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在知青专列上(《下乡第一天》稿件)  

2015-01-02 07:42:47|  分类: 下乡纪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知青专列上

 

1969816日是我离开天津下乡到黑龙江永丰农场务农的日子。那天,站台上锣鼓喧天,人声鼎沸。下午三时许,列车在恸泣人群的不舍中徐徐地离开了车站,冒着雨,向遥远的北疆驶去。

我趴在窗口,紧盯着,火车移动时,父亲那渐行渐远的身影,心里一阵离别的失落与阵阵的酸楚。

大哥二哥没来送站。他们要上班,要抓革命促生产;

大姐没来送站。她是1967届初中毕业生,下乡的去向是河北省。196812月,在毛泽东主席发出的最高指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的转天,她退掉了户口,与同学一起来到了七沟八梁一面坡的河北省隆化县太平庄公社的山乡里插队。此时,她应该正在田间劳作吧;

大妹没来送站。她是1969届初中毕业生,按照天津市对六九届学生的分配政策是50%留城,50%下乡。我上火车的那天正是她到工厂报到上班的日子。

之前的一天,大妹从学校带回她们的分配方案,嗫嚅地说:“三哥,老师说了,如果你退了户口,下乡走了,我就可以分配到天津高压泵阀厂工作;如果你不退户口,或者户口退晚了,我就得下乡。”

我是1968届初中毕业生。在天津,我们这届学生的去向全部是上山下乡。我们南开中学1968届初、高中的分配去向是:初、高中的一、二、三班去黑龙江永丰农场,四、五、六班去内蒙古开鲁县。我要下乡已成定局,可去哪会好些呢?

当时,大爷家的小儿子是1968届高中生,下乡的去向是黑龙江尾山农场;大爷的长孙是1969届初中生,下乡的去向是黑龙江兵团。大爷去世较早,大妈没了主意就与我父亲商量如何是好。父亲说,让他们自己拿主意吧,随学校就去黑龙江,想回山东老家,老家也有房子住。

我的老家在山东省牟平县西北坝村,就在现烟台市牟平区养马岛附近,村里有一套祖宅空闲着。

我们三人马上买票乘轮船去烟台,来回用了一周的时间。老家亲戚的一致意见是:但凡有挣工资的地方,就不要回来打牛腚。

为不耽误大妹的分配,我一回到天津就退了户口。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大妹拿着报到单时那快乐的样子。

列车在疾驰着,我凝视着车窗外快速掠过的树木和电线杆子,回味着刚才的所思所想,心里充满了欣慰。接着,我又陷入了沉思。

父亲送我上车后叮嘱的最后一句话是:“出门在外自己要多加注意,要少说话多干活。” 当时,只有十七八岁的我只是随口答应着。直到后来,以至如今,我有了阅历之后才有所领悟。这句话看似简单,其实很深刻,做到位是很难的。

父亲十三岁外出学徒。老家北临渤海,距海边只有四五公里的路;南面四五公里处就是山区。胶东半岛这一狭长的退海地属丘陵地貌,自古以来就是一个人多地少的区域。从小我就听父亲讲过老家有那么一个不成文的习俗:在村里念上两年私塾,读读四书五经,写写毛笔字,打打算盘后,就要被送到关东去学徒,学做买卖。学好了就会吃上买卖饭,学不好、混不下去了,就赶紧回老家打牛腚种地。

父亲先去的大连,这是一家做煤生意的货栈。每天,若有给买家送煤的活计父亲就会推着独轮车挨家挨户地去送煤,除此之外就是干些给掌柜的看看孩子、劈劈柴等杂活儿。几年后,又经人作保来到天津惠东贸易行,先做会计后做外柜(销售),再以后就是娶妻生子、把母亲和大哥从老家接到天津,一家人团聚,终于吃上了买卖饭。可能,“少说话多干活”应该是父亲总结的打工秘籍吧。

次日凌晨,我被一阵喧闹声惊醒。我们这一知青专列停在了沈阳火车站,站台上红旗招展,锣鼓喧天,口号阵阵。我们的知青专列受到红小兵队伍的热烈欢迎与欢送。我睁开了惺忪的眼睛,打开了记录本工整地写下了:“17日凌晨4:25分到沈阳”。

火车又开动了,天色已蒙蒙亮,我睡意全无,开始翻阅着我下乡第一天的生活记录:

“列车自下午三点多开车以来,在张贵庄站停了一小会儿后继续前行,沿途,自军粮城以东,经塘沽、北塘到芦台,因下大雨铁路两边全部被水淹没,一片汪洋。”

530到唐山,在经过古冶、卑家店、昌黎,到北戴河、秦皇岛时天已完全黑了。925到山海关,1109到兴城,1215到锦州,200到大虎山。”

“第一次吃饭在唐山,吃的是干饭、猪肉、灌肠,17日早饭在铁岭,每人发了一包旅行饼干。”

我又翻开了地图,沿着地图上的铁路线,数着到哈尔滨还有多少个经停车站:“乱石山、铁岭、昌图、四平、长春、陶赖昭。”我问过列车员,他说:预计下午四点钟左右到哈尔滨。我心里急盼着火车快一点到达哈尔滨。

在哈尔滨我有个二大爷,之前,父亲给二大爷写了信,告知了我去黑龙江下乡的车次与时间。我想,此时,二大爷会在站台上接站的。二大爷年轻时闯关东来的哈尔滨,现在哈尔滨医药公司药品采购供应站工作,有三男三女,其中,六六届和六九届初中毕业的二女儿和小女儿已先于我们下乡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分别在嘉荫和虎林县务农。

下午3:56分,火车徐徐进入哈尔滨站,我看见二大爷在站台上,心里一阵欢喜。在火车上已一天一夜的我,此时已不在想我天津的亲人、而只想见到哈尔滨的亲人了。好像,从此,哈尔滨的亲人与我会更亲近些似的。

我挤下火车,接过二大爷给我带来的几包饼干和一兜水果,心里热乎乎的。我好像感觉到了车厢里的同学都在用羡慕的眼光在注视着我们爷俩。

列车开动了,又开始了我下乡第二天的旅程。我坐在车厢里,聆听着车轮在滚过轨道接缝处时发出的有规律的、节奏感极强的声响;凝视着车窗那依然淅淅沥沥下个不停的秋雨;火车在疾驰着,不时地喷着浓烟怒吼着,冒雨继续向北驶去……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