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我们在兵团的科技活动  

2015-03-18 20:49:12|  分类: 《中国知青纪念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在兵团的科技活动

戴松如

196938的漆黑夜晚,当我们经过一天一夜的水陆奔波,踏上东台河畔这片土地的时候,惊讶地发现外面的亮光竟是农民举起的火把,在火把的照明下,我们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进了茅草农舍。在离柴火灶几尺的地方,四根树桩栽入地下,几根树干用草绳绑牢上面,再铺上茅草便是一张四人大床。土坯墙边还栽了几个木桩做架子,放上行李箱便是床头柜,我自制的半导体收音机就放在床头柜上。每天劳作之后,就着煤油灯调节半导体的旋钮收听各地广播节目是我们的大乐趣。吃粗粮,饮塘水,点油灯,睡草床。我们似乎进入到刀耕火种的年代……

一年后,领导决定组建十二连。由于我们镇江知青打头阵进驻荒滩草地,砌房造屋,挖沟打井,深翻土地,在这片原始的土地上扎下了营,成为十二连的第一代人。后来的不长时间,十二连先后接纳了10来个城市的知青,连队人数最多时曾达一百三四十人。年轻人在一起朝气蓬勃思想活跃,连队里聚集了一批文学爱好者,音乐爱好者,体育爱好者,无线电爱好者,在这里我和陶毅、汪天武三个无线电爱好者相聚了。 休息之日,我们经常在一起谈论着共同的爱好,总想做点什么有意义的事。记得当时我们谈论最多的是怎样扩展收音机的功能,使之能收到更多的电台,怎样实现无线电通信,造一台船航模型能自动航行在水中……

1972年底,我们三人商定要造一艘无线电遥控的鱼雷快艇,为此我们进行了具体分工:陶毅负责船体的制作,汪天武负责无线电系统的制作,我则负责自动控制系统及执行机构的制作。我们利用回家探亲的时间,从镇江、南京采购了需要的电子元器件和原材料。因为没有电,所有的工作全由手工完成,打眼是用手摇钻,焊接是用煤油灯烙铁。三人各自的工作完成后即进行总装,总装工作室就设在我宿舍的办公桌上,我们小心翼翼地将一个个零件、部件装进船仓装上甲板。船仓内装了22节干电池,4只电机,一部无线电接收机,一个程序控制器及多路执行机构。那段时间,我们白天晚上连轴转,总装加调试忙了一个星期,当最后一遍油漆刷完后,一艘漂亮的鱼雷快艇模型呈现在我们面前:艇长990公分,艇身呈浅灰色,甲板上的装备有高射机枪2座、深水炸弹8个、雷达一台、导弹发射架一座、鱼雷发射管2座、主、桅旗杆各一根、驾驶仓、指挥台、进出仓口、楼梯、栏杆、通风口,凡是艇上有的,我们全有。19734月下旬的一天,我们决定试航。九连指导员金星得知后,召集了几乎全连的人来观看。他们要亲眼目睹这个没有人驾驶的小艇是如何开动的。当时水塘边站满了人,在塘边几块石头垒起的码头边,我们将小艇轻轻放下,随着启航的口令下达,我揿动了按钮,小艇徐徐离开了码头直线向前,自动升旗,左满舵,右满舵,停车、发射导弹……我们将发射导弹的按钮一揿,嗖,一串火花从发射架下穿出,导弹升空后“砰”的一声,在小艇上空爆炸。顿时全场鸦雀无声,都以为小艇出事了,爆炸过后我才告诉大家。这枚导弹是我们九连的知青排长金春媛从泰州买来的“九条龙”,我们将其装上了电雷管而已。在人群的惊叹中我们结束了这个圆满的试航。乡亲们围着我们问这问那,指导员说我们创造了神奇,逢人便夸我们三个造船人。

几天后的“五一”劳动节,各连队放假。我们三人又聚在一起带上我们的小艇到附近的纵沟去游泳。小艇在水中航行,我们护卫在左右,蓝天、白云、田野、树林,……平静的水面上,我们尽情地畅游,此刻我们想到该给小艇命名了,我说就叫它“五一号”鱼雷艇吧。

