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夜行遇虎  

2015-03-18 20:53:33|  分类: 《中国知青纪念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行遇虎

曾小坚

    有诗云:“南山北山树冥冥,猛虎白日绕村行。向晚一身当道食,山中麋鹿尽无声。”自古以来人类就苦于虎患,以至于到了谈虎色变的地步。人们总是盼望在自己的身边能多有几位如武松、冯妇这样的打虎英雄,以保一方平安。可事实上却是猛虎多见而英雄阙如,历代为虎所伤的人还真不少。现在的人们再也用不着怕老虎了,面对着关在铁笼子里的山大王,谁都不会把它当回事。就是乳臭未干的黄口小儿,也敢对着它张牙舞爪的吼上两嗓子。可是如果老虎出了铁笼你还敢对它这么放肆吗?如果在晚上的山野里碰上一只老虎的话你又会是什么感觉呢?恐怕你的腿脚都会发软呢。我算得上是一个胆子蛮大的人了,可在一次走夜路时却露了怯,实话说吧,有那么几秒钟时间吓得我脚都有点儿发软呢。这可是我在江西插队时所遭遇到的真实事件。

    我们刚下乡那时候,山区里还是有老虎的,那时人们是把它们当成害兽来对待的。为了鼓励人们猎杀它们,政府还公布了奖励条款。记得当时的奖励条款是:杀死一只狼,奖励五元人民币;杀死一头虎,奖励一百元人民币。那时一百元钱是个大数目,足够一个人一年的花销呢。我还遇到过一位以专门猎杀老虎为生的猎人,据他说,他们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在当时那种政策的鼓励下,野生华南虎日渐稀少,几近灭绝。

    记得是在1971年初冬的一天,我到五里路外的大队部所在地去买东西、取信。事情办好以后我又到该村上海知青小朱那里聊天,直到吃了晚饭以后才起身告辞。虽然天上是星斗密布,可因月亮尚未出山,所以外面显得比较暗。我在微弱的星光下踏上了那条简易公路回家。从大队部出来到我所在小队的这条路,前面三分之一大约长一千米的那段路有点像“c”字形。路的左侧是一条长长弯弯的山岗,而“c”字的中部,也就是路的右侧,是一大片半个浅盘形的梯田。“c”字的头部是一个坳口,过了坳口就两边都是山林了。我出村后走了约八九百米,再往前约一百米就到了那个两边草木丛生的山坳口。这时忽然觉得脚后跟被什么东西轻轻地碰了一下,我回过头仔细一瞧,原来是放在我裤子后插袋里的信掉出来了。我捡起来一看,是我三弟写给我的那封厚重的信,可是还有三封其他知青的信却不见了。我只得哈着腰睁大眼睛往来的路上寻了过去。寻了一百多米才又找到了另外两封信,但是还有一封小丘的信没有找到。小丘曾在后面搞过我的小动作,我对他的过于精明也素无好感,可是我更知道知青们对家信有着多么强烈的渴望。将心比心,我可不能把他的信给弄丢了,我一定得将他的信给找回来。因为他的那封信是牛皮纸信封,在黑暗中的路面上很难看得清,所以我只得将腰弯得更低,将脚步放得更慢,继续往来路搜索过去。有几次我看到很像是一封信的东西,可是用手一摸又不是。就这样我很吃力地一直寻到村口的那座桥边才把那封信找到。我直起腰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把信放置妥当后再次踏上了返家的归途。

