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黄河边上的白大娘  

2015-02-27 09:28:50|  分类: 《中国知青纪念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多年来,想回家看看的愿望时时在我心中躁动。今年元宵佳节,春寒料峭,冷风刺骨,却挡不住我们当年火一样的热情,在我的组织安排下,我们一群郑州知青终于回到魂牵梦萦的第二故乡——花园口乡大贺庄。

刚到村口,就听到噼噼啪啪的鞭炮声,看到村支书李守林和李西岭、李玉合带领乡亲们敲锣打鼓,扭着秧歌舞热情地欢迎我们。我们回归第二故乡的喜悦在胸中澎湃。那一幕幕温馨的往事,又在眼前浮动,想到我们知青的好妈妈白大娘,止不住思念的泪水溢出眼眶……

我第一次见到白大娘,是1971年春节前的一天晚上。我们花园口农场十二连组建后,于1971年元月6日来到郑州郊区花园口公社大贺庄大队。我们下乡后的第一个春节是在这里度过的。那年的冬天特别冷,黄河滩上凛冽的西北风扬起鹅毛般雪片,漫天飘舞,只半天时间,铺天盖地的大雪就把村子包裹成一片白茫茫的了。天寒地冻,城里还没有遇到过如此的冷天。

那时,我才十六岁,对农村的艰苦生活毫无思想准备,一片茫然。听着窗外怒吼的北风,我感到一阵阵心酸。想到以往舒适的城市生活,想到平时疼爱自己的母亲,不由得掉下泪珠,干脆钻进被窝里偷偷哭起来。这时,忽然听到门外有人走进来,对我们亲切地呼唤:“妮子们哪,大娘给你们煮了玉米棒、红薯,烙了杂面饼,快趁热吃吧!”正在经受着饥寒的我们,顾不得客套,呼啦一下,七八个女知青围住了这位素不相识的大娘。大家拿着焦香的烙饼,拿着热气腾腾的玉米棒和红薯,立刻快活地大嚼起来。大娘脸上笑呵呵的看着我们贪婪的吃相,知道我们已经很饿了,便慈爱地鼓励我们:“吃吧,吃吧,孩子们,大娘家里还有着呢。”此时此刻,一股暖流涌上心头,我已经破涕为笑了。大娘又帮我们生起炉火,让这严寒中的知青小屋有了温暖。这一晚,大娘陪着我们有说有笑拉家常,我们仿佛又回到了爹娘身边。

这位慈祥的老母亲就是白大娘。

后来我们才知道,那时候粮食还很紧缺,农村还没有解决温饱问题,白大娘的粮食也不够吃,那晚我们吃了那么多,白大娘就得挨饿了。我们知青下乡来到大贺庄后,白大娘把我们当做自己的儿女。逢年过节,白大娘总要把我们叫到她家里,擀面条,烙油饼,敲鸡蛋给我们吃。看着我们吃得开心,白大娘也因此笑得舒心。我们感到纳闷:农民都那么穷,唯独白大娘却怎么会有一些好吃的呢?这个谜很快就解开了。原来白大娘是军烈属,政府有照顾,每当过年过节,都要给她送些白面,送些慰问品。白大娘自己从来不舍得吃,总是省下来给我们这些知青孩子们。现在想起这一切,难免不感到愧悔:大娘如此疼爱我们,我们当时咋就不知道心疼大娘呢?

白大娘曾经有个儿子,老伴很早就因病去世,她孤身一人担负起抚养儿子的重担。为了儿子,她不怕艰辛,自己忍饥挨饿,一把屎一把尿好不容易把儿子拉扯大。儿子长大后,白大娘感到欣慰,感到自己晚年有了依靠。然而,朝鲜战争爆发后,白大娘却为了祖国需要,把唯一的儿子送上了抗美援朝前线。儿子入朝后,她提心吊胆地日夜盼望儿子平安归来。不幸的是,她的儿子,一个年仅二十岁的战士,不顾母亲柔肠寸断的期盼,在那残酷惨烈的战争中,永远地躺倒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噩耗传来,白大娘承受不了这么沉重的打击,她立刻晕倒了。后来,在政府和乡亲们的关怀下,这位善良的母亲终于顽强地挺起腰杆站立起来。

阳春三月,正是荠菜开花的季节。一天晚上,我们几个知青一起来到白大娘家。白大娘事先不知道我们要来。黯淡的灯光下,我们看见白大娘用颤抖的手轻轻抚摸着儿子的遗像,泪水如断线的珠子往下掉,我们还听见白大娘抽抽嗒嗒的说话声:“我的儿呀,娘想你,你能听到娘的呼唤吗?儿啊,娘做了你最爱吃的荠菜饺子疙瘩面,你快起来吃吧。儿啊,儿啊,娘想你,娘叫你,你咋不答应呢……”直到我们走到她身边,轻声的喊着大娘,她才回过神来。白大娘马上揩干眼泪,让我们在桌子旁边坐下来。她打开桌上小小的红布包裹,指着那闪闪发光的军功章,慈爱地对我们笑起来:“妮子啊,你们看,这是我儿子的军功章。大娘没有白养儿子一场,他是为国捐躯的,值!”听着这位平凡母亲的肺腑之言,我们被深深的感动了,本想好好的安慰一下大娘的我们,止不住激动的泪水夺眶而出……

在大贺庄的日子里,白大娘经常手把手地教我们干农话、做家务、弄茶饭,用她的慈母之爱,关怀照顾着离开父母初涉人世的我们。男同学闫北辰干活时不小心碰伤了腿,鲜血直流。白大娘这位坚强的母亲看到后心疼的直掉眼泪。她赶紧用盐水和锅灰帮闫北辰处理伤口,一边心疼地说:“孩呀,你咋不小心呢?疼不疼啊?”伤口处理完毕,白大娘仍然不放心,又亲自送闫北辰到卫生所打了消炎针,听到医生说不要紧,大娘才肯放心离开。

正是这一段段难以忘怀的回忆,一件件感人至深的故事,让我们对第二故乡的山山水水,对大贺庄的父老乡亲,在心灵深处结下不解的情缘,对我们知青的好妈妈白大娘,有了一份无尽的眷念。我们迫不及待地要投入大娘那温暖的怀抱,风风火火的赶到白大娘的家。然而,乡亲们却告诉我们一个不幸的消息:她老人家已经因病去世了!

我们不能相信,大娘啊,大娘!您这位坚强的母亲,怎会倒下,以至一病不起;您这位慈爱的母亲,怎能舍弃您的知青儿女,竟然一去不回……

茅屋依旧,人去屋空。望着大娘屋内那张床,那张旧式小桌,那只木箱,那曾经给我们做过饭的锅台……望着这曾经熟悉倍感温馨的一切,回想起大娘对我们的呵护疼爱,我们再也抑制不住泪如泉涌,悲从中来。

我们将大娘爱吃的点心和水果,供祭在她的坟前,久久不愿离去。大娘那亲切的嘱咐,似在耳畔萦绕:“妮子,回城了,可别忘记回来看看大娘啊。”

 

作者简介:王君,郑州插队黄河花园女知青,《知青杂志》编委,《中国知青纪念文集》编委。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