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黄 妮  

2015-03-15 10:47:59|  分类: 《中国知青纪念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妮

洪瑞慧

黄妮,1950518日出生,这日子似乎挺吉祥。儿时,慈爱的父母对她呵护有加,父亲每日清晨上班前都不忘用热水为她和妹妹洗脸,透过薄薄的毛巾能感受到父亲那双厚实大手的温暖。当黄妮无忧无虑唱着跳着时,母亲突然病逝。从此,黄妮的童年不再有欢乐……

黄妮七岁上学了,她书读得好,每年学期末都拿着一张“优秀生”的奖状回家,给既当爸又当妈的父亲带来一点欣慰。

天性善良的黄妮酷爱读书,少儿图书馆和新华书店是她最喜欢的去处。因此,她的作文写得特好,常被教语文的林老师当作范文念给同学们听。后来她考进了市里的一所省重点中学,在全年级的作文比赛中竟获第一名,从此上“复旦大学新闻系”成了她心中的理想,但此理想却在三年后破灭了……

196962,刚满19岁的黄妮与同学们结伴来到了上杭县溪口公社插队,溪口离厦门仅三百余公里,但当时却经过三天两夜的火车转火车再转汽车的折腾才到达。迎接黄妮们的是一阵断断续续的鞭炮声和一群手持扁担的农民。一个年轻瘦小的农民走过来问黄妮:“你的行李呢?”然后二话没说就挑走了她的行李。男生们不知从何处得来消息:“这小子还没结婚,而且……”黄妮一听就冒冷汗了,最后她被安置到村里最穷的张金家。

三十刚出头的张金已是四五个孩子的爸,最大的姑娘七八岁,最小的还在老婆怀里抱着——他老婆总将熟米饭在嘴里咀嚼后吐到手指上再抹上红糖塞入娃娃嘴里。黄妮第一次在他们家吃饭时,尽管张金始终“尽吃尽吃”地招呼,但她却难于下咽,不知是被那围在桌边狼吞虎咽的一群小孩吓住了,还是担忧那挂在墙上黑不溜秋的筷子筒是否粘上了蜘蛛丝,总之那天要不是害怕被戴上“看不起贫下中农”的高帽,黄妮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往嘴里扒进那几口饭的。不久,当黄妮下工后肚肠咕噜咕噜鸣叫时,那五斤装的面茶罐也见底了,才开始感到张金家餐桌上的菜,无论是咸菜还是青菜都是美食,她会与孩子们一起围着四方桌抢食,直到桌上的食物荡然无存。

好长一段时间,黄妮都从房东家的大水缸里舀水洗脸洗澡,却不曾去远处的溪边挑水,其实她心里也觉得不对,但又着实害怕摔坏张金家的水桶,引来已早是满脸挂霜的房东老婆更大的不悦。一日,邻家一位名“娇”的小女孩悄悄把黄妮拉到一偏僻处:“你为何不挑水啊?” “我怕……”“你可以半桶半桶地挑……”哦,小姑娘的善意提醒,顿使她脑瓜开窍,先是半桶半桶地挑着水趄趔着走,后来竟能挑满满一担水且健步如飞了,黄妮不禁从心底里感谢这位机灵的小姑娘。

在火辣辣的夏季“双抢”季节,知青突击队的队员们每天劳动12个小时,善良的老队长张华启面对黄妮们的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劲儿,不禁心疼得自言自语:“累死知青了,累死知青了……”割了半个月的水稻,黄妮的十指早已血迹斑斑,但季节不等人,咬紧牙根将烂指头插入泥土里,血水伴着泥水,滋润了禾苗,但十指连心,痛彻心肺。插着插着,她头晕目眩,差点扑进水田里。突然眼睛一亮,呵,田边有一朵娇艳的红玫瑰在杂草丛中露出动人的一点红,亭亭玉立的高贵触动了黄妮的心,仿佛有一股冰凉的清泉流进了身躯,顿时整个人清爽起来……

劳动艰辛,生活又十分贫困。下乡不久,知青们就办起了知青伙食点,每餐用饭盒蒸饭,每人一盒,尽管也多了两盒“机动饭”供胃口大的享用,但男知青们仍然常处于半饥半饱的状态。三餐的菜呢,往往不是海带汤就是干菜汤。偶尔队里杀猪购得一块猪肉,大伙儿就过节般地高兴。有一回,男知青们馋了,将一只豢养了多年的狗宰了,女知青们躲在屋里听到狗的哀鸣声不禁潸然泪下,但当尝到狗肉做的煎包时,竟然也能脸不红心不跳,吃得津津有味。

