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我伲岭上兄弟  

2015-02-26 15:50:50|  分类: 《中国知青纪念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小龙

我伲岭上人对时间的度量很有趣,我伲把起得早叫做鸡还冒穿裤,中午就说鸡叫茶时,狗叫晌午,下午散工就说画眉催山,油草卷筒。短时间就用一袋烟两袋烟计算。几年或几十年却说成眨一下眼珠。

可不,一眨眼的功夫,我回城已有三十多年了。

我伲独石岭唯一能说出准确时间的人,就是陈志顺,他是生产队的记工员,又是管机器的技术员。他负责队上的打米厂,白天打米磨粉,晚上发电。他有一个闹钟,用麻索子吊在胸前。断黑来电,十一点准时停电。老人们说,电灯也通人性,要熄时先眨三下眼珠,年轻人向他们解释,说是志顺在扳开关,但老人们很顽固,爱说吃的盐比你吃的米多,走的路比你过的桥多。后来志顺死了,每到停电的时候,老人们就说,看,志顺眨眼了,他要哭了。

志顺从来不哭,只是整天吹口哨,他能学很多种鸟的叫声,他爷老子说他只有吃饭和刷牙时不吹,有时做梦也吹。人们说在他死了很多年以后还能听到他的口哨声。其实,岭上哪一天没有鸟叫呢?有鸟叫就有志顺的口哨声。

志顺的小名叫顺狗,分路碑上这样写着,三岁娃娃都这样叫,只有我一个人不叫,因为我是外来户。我当农民和别人不同,因为我家是“二十一种人”,招工上学没有我的份。我对妈妈说,反正只有当农民这一条路,迟下乡不如早下乡。那时我只有十五岁,正吃长饭 ,只想有口饱饭吃。妈妈虽说舍不得,但想想也是这个理。她托人给我弄了一个下放指标,又找熟人帮忙,让我来到这独石岭落户,当上了候补社员。这可能是妈妈一生当中唯一一次开后门。

我下放的生产队叫富家田,本来没有下放任务的,因为修了水库,占了很多田,这里粮购任务都免了的,我知道自己会扯薄他们的饮食,自觉地夹紧尾巴做人,连三岁娃娃也是我的师傅,没错,在坑坑洼洼的山路上,他们行走如飞,我经常摔得鼻青脸肿,干农活一点也不在行,洋相百出,至今还有许多笑柄在独石岭流传。

值得庆幸的是我在这里有一帮子好兄弟姐妹,他们没有嫌弃我,教我做事,给我解释岭上的语言和风俗习惯。我们队上的水库是六六年开始修的,每年人来人往的,队上的年轻人见多识广,自然就活泼好动。

志顺更是活跃分子,他学会了机械修理,懂得了电工技术,还能做很多别人做不来的事,他那把二胡就是自己打了蛇做的,音色一点不比买的差。他能用二胡拉出山歌曲调,听得人鼻子酸酸的。

岭上一年四季都有那么多趣事。春天来了,到处都是扎眼的鲜花,尤其是各种兰花,白天香了晚上还要香,香得你常常从梦中醒来。还有那漫山遍野的三月泡,逗得你口水长流;夏天到了,可以钓鱼,捉泥鳅,抓田鸡。农田里撒了石灰以后,死泥鳅到处都是,一捡就是一猪菜筛,剖开,晒干,用油炸,用红得发亮的干海椒炒出来,就是最好的下酒菜。岭上的年轻人每年都能发一笔小财,夏天捉蛇,秋天打毛栗,摘藤梨(猕猴桃);冬天挖冬笋,捉芦鼠,打麂子。志顺他们教过我,我学不来,只会打毛栗,捉蛇则是连想都不敢想。

我只有一样本事能同他们比试,那就是游泳,富家田的年轻人都会游泳,但只有我和志顺还有一个叫王必元的最狠,我们能在水库里做各种高难动作,那时年轻憋得住,能在水底呆好几分钟。

我们在水库边上盖起了会场,办起了夜校,还在旁边整出了一个篮球场。每天散工以后,那里就成了我们年轻人的天下。我们一起学习,一起唱歌,志顺拉琴,我吹笛子。身后,竹海翻腾;远处,崀山美景尽收眼底。天上,一个月亮,水库里也有一个月亮,天是那么蓝,水也是那么蓝,我们一起忘情于山光水色之中。

一九七五年农历五月初三,那是个让人心痛的日子,我和必元正在插秧,志顺父亲在远处的山岗上大声喊着我们的名字,他说志顺进了水库就没有再出来。我和必元把蓑衣斗篷一摔,不要命地跑了起来,两里多的山路,加上八十多米高的水库,我们硬是一口气冲了上去。

水库里正涨水,围了很多人,但没有人敢下水,我和必元二话不说就跳了下去,我从左边往下摸,必元从右边。水库的出水口有二十二个孔,每个孔比篮球大一点,有专用的塞子,志顺是抱着塞子下去堵水时没有上来的。现在又涨上来几米了,水浑浊,一点也看不清,我和必元一趟趟地往水下摸,但不见踪影,雨像苞谷粒一样掉下来,水库里好像长了无数的水柱子。我的眼前晃动着无数个志顺的身影。我提议,我们俩拉着手一起往下摸,正在这时,志顺父亲在坝顶大声叫了起来,说志顺在外面。我心想,志顺难道有这种本事,能从水库底下拱出去?

哪知到外面一看,我的眼泪“哗”的流了出来,人也像牛屎一样瘫在地上。志顺搁在泄水坝的乱石中,完全不成了人样。

我和必元事后才明白,志顺下去堵水时,被强大的力量吸住了,整个身子堵在涵管里,几米深的水,怎么有那么大的压力,硬是把他的骨头一点一点地挤碎,最后像一块破抹布一样冲了出来。我们去救他时,没有被吸进去,是他的身体帮了我们的忙,要是他父亲慢喊一下,我就要变成第二个“金训华”或志顺了。

好险!但我一点也不后悔,我和必元后来说起这事,他说,只怪我们的感情太好了,像亲兄弟一样,所以当时根本就没有去想什么危险不危险。

必元现在已有几百万家产了,他靠独石岭上的树木发起了家,他经常说,要是志顺不死,肯定比他强。

志顺啊,可惜你没有能赶上现在的好时代。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