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躬耕南阳》电子书(十)后记部分(2)后记  

2014-10-25 09:30:19|  分类: 躬耕南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后记

编撰一本南阳文集的想法可以追溯至十一年之前。胡光、德宁、新民诸君就曾经为此呕心沥血,付出过很大的努力。奈何其时散落在各地的知青们正值壮年,混得不错的,正在全心打理事业,或在经济大潮中搏弈拼杀。功尚未成、名又不就的,适逢上有老下有小,或许正在竭尽全力“保护”着自己在单位里的那个小小的饭碗,或许正为何时下岗、何时失业而忧思——生存总是第一位的。当时也凑成了二十来篇稿件,然毕竟涵盖面、作者面及文章深度都难以体现南阳的那段历史,展现南阳那特有的风貌,不足以出书成典。尽管当时的“地主”——永丰监狱政委马云浦先生已于1996112日为文集专门写下了热情的序言《远边的回声》,然而终究暂时搁浅。

梦想终于重新张开了腾飞的翅膀。

2005 ——2007年间,黑龙江省政协编辑出版了《知识青年在黑龙江》文集;南开中学老三届校友编辑出版了老三届文集《感念南开》;而天津市政协组稿《天津知青在祖国四方》一书也进入了收官阶段。在上述三部文集中以南开同学为主体的南阳知青们深藏心底多年的记忆、思绪、求索和豪情一股脑儿迸发出来,文思如涌泉,先后写就了一批有内容、有生活、有认知、有感悟的文稿三十余篇,其中已发表的近二十篇,已被天津政协选中待发的十几篇。不谋而合的是,此三十几篇文章中,笔触大都直指南阳——那个让他们奉献了生命中最美好的青春时光的、让他们经历劳作、经历苦难、经历蜕变而又从意识和品质都得以升华的东北小屯子。“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南阳知青对南阳的那份刻骨铭心的情感,是局外人很难体会到的。

至此,编发南阳文集的时机已经成熟。

20071020,德明在小范围内提出重新考虑南阳文集事宜。此时,距离同学们离别南阳的时间最短的也已超过了廿五年。中途整体调往建边农场的“大部队”;单个参军、上学的同学离开南阳的时间跨度已逾三十二、三年以上。当年的十七、八岁的小伙子、大姑娘们如今已两鬓染霜,年龄往“ 六张”上奔了。时不我待,到了只争朝夕的时候了。

一个多月后, 即同年122日,南阳文集编委会联络组正式组成。德宁、宴欣、朝平、胡光、国强、德明六人在宴欣办公室召开了联络组第一次工作会议。由于之前已准备充分,会议进行得相当顺利。德宁作为主联络人通报了已有稿件的情况:计现有成型稿件36篇,约11万字;加之资料性稿件8篇,共约15万字,涉及作者十七人。会议认为,南阳文集的骨架已经成型,但尚有缺陷:

一、作者面不足,目标应达到四十人上下为妥,以充分体现南阳人写、写南阳人的广泛性和群众基础。

二、文稿中反映的劳动、生活的面还不宽、不细、不全,如构成南阳工作体系中不可缺少的一些单位或岗位,像机耕队、实验区、食堂、看场、看水、养猪、烧酒、木匠房、大车班等题材尚无稿件。

三、作者的地域分布也需扩展。南开高中学长稿件缺口较大,而哈尔滨三连女知青稿件还是空白。就南阳文集而言,这些缺陷将是致命的。假如文集中没有占据南阳半壁江山的女三连的一批有份量的文章,那甚至不能称为南阳文集了。

针对上述问题,编委会人员做了具体的分工:德宁负责全面的组织、协调和主要的技术工作;朝平兄以联络高中学长为主并开始设计文集的封面,封底和插图等;宴欣专攻“外事”,广泛联系漂泊在四处的同学、战友和老三连的姐妹,约请远道的稿件;胡光、德明、国强负责联系缺门专题作者,以补足南阳的劳动生活题材并开始进行已有稿件的审核工作。

会议还特别决定为五名已经去世的南阳战友搞专题,出专栏,撰写回忆和纪念性文章,把他们的劳动生活状态重新展现出来,把他们的音容笑貌、思想感情写进文集,让他们永远活在南阳的历史里。

稿件上来的速度和质量大大超出了编委会的最初设想,也充分展现了诸位编委的辛勤、认真而又卓有成效的努力。从第一次会议到20082月上旬仅仅两个多月的时间,我们就已经收到文稿80余件,文章作者地域涉及到广东、海南、上海、南京等;哈尔滨女三连的文稿也纷至沓来。文章内容涉及到南阳生活的各个层面,各个角落。文稿中有纪实,有回忆,有感悟,有思索,更有珍藏于心的对南阳的那一份无尽的情感。

编辑人员有幸先睹为快。在作品《呼唤》中,我们又看见了胡兰、田美珍,以她们当时年仅十六、七岁的小女孩子所经历的超出年龄、体力而又超出当时承受力的繁重而近乎非人的劳动场面;从王玉兰的《感恩生命》中,我们看到了兄弟情、战友情的集中迸发;从杨靖平对“二老改”“小老广”充满人性和尊重的描述;从刘长青关于讷谟尔河拦河大坝工程的由衷赞叹;从何宴欣发自内心的对南阳晚霞的绚丽、彩虹的柔美的深情表达;从赵玉琴有情有义,有血有肉,敢爱敢恨,直发胸臆的《心中的绿地》;从杜淑文所记述的在“严肃”的大批判会上“无意”嗑开的那一粒瓜子;从《扎根之旅》、《苦涩的野丁花》等作品中所表达的那一份珍贵的同志情,夫妻爱;从侯勉同学提供给编辑组的包括“天津市南开区革命委员会颁发的下乡证书”、“下乡时乘坐知青专列的乘车证和站台票”、“黑龙江省永丰农场颁发的五好战士奖状和合影照”、孟新民至今仍保存完好的113封知青期间的往来家信等珍贵的史记性资料,以及同学们提交的近400张反映南阳劳动、生活及业余活动的照片;等等;真的很难逐一列举,逐一描述。我们很难把那一枝枝、一簇簇的美丽小花一一采撷。我们一次次地感到激动,一次次地受到震撼,更一次次地产生共鸣。南阳是可爱的,究其根本,是南阳人的可爱塑造了南阳的可爱。

事隔三十余年,我们的思绪重新回到南阳。百余篇关于南阳的文字,切切实实地告诉我们:南阳是什么?南阳有多远?

