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天津知青故事》(一)草原胸襟(8)马背上的尴尬  

2014-10-27 09:34:03|  分类: 天津知青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背上的尴尬

刘伟力

在牧区生活骑马是太平常不过的小事了,平常得就像城里人每天骑自行车上下班。但是,要把马骑好了,骑出水平来,那可不是一天两天能做到的,也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有不少的知青马术很是了得,他们把自己头上的帽子扔到草地上,然后舒展猿臂将帽子海底捞月般地捡起来。更有甚者把主席像章(贰分硬币大小)放在草地上,待马经过像章时,只见骑手的整个身子都歪斜到马的另一侧,头朝地手臂伸向草地上的像章,如同蜻蜓点水般地瞬间就把像章拿在手中。

我现在讲述的不是那么浪漫、那么精彩、那么潇洒的骑马,而是一次非常难堪,异常难受又很狼狈的使我终身难忘的一次骑马经历。

那是1970年的6月初,这个季节如果在天津都可以去河里游泳了,可是在这里克尔伦河水依旧是冰冷刺骨,因为这时克尔伦河里的冰刚刚解冻不久。我和师傅、师兄、师弟一起套上马赶着车去克尔伦河边洗皮子(我从牧业队调到副业队当了皮匠)。洗皮子是皮匠熟皮子的一个工作环节,洗皮子一般都要选好天儿,因为河水是那么冷,如果找个艳阳天,骄阳似火就可以“阳”(火热的太阳)克“阴”(冰冷的河水)了。尽管如此,工作时冰冷刺骨的河水着实让人望而却步。一般情况下露天工作大都避开烈日炎炎的中午,可作为皮匠当进行到洗皮子这一工序时,恰恰相反,就需要火辣辣的太阳以抵御寒冷的河水。这样洗起皮子来背部被太阳晒得火烧火燎,腿和脚却在水中瑟瑟发抖(洗皮子是站在齐膝深的河水中作业),这一时刻用冰火两重天来形容我们的工作状态是再贴切不过了。因为河水太凉,难以长时间泡在其中。因此,洗皮子时总是干一会儿上岸歇一会儿,也让双腿双脚从冰冷的河水中解放出来享受一下太阳的温暖,以利再战。

我躺在河边的草地上惬意地享受着阳光的温情,仰望着天空漂浮的朵朵白云,无意间看到拉车的马正在那优哉游哉地吃着春天里刚刚长出的嫩草,马尾巴不停地左一下右一下轰赶着它自己屁股上的苍蝇。在牧业队时天天与马相伴,自打到了副业队就很少骑马了。此时见了马心里怪痒痒的。想到这,我一轱辘从草地上跃起,把马缰绳从车上解下来,飞身就窜上了马背。师傅见我要骣骑(不备马鞍子)而且浑身上下只穿了件裤头,担心地大声喊道:“小心,别摔着!”我不在意地答应了一声,同时急不可耐地两腿使劲地夹了一下马肚子。这匹马还真够意思,起初颠了几下,然后真地尥了起来。我手扯缰绳神气自由地奔驰在绿色的草原上,马背上的我心情熨帖极了。马在飞奔,我的心陶醉在这如诗如画的景色中,我享受着春天,享受着蓝天白云,享受着明媚的阳光,享受着飞马奔驰耳边嗖艘的风声,享受着……

此时,我想起了往事,刚到西旗下乡时,见到了那么多的马非常兴奋,总是急不可耐跃跃欲试,但是牧民出于对我们的爱护(怕摔着知青)不让我们骑马,我们就软磨硬泡,甚至“贿赂”牧民,给他们主席像章、语录等。牧民出于无奈,只好让我们骑,但是马缰绳牧民牵得牢牢的,我们只是骑着马走走而已。尽管如此,对于我们平生就没有上过马背的娃娃们,已是很知足了。