1973年,海上涨怪潮,海水顺着强劲的东风一直涨到了大堤脚下。当地人讲,这是多年未见的情形,一度引起人们对于海啸的猜测与恐慌。我们也在思考一旦遇到情况怎么办,当时我们想到了海岸电台。据资料介绍,世界各国的海岸电台及船舶电台,都有在特定的时间段内监听海上求救信号的义务。据此我们决定制作一个专发求救信号的发射机。我们找了一块厚木板做底板,到铁匠铺找了一小段铁棒打成方条形做动臂,上面安上木头手柄,再做一个支架,安上小轴装上弹簧,固定在原木板上,再焊接两个触点,一个土电键就做成了。再做一个音频振荡器,一个高频振荡器,一同装在木盒里,一架小型发射机就做成了。我们将洗澡用的大澡盆用扁担木棍绑牢做成木船,一旦发生情况,只要我们漂浮在水上不断地用电键发SOS信号就有获救的希望。

七十年代的苏北农村通讯极其落后,十多里方圆的一个大队(营)人口数千,仅有电话一部,广播来了,还不好打,连队之间全靠通信员跑腿联络。我曾担任过广播线路维护员,漫长的广播线给我以暇想,何不利用广播线实行长距离通话呢?几个哥们一讨论,立即行动,制作振荡器、调制器等,收音机用作接收机。制作完成后,近距离试验没有问题,随后进行连队间通话试验,我们选择九连到十连间的1.5公里的距离。那是一个中午,由志愿者持收音机骑车至十连食堂,靠近广播线,然后由九连在约定的时间向机器喊话,这时在十连的收音机里,清晰地听到了九连的声音。当志愿者从十连骑车回来的时候,老远就冲着我们喊:“听到了,听到了。”从技术的角度看,我们当时是完成了一场载波通话的试验,我们感到遗憾的是试验虽然成功,但当时并不能改变通讯的落后面貌。三十年后重回故地,高高的通信铁塔显示着手机信号已覆盖到了疆土的边缘,家家都有电话,手机已经普及,与四十年前相比恍如隔世,当年的梦想已经成为现实。

十二连是一个按战备要求建起来的连队,知青的8幢青砖宿舍一字儿排开(团长说这样可以防空袭轰炸)。东西300多米长,平时召集人员通知开会很不方便,我们琢磨着要制作一个广播站来改变这一状况。没有交流电,只能使用晶体管技术,这在当时属于较前卫的技术。反复试验后,办起了全农场第一个连队广播站。早上大家一上工就开始广播,转播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节目。团部领导下来视察,感到奇怪,指导员将他们领到宿舍指着那块其貌不扬的线路板说:“我们就靠这个铁板在唱。”领导们看后赞赏道:“你们二营的科技活动搞得不错。”

十二连以种棉花为主,大块的棉花田少则几十亩,多则上百亩一块。夏天治虫是个大问题,传统的喷雾器,份量重,效率低,一人一天也就干几亩田。当时陶毅找来一张国外喷雾器的图片,依据图片上的结构及描述,我们研制出了离心式喷雾器,后又称为超低量喷雾器。其工作效率,每天单机可达三四十亩,很快这种机具便被推广至全营使用。

1975年全国科学大会在北京召开,那一年我随17团科技代表去兄弟单位考察交流。在东坝头农场,我们见到了三个常州知青研制的高压静电喷雾机。当时应该说是全国首创,我们对其中的一些技术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与交流。当年这个项目获得江苏省科学技术三等奖。这也是我们农场知青的荣誉。

几十年过去了,当年意气风发的青年学生如今已成了快退休的长者,我们将一生中最美好的年华奉献给了祖国的广阔天地。在那里,我们用自己的智慧和双手努力地改变着农村的落后面貌,推动着农村的社会进步,而我们自己也在中国社会生活的最底层接受洗礼,体验人生,磨炼了意志。

 

作者简介:戴松如,江苏生产建设兵团三师十七团二营十二连镇江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