----那是生命的一章一节,

那是历史的一页一篇,

那是一生一世的难舍啊,

那是我们,老南阳人的梦的永远。

套用敬爱的周总理的一句话:我们是爱南阳的!

拜读有关南阳的文字,我们又重温了当年的生活和历史。我们又重新领略了北大荒的艰难、贫困、饥饿和寒冷。痛,并快乐着,是所有文章中共同流露的感情和操守。我们深深体会到诸多南阳战友的思想水准和道德境界。三十年前的南阳生活,也存在着些些许许的不快、误解、纠葛甚至龃龉。试想几百名十七、八岁尚不谙世事的孩子;偏激、颠倒的政治环境;农村和城市的巨大差异等等,加之人们之间在思想认识、行为方式和着落点的大相径庭,也许都会促发许多不愉快的事件发生,有些甚至会造成某些影响一生的伤害。但事过境迁,时过境迁,有些疙瘩已经随着岁月的流逝而解开,有的伤痕已经被历史的进程所抚平。我们欣喜地看到所有的稿件中没有喋喋不休的,没有耿耿于怀的,没有纠缠于过去的是是非非的,更没有借机发泄的。半生蹉跎忆旧时,苦辣酸甜复品之。是非荣辱全不论,且把酒来吟新诗。同学、兄弟姐妹和战友的情谊高于一切,这才是真正的合格的健康的南阳人。

为了尊重作者的语言习惯和行文风格,我们在稿件的审核过程中,仅对我们能察觉的错别字、错别词组等进行了必要的修正,对标点符号的运用进行了一些常规的调整和更正。而在一些表达劳动生活场面,或抒发感情,一吐肺腑的文字中,尽管我们发现有的略显絮繁,有的稍微重复,有的有些冗长等等,为了不破坏原文的一气呵成和原汁原味,我们也未做大的改动。

四个月的时间内,没有行政命令,没有物质刺激,完全以一种奉献的精神在工作,或果断决策,或殚精竭虑,或尽职尽责,或不辞辛劳,大家雷厉风行,团结高效,分工不同,目标一致,就是要将我们在南阳的所历、所见、所爱、所思诉诸文字,给历史一个交待。文集的疏漏或许难免,但大家的真情可嘉,都尽心尽力了。

  征稿的过程是辛苦的,收获的时刻是欣慰的。当我们看到书稿的清样,想象到未来成书的身影,仿佛扫去了所有的征尘。为了这本书的问世,再苦再累也值得。通过艰辛的编辑劳动,我们最大限度地增加了入选篇数,但仍然留下了遗憾,或者说是歉意。因为文集容量的限制,南阳以外(除了曲建伟和路宏的两篇是我们在1996年征稿后,由我们通过天津政协转投到黑龙江政协,选登在《知识青年在黑龙江》的,应作为特例列为文集稿件)的永丰战友来稿未能选编,这些来稿主要是偏离征稿宗旨,虽然没有入选,但大家写作的投入我们感觉到了,谨向这些战友表示衷心的感谢,同时,也道一声抱歉,请大家谅解了。

  南开中学1968届高初中同学毕业去向表和南开中学部分下乡支边知青名录的资料来源于学校档案,是一份难得的史记性资料,将其中的123班的去向表和南开中学部分下乡支边知青名录纳入本文集的“史料考略”板块,一是考虑与南阳天津知青有关,二是借文集保存史料,因南阳哈市知青毕业去向资料无法收集,故从略。

  还要指出的是,为了本书的书名,战友们也开动了脑筋,提供了许多供我们选择的方案。最后,经过本书编委会的讨论及南阳同学、战友的广泛意见,确定了《躬耕南阳》的书名。“躬耕南阳”取自汉诸葛亮“前出师表”。主要考虑:我们下乡的南阳与前出师表的南阳恰巧字同义同,都是地名;在北大荒屯垦戍边期间,我们确实躬耕且辛勤劳作的。躬耕南阳,或许能够表达我们南阳人,以及与我们有着类似经历和命运的知青战友的心情,而且还算简明、贴切、厚重,在此也向所有热心提供书名的战友致谢!

如今,我们都已经开始迈入了老年人的行列,我们的孩子,即南阳的第二代已开始长大成人。幸亏我们有这样一本我们自己的生活传记给孩子们。编委会盼望老同学、老战友们老来少,健康长寿,轻松快乐。我们更希望我们的孩子们经得起风浪,抗得住磨难,健康成长,成就自己的一份事业。

 

                                《躬耕南阳》编委会

                               2008年3月28于天津                                            

 《躬耕南阳》电子书(十)后记部分(2)后记 - 一枕清霜 - .

 编委会议
《躬耕南阳》电子书(十)后记部分(2)后记 - 一枕清霜 - .
  编委会议
《躬耕南阳》电子书(十)后记部分(2)后记 - 一枕清霜 - .
  编委会议
《躬耕南阳》电子书(十)后记部分(2)后记 - 一枕清霜 - .
  编委会议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