我们分到公社后,下到蒙古包里就不一样了,下包第一天就给我配了一匹很漂亮的枣红马。我终于有了自己的马,有了朝夕相伴的马,有了什么时候想骑就能骑的马。我很爱我的枣红马,爱到什么程度呢?有一次马在奔跑中前蹄陷进鼠洞,马一旦失了前蹄,骑马的人挨摔是在所难免的。我从马背上摔下来,不顾自己身上的疼痛而先看看马的前腿伤着没有,见马无恙我很欣慰,见马垂着头好似难为情,我对着枣红马说:“伙计!别难过,摔了我不是你的错,都是鼠洞惹的祸”。有一次无意中我看到枣红马把我掉到地上的饼干吃了,此后只要我有饼干,宁可自己少吃也不会亏了它。每当它用舌头从我手中轻轻地舔吃饼干时,我的心里充满了快乐和满足。

我的脑海里正在浮想联翩,这时我发现我的“坐骑”已在草甸子上跑出一条指向西南的弧线(西南是场部所在地),老马识途这是一个颠覆不破的真理。此时,我左手用力往怀里拽缰绳,让马往草甸子上跑,谁想这匹马跟我较上劲了,仍是一根筋的往场部方向奔跑,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运足了丹田气玩命地往里怀拽缰绳,正在我不顾一切死拽缰绳时,我身后传来“刺啦”一声,糟糕!原来是我身上唯一的一件能遮体的衣服从裤头的底部往上直到腰部松紧带儿处撕开一个大口子。你别小瞧这小小的裤头它没破时能抵挡住马鬃对人身体的磨擦刺激,这下完了裤头裂开了,马鬃直接面对我的敏感区域——股勾和肛门,这等部位怎能与马鬃为伍呢?这么一磨擦好难受啊,奇痒难耐!那个难受劲儿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我扬首长叹:上苍啊!为什么做这样的安排啊!事后,我想起了宋朝的寇准审潘仁美时,皇上提出“太师年岁已高,审时不要动刑”,寇准想出一损招:用扫帚苗挠太师的脚心,以避动刑之嫌。我想若是寇大人用马鬃挠太师的股勾和肛门,我感断言潘太师立马招供。

再就是有这件裤头就不属于裸体,现在可好虽然我穿着裤头,但是却成了“开放型”的,几乎是全裸。要命的是这匹一根筋的马就快跑进场部屯子里人多的地方,它要真跑进屯子那我可就现大眼了。眼下摆在我面前只有两条路,一是随马进屯子受辱,二是强行往回拽马,让马连同我一起撞向周大夫家的山墙(周大夫家住在场部的最东北角),哪怕是人仰马翻,人畜共损。我果断而痛苦地选择了后者。我与马斗智斗勇,先是左手往里怀虚带马缰绳,等马跟我一较劲,顺势我的右手玩命地往外怀拽。这办法果然见效,这匹拧种马终于改道了,改向周大夫家的山墙。中国有句成语叫“慌不择路”,这条成语用在此时正恰如其分。撞到山墙后的状况可想而知,狼狈到家的我理所当然地落马了,好在没伤着,只是弄得灰头土脸儿。这匹马可着实受了点儿罪,因为马头和马的前半个身子是首当其冲嘛,它没有选择只能面对山墙了,那一瞬间,马好像感到情况不妙,只见它两只前腿向后斜着用力地蹬地,以求减速,同时马头垂直向高高的空中竖了起来,嘴和鼻孔朝向了天空,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用它那健壮的前驱及垂直竖起来的膀子和半个马脸冲向了山墙,只听——砰!……

尽管我被重重地摔了下来,可是我仍然把马缰绳牢牢地抓在手中,一旦让这匹既可气又可怜、令我吃尽了苦头丢尽了颜面的马跑掉,我这副尊容怎么回河边呢?再说撞了人家的墙这么大的动静,人家要是出来人看见……想到这里,我出了一身冷汗,也顾不得可怜的马刚挨了重重的一撞,一跃上了马背,双腿用力一夹马肚子,向着河边,拖着我疲惫的身体、带着沮丧的心情落荒而逃了。

牧区往事随着时间的推移有的已渐渐淡忘,唯独这件事给我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

 

 

作者简介:内蒙古呼盟新巴尔虎右旗知青,现司职天津天航建筑机电公司。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