每年夏季,严酷的“双抢”一结束,已调到龙岩煤矿的好同学王乙平就会来信让黄妮去她那儿“休养”。有一回,乙平看到又黑又瘦的黄妮落泪了。乙平每天三顿正餐两顿点心地款待黄妮,不是鱼就是肉,直到黄妮吃得壮壮的,脸色白里透红才“放”她回山村“打拼”。面对艰辛,黄妮顽强地生活着。下工后,她常独自到三里外的大丰温泉去沐浴。沿途两边的稻禾在山风中摇曳,发出的声响宛如一首没词儿的轻音乐,此时是她一天中最愉悦的时光。洗完温泉浴的她走在撒满月光寂静无人的大路上,为了壮胆,她旁若无人地唱起了歌:“在金色的月光下……“或“美丽的月色多么沉静……”还有,每当黄妮到七里外的坪上劳动,中午歇晌时,她就独自躲到溪边的一块大石头上,头枕着饭盒,聆听着潺潺流水声,边哼着歌,边酣然入梦了……

197512月末,溪口下了一场大雪,屋顶树梢全白了,小山村美极了——这是黄妮下乡六年半从未见过的雪景,这场大雪给她带来了好运气:她被招工回厦门工作!离开溪口时,她落泪了,这是她首次在这块土地上哭泣,为将人生最宝贵的青春年华埋葬于此而哭,也为仍留在这里的同学们而哭……当车子发动时,黄妮心里明白自己已不再是当年那个多愁善感的女孩了,尽管前面的人生路还会有坎坷,但自己定能勇往直前!

黄妮回到了厦门,在一家国营大厂当了一名织布工。兴奋之余的黄妮犯了难,挡车工要紧的是眼明手快,而这些恰恰是她的弱项,且不说手拙,自小不识针线活儿,就那双“左0.10.8”的眼睛就够呛了——招工时,多亏善良的下放干部洪老师冒充医生持一根细竹子在视力表上胡乱比划就让她蒙混过关了。黄妮为管住那24台轰隆隆作响的织布机手忙脚乱,连上厕所都得一路小跑。当时车间还未建立质量考核制度,她曾被评为“先进工作者”,而考核后,她的疵布特多——疵点都从她的近视眼下逃之夭夭了,黄妮欲哭无泪,只能怪自己先天不足了。她的师傅跑去找车间主任:“黄妮当记录员准能胜任,干这种活儿是难为她了。”数年后,黄妮真的当上了记录员,每日核算车间里的产品质量,从此不会在夜里做梦时被疵布们和“唆唆”飞来的出轨梭子吓醒了……

1979年,黄妮结婚了。丈夫阿中很勤劳,会帮黄妮做家务,对女儿也疼爱有加,小家庭过得和和美美。

1981年,黄妮生下女儿的第二年,市工人业余大学招生,黄妮兴奋地报考了中文专业,并有幸成为50名被录取者之一。从此,黄妮下班后常常从岛外工厂赶至岛内上课。既要上班上课又要照顾孩子,她每天仅有四五个小时的睡眠时间,但她感到很幸福,回想起当年在乡下的昏暗油灯下看书写字的日子,哪能想到今日还能在明亮的教室里上课?

帆儿六岁要上学了,黄妮从岛外调进岛内的商业系统工作,从一名科员直至科长,黄妮始终保持着一种工作作风:以诚待人,踏实做事,遇事从不推诿,敢担责任,与许多同事都成了好朋友、忘年交。黄妮也十分感恩,在自己人生路途中,有幸碰到几位好领导,他们是她的伯乐……

尽管工作忙,但黄妮对文学的爱始终未曾放弃,一有空,就会坐在书桌旁摊开稿纸。1986年,在小女儿出生前夕,她写的小说《静》在省报发表,从此,她信心陡增,几十年来,她写了数百篇文章,其中有一百余篇在报刊杂志上发表,并获过各种奖,她写的回忆知青生活的一篇文章曾在《中国妇女》1995年的“中国女知青足迹”征文中获三等奖。也许由于有两个女儿,她还喜欢上了儿童文学,她写的《名牌裤》还在《故事大王》上刊登了。

回厦门了,黄妮在梦中却常常有溪口的影子,她曾经两次回溪口,走在通往溪边的曲曲田埂上,回味着当年从溪边洗衣回来,脸盆“挎”在腰间悠然地走回宿舍时,男生们总说她:“姿势优美宛如舞蹈”;黄妮探望了房东,还看望了一位只记得其貌,却忘了其名的大嫂,记得三十年前有一天黄妮值日做饭,在溪边洗菜干时,这位善良的女人悄悄走到她身边,将刚摘下的一大把芥菜搁置于她脚边,又将那些发黄的菜干轻轻投入溪水……那时黄妮泪水模糊了。

让黄妮心里常隐隐作痛的是,下乡时的两个男生英年早逝,一位是曾让她注目的比她小一岁的男生,高高瘦瘦,斯文稳重,略显拘谨,言语不多,但说起话来很是幽默;一位是当地知青小天,在她值班时常跑来挑水,但黄妮总不识好歹地阻止:“不要你挑!”其实黄妮也认为小天是个老实人,但由于从小受到“男女授受不亲” 的传统教育,以至总做出不近人情的举动。

岁月如梭,40年一晃而过。黄妮如今已是养老金领取者。她并不认为生命已至黄昏,而因为从此能享受闲情逸致而欢喜……

 

作者简介:洪瑞慧,又名洪斌,女,厦门第一中学六六届初中毕业生,19696月到福建上杭县下乡。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