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难忘那段情  

2015-02-28 08:59:57|  分类: 《中国知青纪念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徐伟生

我在浏阳农村当知青时,邻近的一个生产队里有一户从株洲下放来的三口之家,户主是一个大约二十五岁的男人,还有他的妻子和一个两岁的儿子。他是因为打成右派而全家下放到这里改造的。这是一位年轻知识分子,听说很有一些文学才华。但他看上去却像一个工人,方正的脸庞,大黑的眼睛,结实的身板。干起农活来吃得苦,拿得下,是农民们都佩服的一把好手。正因为这样,虽然他戴着一顶右派帽子,但农民都没有为难他,还暗暗夸他是一条汉子。而我也才有了与他公开交往的勇气。我爱绘画,他爱文学,不久我们便成了好朋友。

有一天,他带着他的妹妹到我屋里作客,小妹十八岁,高挑的身材,漂亮的脸蛋,显得腼腆、沉静,下放在离我们队三十余里的一个生产队上。我问他,为什么让妹妹孤零零一个人呆在离他那么远的地方。他说,不能让妹妹伴在右派哥哥的身边呀。我怀着怜悯的心情替他妹妹画了一张素描速写像,他看了满意地夸我画得神形兼备。突然我发现他妹妹的大脚趾头破鞋而出,“太不雅观了,怎么不穿一双大一些的鞋呢?”我无意说了一句。他黯然地说:“这双旧布面胶底鞋还是我老婆让给她的呢,她的脚长得快,做哥哥的却没有本事替她买一双新鞋。好惭愧的。”我心中不觉涌上一股酸楚。

一日,他匆匆跑到我的屋里,手里拿着一件半新的棕色灯芯绒罩衣。“徐君,实在没有办法,因急事要点钱用,这件衣服作五元钱你帮我买下,算是帮个忙。”我说:“你有急事就拿五元钱去,但我不能要你的衣服。”他说:“你不要我的衣服,我就不拿钱。”语气非常坚定,因为他知道我也很难。我拗不过他,只好接受了衣服,心里却很难过,难过我没有真正帮到他。倒是他的这件衣服在那以后的许多日子里却给了我实在的温暖。后来,我的一位绘画好友力邀我去湘北农村,由于走时仓促,又怕他不好受,没有通知他。不久他给我来了一封充满感情的信,至今我还记得这么两段话:“当我得知你转走的消息,我跑着来到了你住过的小屋,人去屋空,我的心里顿觉空荡荡的。我呆呆地、久久地,望着这咫尺空房,多么想突然又看到你的身影……你为人忠厚,重感情,我正想把我那可怜的妹妹托付给你,你却走了,你却远远地走了……”

回想那个年代的友谊,竟是那么的淳厚,真叫我难忘那段情。朋友啊!你现在何方?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