当我走到离坳口约两百多米远时,我看见在“c”字头部的延伸段,也就是那个坳口右侧树木茅草丛生的地方,钻出了一条黑影向我这边潜行而来。在朦胧的夜色中我看不清楚是什么动物。我在心中迅速地作着判断,是老乡家走失的牛吗?似乎显得矮了些。是老乡家走失的猪吗?似乎又显得长了些。它悄无声息地越过了几块梯田,那走路的姿态怎么就像一只向老鼠悄悄接近的猫呢?于是我停下脚步仔细观察,这时它也止步卧在了一条距我五六十米远的田埂后面,并抬起头注视着我,我看见了它的眼睛,那是两只贼亮贼亮亮得令人胆寒的眼睛。我心中一惊,猛然想起前几天在岭里小队修水库时,当地乡民们说,这边过来了一只游山虎,不但吃掉了老乡放牧在外面的一只羊,而且还看到了它留下的脚印。我意识到自己今天碰上大麻烦了。当时我身上只背着一只装有三斤面粉的军用挎包,手上拎着一只装有一斤煤油的瓶子。要命的是我身上竟没有带火柴,否则的话我将煤油往公路右边的枯草上一倒,再划一根火柴一点,任它有十只老虎我也不怕,可现在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其实这时我心中并不是十分惊慌,因为我手中还有两张牌没有出呢。我从小就练成了一种“绝技”,就是能用嘴巴发出如同放一个小鞭炮那样响的声音来。这是我独有的标志性声音,小时候我邀同路的同学一起去上学,经过他们家门时,我就会发出“多、嗒”几声来,他们就知道是我来了而赶紧出来,即使是住在三楼四楼的同学也都能清楚地听到我发出的信号(那时还很少有五层以上的楼房)。这时我运足了力气发了两声响,那声音在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响亮,连我自己的耳朵都觉得有点嗡嗡作响。可是那亮着两盏小灯泡的黑影竟然不为所动地卧在那里,我心里有点慌了。又连发了几声响,但分贝已比先前有所下降了,它还是不当回事。我想这一招不管用,声音还欠火候呢。再换一招吧,于是我又将手指放入口中,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尖厉哨声。可是那该死的黑影仍不肯如我所希望的那样逃走,还是纹丝不动地卧在那里注视着我。黑灯瞎火的,我想找两块大点的石头当武器都不知往哪里去捡。我还真成了那则黔驴技穷寓言里的叫驴,除了叫唤声外,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御敌的招数了,心中不免“砰砰砰砰”地打起了小鼓。难道我真会像那头叫驴一样成为老虎的美食吗?我还年轻呢,我可不想这么早就死。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还是赶快开溜吧。可是我这两条腿能跑得过那老虎的四条腿吗?设若它扑上来的话,我这条小命也就到此玩完了。想到这里,我的腿都有点儿发软了。我不敢跑,只是将身体缓缓转向来路,眼睛却仍然死死地叮着它,然后慢慢地向后撤退。走了有近两百米,直到看不见它那发亮的眼睛时,我才拔脚狂奔起来。几乎是一口气就跑进了村庄。听到村里的狗叫声后我才放下了心,平时这令人厌恶的狗叫声,此刻却让我感到特别的亲切悦耳。我暗自庆幸自己又一次逃脱了死神设下的陷阱。

我回到知青小朱那里,将刚刚的遭遇讲给他听,把他吓得一愣一愣的。在他那里又坐了一个多小时,这时月亮已经出了山,外面显得蛮亮堂了。我问小朱拿了一盒火柴,又向他借了一支电筒和一根扁担。有了这两样东西,老虎一定会把我当成一个扛着猎枪的猎人,肯定不敢向我发起进攻了。小朱要我明天天亮再走,可我已记不清当时是为了什么原因仍坚持要上路。他见劝我不住只好陪我一起回去,两人一路说说笑笑地回到了生产队。

后来我回想过这件事情。如果我捡到自己的信就回家的话,那只老虎当时可能就在坳口的茅草丛中潜伏着。它突然从草丛扑出偷袭的话,我根本就没有办法做出任何的反抗,必然被它所扑杀。正因为我没有昧着良心置他人的利益不顾,继续坚持去寻找小丘的信,才使我逃过了这一劫。这件事情再一次说明了好心有好报的道理,这应该不会是我的牵强附会吧?读者朋友们,你们说呢?

 

作者简介:曾小坚,江西南昌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