枕清霜 - .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