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天津知青故事》(一)草原胸襟(9)放牧  

2014-10-27 09:37:54|  分类: 天津知青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许大年


    “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下面马儿跑。挥动着鞭儿响四方,百鸟齐歌唱。”这歌词已记不大清楚了,那好像是十分久远的歌了。但当年确曾勾起我这个在城里长大的孩子无限的遐思,我憧憬着有一天也能像歌中描绘的那样,做一个挥动鞭儿的人。因此,那时我常在院中拿一根木棍挥舞一阵之后,将其置于胯下,然后就骑着我的马——一根棍子蹦啊蹦的在院子里驰骋。但当这生活来临时,我却丝毫也不记得幼时的憧憬了。

    我插队的地方,是个半农半牧的小山村。队里有地800亩,有马十余匹,有牛五六十头,有羊三百余。母马不多,马繁殖得自然很慢。牛除了十几头干活的以外,大部分与母马、小马同放,所以牛似乎在不断增加。只有羊,每年八月节和秋收时都要户均一只地被分掉宰杀,而且每年羊羔损失很严重,因此总是保持在三百余只左石。

    1969年下半年,在队里起初每天跟着下地干活。大约是在89月间,队长安排我去看青,同时中午负责放牧那些每天干活的牛马。那时组长正巧也不愿意整天在组里做饭了,于是我就一身兼三职,不过只给记两项工分,因为为组里做饭是我自愿揽的活,纯属尽义务。因此,在看青的时候,我还要在中午干活的人都休息时,去放牧那些劳累了一上午的牛马,同时,还要为组里准备一日三餐。放牛马的活不算累,通常只有五六头牛、三四匹马。队里允许我骑马放牧,但我一骑马就不舒服,只好步行放牧。我担心追不上马,就把马都上了绊子,有的绊前后各一腿,有的绊三条腿。这样做,那马如有进地的企图,我就能追上了。牛一般都挺听话,老老实实地在水沟边野草茂盛的地方认真地闷头进午餐,有了什么情况我也能追得上。但牛有时要是不老实起来,我也真生气。有那么几次,刚休息一会儿,牛马肯定还没有吃饱,有时甚至还没吃多少,不知怎么回事,先是一头牛瞪起圆眼,撅起尾巴,梗着脖子,瞬间就狂奔起来,并且直朝牛棚冲去。只要有一头牛这样,其余的牛就会像得了传染病一样,立刻随之效法,全都一溜烟似地奔向牛棚。遇到这种情况,我只有“望牛兴叹”的份儿:追是指定追不上;拦惊牛?那就更甭想了。头一次遇到这事,我还把它们从牛棚里赶到草地上。也怪,一会儿的功夫,它们又平静如初了。后来再发生这种事后,我可是真的生气了,心想:你们不愿吃就算了。有了这种想法,当它们再跑回牛棚时,我也不管了。后来,我找老乡问其中的缘故,才听说那是因为牛虻咬了它们。知道了这个原因,我心里难受了好一会儿:它们饿着肚子,那下午的活可怎么干?牲畜无语,自己受罪自心知呀。

    看青的头几天,我顶着烈日在山上地里转一上午,回来头就有点儿晕,后来一琢磨,估计是晒的,现在说就是中暑了。于是花了几块钱,买了一顶苇编的斗笠。戴上斗笠,头晕的问题还真解决了。骄阳高照,白云如絮,躺在绿草如茵的山坡上,将斗笠盖在脸上,遮住阳光,听着看着牛马在挑选鲜嫩的野草吃,我感到真是过上了一种无限美好的田园生活、牧童生活。那情那景,曾诱使我写过一首很抒情很感惬意的词,现凭着19745月写的日记找到了那记忆的痕迹:

忆江南 牧午牛

    值盛夏,正午牧耕牛。头顶骄阳红胜火,帽遮脸处是清秋,山上尽风流。

大约是1971年夏秋时节,干了近两年多的农活后,有一阵一干翻地或铲地的活腰就    一抻一抻地疼,而且大汗淋漓,长裤褂就似水淋透的一般。老乡们看我这样也确实干不了地里的农活了,队长就派我专职看青。

以前放羊这活我也干过几天,只是在羊倌临时外出我替放一天。最集中放羊的日子是1970年春节后,从日记上看,准确时间是34(那天是正月二十七)那天开始放羊,总共放了两个月。因为那段时间羊集中下羔,羊倌忙不过来。那时其他知青都走了,我就成了当然的人选。放羊这活儿是简单劳动,早晨把羊赶出,在山上放一上午,中午把羊赶回圈,下午再放。听说羊群有头羊,我却始终没认出哪只是头羊。每当看到羊要离群或要进地,我就用土疙瘩向它们的前方扔去。羊遇到我的土弹,就会转头归队。有时也呼喊乱叫一阵,不那样,不是也太寂寞了吗?冬天,庄稼地里光秃秃一片,地边却隐伏着新的危险,那就是要提防人们设下的打狐狸的夹子。有两次,小羊被夹子夹住了,咩咩地叫,却走不动了。我跑过去把夹子解开来,羊是没事了,而我又为自己也可能被哪个夹子夹住担心了。还好,我始终没碰上。放羊的工作虽然简单,我却绝不敢轻视。比如:逢到冬天接羔,看着羊倌忙里忙外,我却一点儿也插不上手,我所能做的,除了佩服,顶多是为夭折的小羊感到惋惜。又比如:羊倌站在山这边,眼看着羊群就要在对过山上翻山而去时,羊倌只要呼哨一声,羊群就又转头回转这一手,我早已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放牛放马放羊,这种活儿人们都听说过,我在那短暂的知青生活中还放过猪,人们听起来也许就该觉得奇怪和好笑了。

    一天早晨,队长来到知青组,说猪倌(吴会计的弟弟,一个十二三岁的英俊的小男孩,

脸总是红扑扑的,我总觉得他有点儿像外国人。他放猪很有一套,他的口哨、呼喊表示什么

意思,猪都听得懂,都能按他的命令进退)有事,问我们谁愿去放猪。说实际的,大家谁也

没把放猪当成正经活,更何况放的不是队里集体的猪,而是社员家里的自养猪呢。再说一提

放猪,人的颜面上总有点儿过不去。我看组里的人都面露难色,无人应声,我就说:“我去。”

于是跟着队长,接过放猪的鞭子,逐户赶猪去了。我先从村南头开始,按顺序挨门挨户喊着:

“放猪喽!”各户的主妇听到我的喊声,打开猪圈门,大猪小猪们就摇头摆尾地行进在村街

上了。一条街走完了,猪们也聚合了四十来头。它们在我的鞭子的驱赶下上了山。到了山

上,一个个张开大嘴朝着野草猛啃起来。到这时,我才第一次明白放猪的重要和必要了。猪

也有不老实的时候,我的武器近处用鞭子,远处则还是扔土疙瘩。

    到吃午饭的时候了,我赶着猪群来到房后的山上。原想赶它们到山下再一家家按顺序送它们回家,谁想一下没拢住,呼啦,猪撒开四蹄朝山下四散奔去,一眨眼的功夫,一只也找不着了。我很担心,赶快跑下山去,一户户去问猪回家了没有。老乡告诉我,猪丢不了,全回家了。放过猪才知道:猪原来也有脑子,知道奔家。

 

 

作者简介:内蒙呼盟科在前旗知青,现河东红旗中学语文教师。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