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最后的双抢  

2015-03-15 10:45:42|  分类: 《中国知青纪念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后的双抢

李小维

那一年双抢到了尾声,队上的双季稻栽得早的已转了兜,其他的田都已分组包干,唯独明生屋场前堪脚下的那丘八石谷田一直没有动静,眼看就要过季节了,队上几个为头的都急得直跺脚。
   
说来话长,那是稻穗刚刚灌浆的时节,两头大水牯突然发烈,一前一后绕团从冲里追出来横穿过这丘田,禾线子被踩倒一大片,跟着调转头踩过来,把一丘长势还可以的禾稻踩得东倒西歪。打那以后这丘田就等于是后娘子带的崽,渐渐地没有人管了。一些爱沾小便宜的人趁机把鸡鸭猪赶到田里“打牙祭”,可怜这丘田俨然成了天然饲养场,社员们个个都摇头不已。

   晚上开会时队长又来了气,把桌子一拍:出十个工,包收包插,一天之内搞定,哪个来!
     
十个工,整整的一百分呢!虽然值不了什么钱,当时却有很大的诱惑力。我一看没有人响应,连忙喊:我试试!队长有点不相信的望着我,但后来看我顶了真,也就顺水推舟:好吧,就看你的啦!要搞就快!
   
我想,这种稻田的禾按常规一蔸蔸地割是行不通的,别说一个人,五个人拼命干都难以如期完成啊,这也是别人不愿意包干的原因吧,看来只能找点捷径了。当晚我就喊人一起把打谷机搬得田坎上边,一把砍柴的弯刀磨得飞快,随时作好准备。回得屋里想睡一觉蓄点精神。没成想揽了这个烂摊子根本就睡不着,深更半夜爬起来,挑一担箩筐拎了一把弯刀就赶到这被踩得烂糟糟的田里。
      
晚风轻拂,繁星满天,我深深吸一口气,拿开架势对准乱禾就跟砍茅柴一样干起来。真是应了那句俗语快刀斩乱麻,只不过我斩的是乱禾。别说这些禾看起来倒在田里不起眼,砍起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足足让我有几个钟头没伸一下腰,最终堆起了高高的六堆草不像草禾不像禾的垛子。
   
接下来就踩打谷机了,说来可笑,瞪着眼前六堆如山样庞大的垛子,脑海里不知怎么冒出早几天读过的辛弃疾的诗句千丈擎天手,万卷悬河口来,一股热流腾腾的上涌,干脆把背心球裤全脱了,反正晚上也没有人看见。也不晓得什么鬼,白天不觉得,半夜里打谷机的声音呜呜呜呜叫得特别的响,惊得一个村的狗都围着叫,幸亏村里人睡得死,没见什么人出来。边打边接又边推,想不到也接了三担多毛谷,都挑去晒谷坪里摊开,回来一看才凌晨四点钟,连续四五个钟头没休息,一身的骨头就像散了架一样,从锅里挖出两块冷锅巴和着一大碗井水狼吞虎咽吃完,恢复一点元气,本想还睡一会,乍一想,那搞不得!下面的工作量还大着呢。连忙又放水到田里,再从牛圈里牵出一条大水牯套着蒲滚赶在田里飞跑,来回滚了三趟,几个钟头前还是乱糟糟的烂禾田到天麻麻亮时一下子就变成了平整松软的插秧田。
   
天边现出一抹淡紫色晨曦,那些狗也叫疲了,慢慢平静了下来。总算八字有了一撇,我赶着牛带着一身泥爬上田埂,回望平崭崭的一片插秧田,欣慰地笑起来。

   “娘啊!怎么这样快哦!原来是开明几个人站在那边惊愕地瞪着这片平崭崭的水田。我本不抽烟的,这时也走上去要了一点烟丝,卷起一个不成型的喇叭筒也装模作样的吸起来。“伙计呀!好狠哦,我还以为昨晚上来了突击队呢!”
     
秧田里还剩下不多的秧,我把它全部扯了装满紧紧的两担挑到田里。讲好了在明生家搭餐的,明生的娘见我累得作孽就把饭送到田头。我看着明生娘苍老的脸,佝偻的背,不由想起了自己远在龙山陪着父亲改造的老妈,可怜的爸妈也渐渐老了,到了快退休的年龄却还和我一样在劳作,因怕连累我不让我去那边,彼此牵挂着却又无能为力......
   
山里人管插秧为放线子,插法与很多地方也不同,是一行行的插,两头来回跑。这倒是我的强项,仗着年轻又久经战阵,放的线又直又快。毕竟连续干了十多个钟头,不多久腰伸不直了,手脚也慢了下来,我真想倚在田头睡它一觉好的,望着背后茫茫的一片泥水,又实在停不下手,只好默默的念:插一蔸少一蔸!插一蔸少一蔸!
        
明生的娘送来了晚饭。插秧是最饿人的,早就肚皮贴背了。这时白花花的饭绿莹莹的菜实在太诱人了,我用背心随便抹一把脸,不由分说端过碗大嚼起来。那个爽啊!真如风扫残云。这是我有生以来吃过的最美最香的一顿饭,后来哪怕在任何高档酒店吃饭,再也找不到那种感觉了。
        
又是繁星满天,晚上八点左右,我插完了最后一蔸秧,周身无力的跪在田坎边,真想倾尽全力大喊一声,却怎么也喊不出声。
   
这是双抢的最后一天,我这个长沙伢子做出了平时自己都不敢想的“壮举”:一天拿下了一百工分。我孤寂地仰倒在田边的斜坡上,看着满天的繁星,五味杂陈,既有莫名的成就感,又有抑制不住的辛酸与悲凉。

 

作者简介:李小维,长沙赴湘西靖县插队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